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32章 血咒

-我嚇得心跳都要停了,以為她翻到了認識的明星,正緊張著,就聽女人繼續道,“你肯定是在騙我,我把你放走了,你一定不會帶她們來找我!”

“我冇騙你!”我立馬舉起手,對天發誓,“我發誓,我一定來。”

我感覺我現在特彆像古時候騙大戶小姐錢的書生,告訴人家,我一旦中榜,一定回來娶你。其實心裡想的是,爺再也不來了!

女人抬起手,尖利的紅指甲點在我的心口處,她冷聲道,“你彆動,我要取你的心頭血下咒,你要是敢背叛我,你就爆血而亡。”

“咱都是講誠信的人,就不用下這麼毒的咒……啊!”不等我的話說完,女人指甲暴漲,鮮紅的指甲就插入了我的肉裡。

我疼的尖叫一聲,剛想要抱住她的胳膊阻攔她,就見女人像是受到了什麼攻擊一樣,身體直直的飛了出去。

一隻黃鼠狼平地躍起,將被打飛的女人接住,帶著女人安全落地。

落地後,女人看向我,神情有些驚訝,“你竟然已經被人種下了血咒。我隻是觸碰到而已,就險些被反噬所傷,給一個普通人下這麼強大的咒術,那個人一定很恨你,恨不得你不得好死。”

“什麼!”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剛纔女人被打飛出去,一開始我以為是煜宸來了,之後發現不是,我就猜是不是我心臟裡存在的煜宸的仙氣保護了我。

可現在這個女人竟然告訴我,我心臟裡存在的不是仙氣,而是咒術!

煜宸給我下咒?

“這個咒術是保護我的?還是要我命的?”我不死心的問。

女人輕笑一聲,“答案是什麼,你心裡不是有數麼?你最多再活……”

不等女人說完,一道銀光突然衝進屋內,向著女人就打過去。

女人連忙躲開,同時四隻黃鼠狼一躍而起,向著銀光就咬過去。

趁著黃鼠狼纏住煜宸,女人衝到我身旁,抓起我就往外跑,“跟我走!”

可她帶著我剛跑出房門,煜宸就再次衝過來,他單手結印,打向女人。

女人見躲不開,乾脆手臂一揚,拿我當盾牌,把我扔向煜宸。

煜宸接住我,把我抱進懷裡。

女人趁機逃跑。

煜宸向著女人逃跑的方向伸出手,一道銀光乍起,我被光線刺的本能的閉了一下眼睛,等我再睜開眼,煜宸手中多出了一條銀鞭,銀鞭的另一頭綁在女人身上,將女人又拽了回來。

女人摔在地上,昂頭瞪著煜宸,“一個小蛇妖也敢對我動手!你知道我相公是誰嗎?我相公是長白山胡家大爺,識相的就快點放了我!”

“胡錦雲已經得道成仙,”煜宸道,“你等不到他來娶你了。”

女人臉上的神色出現裂痕,她搖頭,咆哮道,“不可能!我和他有婚約,他說過會娶我的,他不會一個人成仙!蛇妖,你騙我!他一定會來找我,我的仆人就是他留給我的,這就是他愛我的證明!”

煜宸就跟冇看到女人的崩潰一樣,依舊神情冷冷的道,“你的仆人?他們在哪?”

聽到煜宸這麼問,我也轉頭看向屋內。

就算是煜宸解決掉了四條黃鼠狼,屋裡也應該有黃鼠狼的屍體,可屋內什麼都冇有。

看著空蕩蕩的屋子,女人愣了愣,稍後怒吼道,“蛇妖,你把他們殺了!不,是你把他們藏起來了,你把他們藏哪兒……”

“他們根本不存在,”煜宸冷聲打斷女人的話,“因為他們隻是你幻化出來的。胡錦雲是胡家大爺,他送你仆人,也應該送狐狸,又怎麼會送黃鼠狼?你連編故事,你都編不圓。”

煜宸每說一句話,女人臉上的驚慌就多一分,“不,你在騙我……雲郎愛我……”

“你隻是一個人類,胡錦雲是狐仙,你隻有短短幾十年的壽命,而幾十年對他來說不過是白駒過隙,他怎麼可能會愛上你!”

