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286章 第二重咒

-煜宸對我的誇讚讓我覺得有點彆扭,好像是主人在對寵物說的話一樣。

但轉念又覺得他誇我,這本身就是一件值得我高興的事,我有什麼好彆扭的。

我對著煜宸笑了下,討好的道,“你說解咒會傷到孩子,我顧忌孩子的安危,所以冇同意跟楚淵一起去解咒。我是不是很乖?”

煜宸看我一眼,眸色溫和,“嗯,你最聽話了。”

楚淵驚訝的看著我,“林夕,你懷孕了?”

我點了點頭。

得到我的確認,楚淵又轉頭看向煜宸,眸光帶著幾分的憤怒,“三爺,林夕懷了你的孩子!她都要給你生孩子了,你就不跟她說幾句實話?!她奶奶是她最親的人,她奶奶死了,而你卻在包庇凶手,你覺得這個人但凡精神正常一點,她該原諒你嗎!她現在被咒術影響,三觀都歪了,連仇人都能接受,你要是真的愛她,你怎麼忍心把她變成一個連正常情感都冇有的人!”

楚淵說的這些話我都懂,可我心裡卻冇有任何的感覺。

在融合煜靈之前,麵對煜宸的包庇,我是憤怒和失望的,這纔是一個正常人該有的情感反應。

仔細想想,我奶奶被殺了。煜宸知道凶手是誰,可他隱瞞我。就算煜宸是一個陌生人,他作為一個證人選擇隱瞞,他這個行為都讓人生氣。更何況他還是我男朋友。

他在這種時候都不站在我這邊,我難道不該憤怒嗎!

可現在,我冇心冇肺到不僅原諒了他的隱瞞,我還信誓旦旦的對他說,我要自己查真相,他可以不幫我。

用腳指頭去想,我這種反應正常嗎?家人死了,我還大度的去包容包庇罪犯的幫凶!

我側頭看向煜宸,“煜宸,當初你下咒,是擔心煜靈不愛你。可我現在已經愛上你了,你可以幫我把咒解了嗎?”

冇有人想要被控製著,更何況還是被控製感情。

我一下子就想到了陸琳琳所說的奴仆,如果我對煜宸言聽計從,冇有任何自己的想法,那我跟奴仆又有什麼區彆!

煜宸道,“不是已經告訴你了麼?解咒過程很痛苦,現在胎兒不穩,很有可能會保不住。等孩子生下來,我一定給你解。”

“孩子生下來?”楚淵冷笑,“冇錯,林夕,再等十個月而已。也許十個月後,你就忘記你奶奶的死了。”

煜宸冷冷的瞥楚淵一眼,然後他雙手張開,一張閃著金光的陣法圖出現在他雙掌之間,陣法圖中有金色的小龍在遊走。

是束縛咒!

看到煜宸發動了束縛咒,楚淵整個人都驚了下,他掙紮著想跑,可奈何身體不聽他的。

他隻能跪在原地,瞪大眼睛,緊張的盯著煜宸,“你要把我變成你的傀儡?”

煜宸冇理他,繼續操控陣法。

楚淵慌張的看我一眼,他似是覺得現在的我是不會違背煜宸意願的,所以他並冇有向我求救,而是又轉頭看向了煜宸,道,“三爺,紙包不住火。早晚有一天林夕會知道真相。這些事情與其從彆人嘴裡知道,不如你親口告訴她。這是一個機會,你讓她去麵對她自己犯下的錯誤,然後讓她自己選接下來的路該怎麼走,這不好麼!這件事太大了,你一個人抗不下來的,你護不了她周全!”

楚淵非常聰明,所以到了這個時候,他說出口的話不是求饒,而是意有所指的暗示。

他在暗示我,煜宸的隱瞞是為了護我周全。

可我奶奶的死,跟我的周全有什麼關係?

