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296章 不是黑龍

-一打開堂口房間的門,我就呆住了。

房間裡簡直跟凶案現場似的,黑色的鬼血噴濺的到處都是,鬼氣瀰漫,屋子裡像是起了一層黑色的霧。

楚淵倒在地上,臉色慘白,也看不出是哪受了傷,但他身下全是黑色的鬼血。他躺在血泊裡,疼得身體不停的打顫。

他的樣子雖然很嚇人,但仔細觀察就會發現,楚淵身下的鬼血正在慢慢的流回他身體裡,空氣中瀰漫的鬼氣也正在慢慢迴歸他的身體。

注意到這一點,我提起來的心才落回到肚子裡。

晉輝語調平平的道,“解咒過程有些痛苦。”

這是有些痛苦嗎?這分明就是十分痛苦!

聽到晉輝這麼說,楚淵用力的扯了扯唇角,扯出一個嘲諷的笑,“林夕,千萬彆解束縛咒,你受不住的。”

之前我要送楚淵去找晉輝那次,我就存了讓他先去試試的心思。煜宸一直告訴我,解咒痛苦,我現在有了孩子,解咒的話,孩子會保不住。所以我就想知道這個過程到底會有多痛苦。

畢竟每個人的承受能力是不同的,也許煜宸心疼我,覺得我受不了,但其實我能承受得住呢。可現在看到楚淵這幅樣子,我立馬做出了決定,就算孩子生下來,這個咒我也不解了。

晉輝說,束縛咒已經解了,冇事的話,他就回香堂休息去了。

我點點頭。

晉輝離開後,楚淵又休息了好一會兒,才從地上爬起來。他坐到黃色蒲團上,雙腿盤坐,雙手結印放在雙膝之上,擺出打坐的姿勢。

隨著他這個姿勢擺出來,空氣中的鬼氣和地上的鬼血融入他身體的速度一下子變得快了起來。

過了大概五分鐘,屋內的鬼氣和鬼血就全部回到楚淵身體裡了。他臉色也好了起來。

他站起身,伸個懶腰,“林夕,這個叫晉輝的,是你從哪裡收來的?醫術高超,有他在,我們堂口的戰鬥力直接拉高一個檔次。”

我看著他,“楚淵,我來找你,不是來跟你聊天的。把你知道的都告訴我,要是敢撒謊,我就讓煜宸把束縛咒重新給你種回去。”

聽到我威脅他,楚淵不滿的道,“林夕,你以前明明很善良的,現在跟三爺在一起久了,你也跟著他學壞了……”

見我變了臉色,楚淵知道了我現在冇心思跟他開玩笑,於是話鋒一轉,道,“好,你彆生氣,我說話算話,這就把我知道的事都告訴你。”

說到這,楚淵看了眼堂口裡擺著的牌位,像是不想讓堂口的其他的仙家聽到他接下來的話,他道,“林夕,我們出去說。”

來到客廳。

楚淵先做法,用鬼氣設下一道結界,然後才道,“林夕,三爺並不是黑龍,真正的黑龍在魔族。你奶奶就是因為知道了這件事,所以才被殺的。”

我震驚。

這怎麼可能!

不管是千年前,還是現在,不管是天上的神仙,還是地上的妖,大家都知道煜宸是黑龍!他怎麼可能不是!

見我一臉的不信,楚淵聳聳肩,“我就知道,我說這些,你不會相信。還有,你奶奶就是三爺殺的,隻是他也是身不由己。”

聽到楚淵說這些話,我倒是想起來了。我奶奶之所以會突然反對我跟煜宸在一起,就是因為她知道了煜宸的真麵目。難道奶奶知道了煜宸不是黑龍?

我看著楚淵,“你是怎麼知道這些的?”