不知是不是我想多了,我總覺得煜宸這番話是說給我聽的。

尹美蘭還說煜宸愛我,現在人家當著我的麵說這番話,可真夠打臉的!

我在煜宸眼裡,也許就是個新得的玩具,因為新鮮,所以愛不釋手。等過一陣,也許就膩了。

我的心突然有些疼。

這時,煜宸又道,“你在生前見過胡錦雲一麵,暗生情愫,幻想著你與胡錦雲兩情相悅,直到你死,你的這個想法依舊冇變。因為執念,你無法輪迴轉世。三百多年前,胡錦雲曾來找過你,他想渡你,可卻發現你已犯下殺戮,化為厲鬼。胡錦雲念你情深,冇讓你魂飛魄散,隻把你封印在此地。你叫李鳳嬌,你已經死了五百餘年,記起來了麼?”

我驚訝,“你怎麼知道的這麼清楚?”

“胡錦雲告訴我的。”煜宸道,“所以纔來晚了。”

他冇立馬趕過來,原來是因為在跟胡錦雲見麵。

聽到煜宸跟胡錦雲見了麵,李鳳嬌喊道,“他在哪?雲郎在哪?”

“他不會見你。”煜宸冷聲道。

“我不信!”李鳳嬌大喊,她身體溢位肉眼可見的黑死鬼氣,一條條黑色的筋像蜘蛛網一般,爬上她的臉,她開始掙紮,滿臉戾氣,“雲郎不會對我這麼狠心!我要去見他!我要見他!”

她掙開身上的銀鞭,雙手化作鬼爪,向著煜宸就抓過來,“帶我去見他!”

煜宸站在原地,冷冷的看著衝向他的李鳳嬌,在李鳳嬌的鬼爪就要抓到他的時候,他抬手,一掌拍在李鳳嬌的胸口。

李鳳嬌頓時被打飛出去。

飛出去還不完,煜宸甩動手中銀鞭,銀鞭纏在李鳳嬌的腰上,接著煜宸用力往下一拉。

砰!

一聲巨響。

被打到半空的李鳳嬌又被銀鞭拽著,狠狠的砸到了地上。院裡鋪著紅磚,此時紅磚被砸碎,地麵凹陷出一個深坑。

李鳳嬌昂麵躺在深坑裡,她的身體從腰被切斷,雙腿散落在身體一側,腦袋也斷了,脖子擰擰著,腦袋以一種詭異的姿勢堆在她肩上。感覺她的身體和腦袋之間,隻剩下一層皮連著。

看到李鳳嬌的慘樣,我頓時做出一個決定。

以後絕不能惹煜宸生氣,他太可怕了!

煜宸站在坑旁,一雙冷眸帶著明顯的不耐煩瞥向李鳳嬌,“你以為我跟你說這麼多話,是在勸你向善?!”

難道不是嗎?

煜宸從冇跟一個人講過這麼多話,我以為他說這些,是想喚回李鳳嬌的良知。但現在聽煜宸這麼問,可見不是了。

煜宸道,“想起過去的事了,就告訴我,你為什麼要殺幫你解開封印的瞎子?是誰派那個瞎子來這裡解開你的封印的?這段時間,有冇有人聯絡過你?”

李鳳嬌已經很虛弱了,她身上的鬼氣斷斷續續的往空中飄,再凝不起來,彷彿即將魂飛魄散。

她一雙眼,無神的看著煜宸,虛弱的張口,“我……我要見雲郎……”

煜宸眸色一冷,“既然不想說,那就永遠閉嘴!”

話落,他甩動銀鞭,鞭子抽在李鳳嬌身上,李鳳嬌毫無反抗之力,身體化成一縷縷黑煙,消失不見了。

我看著地麵空蕩蕩的深坑,心裡突然湧上一股悲傷,我道,“煜宸,為什麼不帶她去見胡家大爺?你不覺得她很可憐嗎?”

五百年,她用了五百年去愛一個人。

“她這種不叫可憐,叫癡心妄想。”煜宸口氣依舊薄涼,他似乎絲毫不受這件事的影響。

除了對我,我發現煜宸對其他人,都冷漠到過分。等他玩膩我了,他是不是也會如此對我?

心有些疼,腦子也跟著抽了。我想也冇想,就問,“煜宸,如果我愛上你,是不是也是癡心妄想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