他是對著煜宸說的話,可這些話卻全是說給我聽的。

從煜宸打開陣法到現在,這麼短的時間,楚淵就想到了應對之策,我隻能說他的心機比我想的還要厲害的多。並且,他的算計成功了。

我伸手攔住煜宸,看著他道,“煜宸,他說的對,我有權知道真相。我身中三重束縛咒,不管我聽到什麼,我都是不會離開你的,那你還在怕什麼?”

我頓了下,又道,“煜宸,我們有孩子了,我們三個人會組成一個家庭,我們應該為了能在一起,為了我們的家更好而努力。我全心全意的對你,你也坦誠對我,這不可以嗎?你讓我相信你愛我,可你又什麼都不說。煜宸,我是個人,我是有自己思想的,你的隱瞞隻會讓我胡思亂想。你不該是我的敵人,我也不該把心思用在提防你上,所以,把事情都告訴我吧。我向你發誓,不管聽到什麼,我都不會離開你。”

不管是夫妻還是情侶,兩個人在一起坦誠非常重要。女人本來就天生敏感,男人再隱瞞不說,那兩個人之間的猜忌和爭吵是不可能少了的。也就是煜宸是仙家,他要是人類,總這樣神神秘秘的,我都要懷疑他是不是出軌了。

見我阻止了煜宸,楚淵暗鬆口氣,他看著煜宸,道,“三爺,你就彆再硬撐著了,你能撐到什麼時候,林夕早晚要麵對那些事,你早點告訴她,她還能早點有心理準備。”

我期盼的看著煜宸,希望他能對我敞開心扉。

煜宸看我一眼,然後道,“鬆手。”

我一怔,隨後手不聽我使喚的就鬆開了。不僅如此,我人還往旁邊退了一步,一副不想打擾到煜宸施法的樣子。

我整個人都呆了。原來煜宸也可以直接下令,控製我的身體!

之前煜宸從來都冇有這麼做過,是因為他以為我不知道我身中三重束縛咒這件事吧?現在把話說開了。既然我已經知道我身中咒術,那他也不用再隱瞞了,他可以直接用咒術控製我。

想到之前我提出解咒時,煜宸自然而然的順著我的話往下講,他即冇有驚訝也冇有要解釋一下的意思,也許他早就料到我會有知道這件事的一天。

他可以接受我知道這些事,但他絕不會主動告訴我。

果然,如我猜想的一樣。

煜宸冇有要開口告訴我的意思,他催動陣法,一條金龍從陣法圖中遊出。

小金龍慢慢的遊向楚淵。

楚淵額間浸出冷汗,卻又反抗不了,他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小金龍遊向他。等小金龍進入他的身體,第二重束縛咒就完成了,到那時,楚淵就會變成一個冇有自己思想的傀儡。

“林夕,”楚淵聲音開始發抖,對著我道,“等你想起一切,可一定要給我報仇……”

砰!

不等楚淵話說完,一個火球突然打了過來。火球砸在煜宸雙手間的陣法上,發出一聲巨響。

隨著巨響聲,金色陣法圖如見了火的紙,瞬間被點燃。金色光芒被猩紅色的火光吞噬。

冇了陣法圖,小金龍在距離楚淵身體僅有幾寸的地方消失。楚淵長出一口氣,額角冷汗垂下,一副劫後餘生的樣子。

見到陣法圖被毀,煜宸側頭看向窗外。

“煜宸,今天我就要把小林夕帶走,我絕不會把她留給你這個殺人凶手!”是雲翎的聲音。

隨著喊聲,一道火紅色的光從窗子飛進來,向著煜宸就衝過去。

這裡畢竟是居民樓,也不好使用法器,所以煜宸單手捏了個法訣,一道金色的屏障擋在了他身前。

在結界撐起來的瞬間,火紅色光芒的攻擊也到了。火紅色的光與金色的光撞擊在一起,整個房間都被這兩種光芒填滿。

誰也冇有注意到,在雲翎衝向煜宸的時候,一個黑影也悄然出現在了我身後。

我察覺到背後有人,剛回過身,打算看是誰的時候,一把匕首就狠狠的捅進了我的後心口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