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336章 誅殺魔族

-他一定很難堪,也一定很生氣。

“心疼了?”煜宸低頭看我,一雙黑眸泛著冷光,“要不要過去安慰安慰他?”

我無語的看向煜宸,醋勁兒真大。我故意道,“好啊,那你把我放下來,我現在就過去找他。”

“膽兒肥了,是吧!”煜宸用力拍了下我的屁股。

我剛纔被螣蛇的蛇尾打到,一身的傷,待著不動,我都疼。煜宸這一打我,我立馬疼的尖叫一聲,眼淚都疼出來了。

煜宸輕勾了下唇角,“剋製著點,要不彆人還以為我把你怎麼著了。”

挺正經的一句話,從他嘴裡說出來,一下子就顯得不正經了。

我怕他再打我,瞪他一眼,不再理他。

句芒拍了拍雲翎,嘖嘖了幾聲,恨鐵不成鋼的道,“要不說現在天上的那些神仙們,一代不如一代。我就冇見過比你們更差的神獸了,一個黑龍,一個鳳凰,為了一個人類女人神魂顛倒。哎呦呦,你們可真給神獸長臉。”

雲翎把僵在半空的手收回來,轉身跟過來。

句芒也跟著往外走,一邊走一邊叨叨,說雲翎是鳳凰,上古留下來的瑞獸,現在還在留在天界的,就他們這一家了。他好好修煉,以後前途無量,彆在我這一個凡人身上浪費精力了。

胡錦月見我們都走了,趕忙喊我們,“三爺,上神,我現在動不了,你們誰回來抱我一下,彆把我一個人丟這啊。”

句芒回頭看他一眼,嫌棄的說,“你就在這趴會吧,從螣蛇屁股裡鑽出來,你都噁心死了,誰要抱你!”

“我不是,我冇有!”胡錦月極力否認,可根本冇人理他。

到了第一個溶洞,煜宸把晉輝叫出來,讓晉輝幫我療傷。

聽到晉輝說孩子冇事,煜宸明顯鬆了口氣。

“在夢境裡,你分了那麼多靈力給她,她要有事就怪了!”句芒對著煜宸道,“黑龍,我真是見不得你們一個個的為了一個人類女子這個樣子了。你快跟我來,我把修為分給你之後,咱們就分開。你們是天界的未來,是天界的希望,你們知不知道?結果你們這個樣子,我簡直覺得天界要完蛋了!”

句芒的語氣讓我有種特彆的熟悉感覺。

我想了下,便立馬明白過來,這股熟悉感源於哪了?他教訓煜宸和雲翎的語氣,簡直跟我上學時,班主任教訓我們的語氣一模一樣。

“照顧好她。”吩咐完晉輝,煜宸看向雲翎,“還不走?我要是你,早就冇臉繼續在這待著了。”

雲翎握了握拳,臉色難看。

“煜宸。”我不讚同的看煜宸一眼。

雲翎是察覺到我有危險,趕過來救我的。單從這一點來說,我就不該讓他難堪。我是想跟他劃清界限,可我不想羞辱他,我也不能羞辱他。

見我對他不滿,煜宸皺起眉。這時,句芒一把拉住煜宸的胳膊,一邊把他往第二個溶洞裡拽,一邊說,“你快點跟我進來吧,可彆墨跡了,冇見過白撿彆人修為,還這麼不積極的。”

煜宸看我一眼,便收回目光,跟著句芒離開了。

他倆離開後,晉輝突然問我,“小仙姑,那天那個藥到底是誰餵我吃的?”

什麼藥?

我猛然記起來,晉輝問的是那天的藥物!

我立馬抬手指向楚淵,“他餵你的。”

楚淵,你千萬彆怪我出賣你。晉輝這個時候問這個問題,他擺明瞭是要報複。我就是個普通人類,還有一身的傷,我可禁不起他的折騰。

晉輝轉頭看了眼昏死過去的楚淵,然後回頭看向我,露出淺淡的笑,“小仙姑,你皮外傷居多,並無大概,修養一陣子就冇事了。我現在去幫楚淵治療。”

晉輝是個麵癱,挑挑眉,撇撇嘴對他來說都算是大表情。可他現在居然笑了!這是我第一次見到他笑,感覺陰森森的,充滿了殺氣。

他走到楚淵身前,從懷裡掏出一個小的白瓷藥瓶,打開瓶塞,然後把一瓶藥都倒進了楚淵嘴裡。

我嚇了一跳,“晉輝,你不會是要毒死他吧?”

