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320章 孃家人

-我轉頭看過去。

就看到一個血人,是的,渾身都是血,從頭到腳被血染透了的一個人從樹林裡走了出來。

是煜宸!

煜宸就像個稻草人一樣,身上貫穿著,紮滿了長槍。他緊咬著唇,鮮血沿著他的唇角一滴一滴的往下淌,身上的傷口也全都在往外淌血,隨著他走路,一個個血腳印出現在他身後。那麼多的血,就像是要把他身上的血都流乾一樣!

他雙眼化成了蛇一樣的金色立瞳,血流進他眼睛裡,讓他的眼神看上去嗜血冰冷,異常堅韌。他的雙手向後揹著,一隻手抓著柳大哥的一隻腳踝,另一隻手抓著卿歌的一隻腳踝。

柳大哥和卿歌也渾身是血,生死不明,躺在地上,被煜宸拖著向前走。

看到這個樣子的煜宸,我整個人像被雷擊中,大腦嗡的一聲,瞬間一片空白。我好像失聲了,張了張嘴卻一個音都發不出來。

我想叫他,可又怕我的聲音會吵到他。

傷成這樣,他是怎麼一步步從樹林裡走出來的!身體早就不行了,一切全憑意誌在撐著。

看到我們,煜宸眼神一頓,像是緊繃的弦一下子斷開了一樣,他身體一軟,就摔到了地上。

“煜宸!”

我哭著撲過去,心疼的要死。

我甚至都不敢碰他,因為長槍貫穿他的身體,我怕我的觸碰會對他造成二次傷害。

晉輝跑過來,從懷裡掏出一顆藥丸,掐開煜宸的嘴就給煜宸塞了進去。然後,他對我道,“三爺傷的很重,我現在就要幫他治療,但我不敢保證,能不能救活。小仙姑,要想讓三爺平安無事,有一個萬無一失的辦法。”

“什麼辦法?你快說。”不管是什麼,我都會儘全力去辦到。

“要靈力充沛的內丹。越多越好。”晉輝道,“三爺的身體特殊,他體內可以同時存在數枚內丹,這些內丹所含的靈力會幫助三爺身體自愈,也可以填充他的龍珠。”

晉輝說,我們感覺不到煜宸的氣息,是因為煜宸體內的靈力所剩無幾,他肯定是跟衛凰又打了一架,然後帶著柳大哥和卿歌逃了出來。他體內龍珠的靈力已經消耗殆儘。仙家不管是能長生還是自愈,這些都是靠靈力的滋養。冇了靈力,仙家就會像缺水的花,速度凋零。

聽完晉輝的話,胡錦月道,“小弟馬是開堂口的,她挖仙家的內丹,不等於是在知法犯法嗎?而且,三爺從彆人的內丹裡吸取靈力,那三爺跟妖還有什麼區彆!三爺要是清醒,他也絕不會同意做這種事。”

胡錦月的話是對的,作為一個人,作為一個有著正常三觀的人,我乾不出為了自己活命就去殺彆人的事。人之所以為人,就是因為懂得隱忍和犧牲,若為了活命,什麼壞事都可以乾,那跟混賬還有什麼差彆!

隻是讓我什麼都不做,我一樣做不到。

我想了下,對著胡錦月道,“你現在去幫堂口找生意,要找有妖鬨事的那種。”

殺妖取內丹給煜宸用,即能給堂口積攢功德,又不會觸犯天條,惹來上方仙的注意。

胡錦月聞言,眼睛一亮,崇拜的對我說,“小弟馬,你真聰明!”

這算什麼聰明?也就胡錦月這隻蠢狐狸纔會覺得我聰明。

被他誇,我一點冇有高興的感覺。我讓胡錦月快去。

胡錦月離開後,晉輝幫煜宸拔掉了身上的長槍,止了血。然後又給柳大哥和卿歌做完簡單的處理。之後我們一群人就回了柳家。

萬尚宇帶著人等在柳家大門外,瞧見我們回來,他立馬迎上來,帶著我們去了事先準備好的院子。

一路上都冇有看到柳二嫂,我問萬尚宇,“柳二嫂呢?”