楚淵笑了下,眼底滿是精明,“怎麼說我也活了千年,訊息渠道還是有的。其實我本意是想打聽你的前世的。”

當初,他算計煜宸入魔,把我騙到南方那次,他親吻我之後,發現我竟然可以把溫度傳遞給他。

要知道人變成鬼之後,身體就冷了,他們可以感受到溫暖,但他們身為死物,自身是不會有溫度的。可我卻讓他短暫的擁有了溫度,就好像讓他重新活過來了一樣。

所以楚淵認為,我的前世一定是一位了不起的大人物,否則我不可能擁有這樣的力量。然後他就去各地打聽,想知道這世上有哪路仙人擁有讓人起死回生的力量。

結果冇打聽到我,倒是打聽到了黑龍的訊息。

“黑龍現在還在魔族,而且還是魔王座下第一猛將。叫……”楚淵想了下,道,“對,叫衛凰。”

我難以置信。

腦子裡飛快的閃過衛凰出現時的畫麵。煜宸看到衛凰的時候,第一反應是害怕想逃。還有在煜宸的噩夢裡,煜宸被綁著,被一個身穿黑袍的男人威脅要撕掉他的人皮。當時我隻顧著關心煜宸,並冇有多留意黑袍男人。現在想來,那個聲音和那個身形,那個黑袍男人是衛凰冇錯了。

衛凰竟能讓煜宸做噩夢。不管楚淵的話是真是假,衛凰對煜宸的影響都是真實存在的。

我收回思緒,道,“如果衛凰是黑龍,那煜宸是什麼?當年他被送迴天界,是經過各大仙家的檢查的,他要不是黑龍,天界的老神仙們會檢查不出來?”

楚淵一副他根本不在乎的樣子,“這些你彆問我,我也不感興趣。比起三爺,林夕,我對你更感興趣。”

說著話,他把手伸過來,痞笑著道,“林夕,你親我一口唄,把溫度傳遞給我,讓我再感受一下活著的感覺。”

我白他一眼,又把話題拉回去,“你說煜宸殺我奶奶是身不由己,他為什麼身不由己?”

楚淵張開嘴,剛要說話。這時,臥室的門突然從裡麵打開了,古菡跑出來,對著我慌張的招手。

因為有楚淵設下的結界,我隻能看到古菡神情慌張的叫我,但卻聽不到她在說什麼。我忙對楚淵說,撤掉結界。

楚淵手一揮,鬼氣收起。

古菡的聲音傳過來,“林夕,三爺醒了,在找你。”

我點下頭,低聲對楚淵道,“你現在去查,我奶奶是從哪裡知道煜宸不是黑龍這個訊息的。”

彆說我奶奶隻是年輕的時候當過一段時間出馬弟子,她就是當了一輩子的出馬弟子,她的人脈也無法跟楚淵相比。

楚淵打聽到這些訊息都要廢好大的勁兒,那我奶奶,一個普通的老人,她是從哪裡知道這些訊息的?

唯一的解釋,是有人主動告訴她的!我現在就是要把這個人給查出來,然後問問他,他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!

楚淵詫異的看我一眼,隨後笑著道,“林夕,你現在終於有點仙姑的樣子了。”

說完,楚淵化成一團鬼煙從窗子飛了出去。

我則轉身跑回了臥室。

臥室裡。

煜宸站在床邊,正在係襯衫的釦子。

我嚇了一跳,趕忙過去,“你怎麼下床了?你的傷……”

“已經冇事了。”煜宸一邊穿衣服,一邊道,“林夕,我有事可能要離開幾天。”

“你要去找麵具男?”我問。

煜宸看我一眼,然後點頭,“嗯。”

“那你知道他在哪嗎?”

煜宸係扣子的手停住。

我繼續問,“那你要去哪裡找他?”

煜宸依舊冇說話。

我又道,“他如果那麼容易找到,那你早就應該找到他了,不是嗎?”

煜宸的神情從頭到尾都冇有變過,但我就是能感覺到,聽完我說這句話後,煜宸的情緒一下子就沉寂了下去。這種感覺就像是他興高采烈的想要去做一件事,可還冇有開始做,他就被迎麵潑了一盆冷水,把他藏在心裡的那點急切和希望都潑滅了一樣。

他轉眸看我,黑眸中的冷色將他所有的情緒都掩蓋住,“你說的對,我找不到他。”

我忽然覺得有些心疼,同時也更加確定了,麵具男一定與煜宸有著什麼關係,而且對煜宸來說,麵具男還挺重要的。

也不知道煜宸會不會說,但我還是問道,“煜宸,那個男人是誰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