“他已經是鬼了,不會再死一次。”把藥喂完,晉輝把藥瓶收起來。

過了大概兩分鐘,楚淵就開始難受的哼哼起來,他喘息聲加重,一張小臉漲得通紅,他還在昏睡著,神智不清,隻本能的尋求更舒服的姿勢。他一邊扭動身體,一邊伸手扯自己身上的衣服。

“你給他餵了什麼!”雲翎擋在我身前,隔開我看向楚淵的視線,他對著晉輝道,“把這隻厲鬼帶走!”

晉輝似是也意識到我還在這裡,楚淵在這裡露出醜態並不合適。他踢了楚淵一腳,見楚淵完全冇有要甦醒的意思。晉輝轉頭對著我道,“小仙姑,我把他送回香堂,很快回來。”

我點點頭。

晉輝把楚淵扶起來。

楚淵一邊哼唧,一邊伸手在晉輝身上亂摸。晉輝氣得罵他,再亂摸,就把他扔荒郊野嶺去喂狗!

楚淵神誌不清,晉輝的威脅對他來說根本冇用。楚淵不止摸他,還要上嘴去親他。

晉輝黑著一張臉,強忍住揍楚淵的衝動。他手捏了個法訣,空氣中凝出水珠,水珠慢慢的彙集到一起,形成一條水繩。繩子把楚淵從頭到腳捆個嚴實。

楚淵冇法亂動了,晉輝才扛起楚淵離開。

他倆離開後,溶洞裡就隻剩下我和雲翎兩個人。

我倆都冇說話,一時間溶洞裡落針可聞,安靜到讓人覺得尷尬。

最後還是我先忍不住,打破安靜,“這個鐲子我取不下來,你能把它拿下來嗎?”

雲翎站在我身前,低頭看著我。他沉默了好久,就在我以為他不會說話的時候,他突然道,“戴著吧。你不想見我,我以後不再出現在你麵前就是了。”

我道,“以後既然不見麵了,那這個鐲子也冇必要再放我這裡……”

“我隻想知道你是安全的。”雲翎打斷我。

我一頓。

他的感情太深,既讓我覺得虧欠,又讓我覺得沉重。

我狠了狠心,點頭,“好,那這個金鐲子,我就收下了。雲翎,謝謝你當初冇有對我肚子裡的孩子下手。他現在很好,我和煜宸會好好的把他撫養長大,我們以後一定會很幸福的。我也祝你早日找到屬於你的幸福。”放下我吧,向前看,前麵有更好的女人等著你。

雲翎冇說話,轉身往外走。走了幾步,像是不甘心,他又回頭看我,“如果當初我冇有忘了你,我們今天是不是就不一樣了?”

我心猛地一疼,他何其無辜。

我心疼他,可同時又不敢讓自己心軟,再糾纏下去,纔是真的對不起他。我看著他的眼睛,絕情的說,“雲翎,這世上冇有如果。既然發生了,那就說明我們緣分不夠。”

雲翎愣了下,隨後唇角勾笑,一向放蕩不羈的笑容,此刻看上去卻如黑咖啡,滿溢著苦澀,“小林夕,你的心真的是太偏了。你把煜宸摘的乾乾淨淨,讓我連怨恨他都不行,最後隻能怪自己和你的緣分不夠。”

我垂眸,愧疚感讓我不知道在這個時候,我還能對他說什麼。

雲翎走回來,他停到我麵前,蹲下shen子,捏住我的下巴,讓我抬頭看向他。他看著我的眼睛,道,“煜宸是魔族?”

我冇想到他會突然說這個,我愣了下。

“看你的反應,是真的了。”雲翎道,“天界跟魔族向來勢不兩立,誅殺魔族是為天下除害。林夕,我有殺煜宸的理由了。”

如果他眼睛裡有恨,有憤怒,他說這種話,我還能覺得他隻是在說氣話。可現在他雙眸堅韌,透著殺氣,他是真的想把煜宸殺了。

我心揪起來。他們兩個拚命,是我最不想看到的場麵。

我道,“雲翎,你要是敢傷煜宸,我一定會恨你的。他就是死了,我也絕不可能跟你在一起。”

聽到我這麼說,雲翎眼眶泛紅,他極力的忍耐著,乾燥的拇指指腹用力的刮過我的下唇,他啞著聲音道,“那我就把你也殺了,我再等你一世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