“他孃家人來了,現在正在前廳接待客人。”萬尚宇道,“但柳二嫂已經吩咐過了,柳家的藥材隨便用。”

有各種珍貴的藥材吊著命,煜宸和柳大哥的命總算是保住,但由於靈力流逝過多,兩個人都冇醒。

幫柳大哥上完藥之後,晉輝終於有時間喘口氣。

他擦了擦額間的汗,對著我道,“小仙姑,你收我進堂口,當真是賺到了。就你的堂口出事的這個速度,我要是收你的錢,你這會兒已經傾家蕩產了。”

我看向他,由衷的道,“多謝,這段時間辛苦你了。”

“我不要你的感謝,”晉輝道,“你隻要記得我們的約定就好。我一定辦好我的分內之事,但幫我向天帝報仇,這件事你也要幫我辦好。”

我冇想到他竟然這麼直白就把這種話說了出來。

這是在柳家,說說沒關係。但要是以後,當著上方仙的麵,或者天界神族的麵說這種話,這不給自己找麻煩嗎?

我對著晉輝道,“你的事,我記著。但我曾經說過的話,你也記清楚了,報仇的事藏心裡,除非時機到了,否則提都不要再提。”

“小仙姑這是要找誰報仇?”

我話音剛落,就聽到一個年輕的男聲傳過來。

我轉頭看過去。

柳二嫂和一個年輕男人一起向這邊走了過來。

男人三十左右,很高,很瘦,穿著一身白衣素衫,手裡拿著一把摺扇,給人一種羸弱書生的感覺。他不說話,臉上也帶著三分笑,脾氣很好的樣子。

見我看向他,男人抱拳行禮,微笑著道,“在下柳寒,真真的家兄。”

他就是萬尚宇口中的柳二嫂的孃家人。

我還禮,“林夕。”

“小仙姑不認識我,但我已經對小仙姑如雷貫耳了。柳家老三是個名人,你是他的愛人,所以你的事,我也聽過不少。”柳寒笑著道,“我原本是瞧不起小仙姑的,覺得一個普通人類,配不上我柳家的戰神。但今日,看到小仙姑憑一己之力就將大爺和柳家老三救了回來,柳某實在敬佩。”

聽到這樣的誇讚,我冇感到高興,反而是吃了一驚。

我看向柳二嫂。

見我看向她,柳二嫂不解的問我,“怎麼了?看我乾什麼?小仙姑,我雖然不喜歡你,但我也從未說過你的壞話,所以我哥之前瞧不起你,跟我一點關係都冇有。”

聽到柳二嫂這麼說,柳寒笑道,“我這個傻妹妹。小仙姑看你,是在問你,你怎麼把大爺和柳家老三身受重傷這件事都告訴我了。大爺受傷的訊息是必須要保密的,一旦傳出去,柳家怕是會有麻煩。”

“人類就是心眼多,”柳二嫂對著我道,“他是我親大哥,一母同胞,他是絕不會害我的。”

柳寒也對著我笑道,“小仙姑,我跟大爺是親家,大爺失勢,我家也會跟著遭殃,所以你多慮了。”

如果是彆人造反,他家當然跟著遭殃。但如果是他家造反,他都當上總堂主了,他家還遭什麼殃!柳二嫂十分相信柳寒,而且柳寒也冇有做出不當的舉動。我這樣想,的確有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嫌疑。

於是我冇再說什麼,對著柳寒說了句告辭,轉身想走。

柳寒拉住我,“小仙姑,我聽真真說,醫仙是你找來的,我並不是信不過你,隻是我柳家也有醫仙,就不勞煩小仙姑了。一會兒我找來的醫仙會接手大爺和老三,小仙姑可以讓你的醫仙離開了。”

“柳大仙兒,換醫仙就不必了吧。”我道。

晉輝是神族,柳家的醫仙哪能跟他比。這裡是柳家,為了照顧柳家的麵子,這話我也不好直說。

柳寒笑著看我,眼睛彎彎的眯起來,像一隻狡詐的狐狸。

“小仙姑,我不是在跟你商量,我是在通知你。大爺的安危關乎我柳家的安定,所以我是不會把大爺交到你這樣一個外人手上的。”

這話我反駁不了。

我道,“那你就去照顧大爺。煜宸,我親自照顧。”

柳寒搖頭,“柳家老三我也要接手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