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344章 我是魔族

-說完,煜宸就要抱著我離開。

“煜宸!”龍北冥拉住煜宸的胳膊,“你本來就打不過衛凰。現在失了龍珠,你就更冇可能贏得過他了。拿上龍珠,你至少能保住這條命。”

煜宸冇說話,甩開龍北冥的手,抱著我騰空而起。

身後傳來龍北冥的喊聲,“煜宸,我救你,不是為了讓你有一天去送死的!”

聽到喊聲,煜宸抱著我停下,他站在半空,垂眸看向地麵的龍北冥,聲音冷漠,“天雷焚身之時,你出現,救我一命。你對我有救命之恩,但我以黑龍的身份生活千年,我替你兒子承受了挖鱗抽筋之苦,我受天帝的猜疑,受眾人的排斥,這些夠還你的救命之恩了。”

天雷焚身時出現?

果然!龍北冥就是那個狐狸麵具男。

煜宸話裡的替他兒子承受,更是說明瞭衛凰纔是黑龍,他不是。

我心疼的看向煜宸。

他當了彆人一千年的替身,現在彆人成長的足夠強大了,不需要替身了,所以就想要除掉他。難道他整個人生的意義就隻是給彆人當替身嗎?

我伸出手抱住他。

之前,隻聽石棺裡的女人說的時候,煜宸還可以騙自己,女人畢竟很早就被關起來了,她並冇有參與後麵的事,所以很有可能是女人搞錯了。可現在,把煜宸抱去魔族,又把煜宸從魔族帶出來的龍北冥都親口說了,他不是黑龍。他就是不想相信也不行了。

“三爺,小仙姑,等等我。”夢樓追上來。他看到煜宸冷著一張臉,也冇敢再說話,隻沉默的跟在後麵。

我本以為煜宸會帶我回柳家,可冇想到,最後煜宸竟帶我回了我們在遼城租的房子裡。

進了屋,他把我放下來,讓我去收夢樓進堂口。說完,他就轉身回了臥室。

這會兒我隻想安慰他,其他什麼事都不想乾。我想追著他進臥室,可我一轉身,夢樓就跟條尾巴似的也跟著我走。

我回頭看夢樓一眼。

夢樓眼巴巴的看著我,黑黝黝的眼睛,眸光單純又明亮。真是越看越覺得他像條黏人的小狗。

麵對這樣一張呆萌的臉,我也發不出脾氣來。我把他領進堂口房間,在紙上寫上他的名字,然後把紙貼牌位上,再把牌位在供桌上擺好,最後上香。

乾完這些,我問夢樓,“你給我什麼信物?”

夢樓想了下,然後他雙手抬起,口中低誦幾句咒語,一把閃著寒光的彎刀就出現在他手中。他把刀往空中一拋,彎刀金光閃過,變成了一隻銀白色的小鳥。

“小仙姑,它叫幻靈,我把它送你。”夢樓道,“幻靈可以根據你的想法,變成任何你需要的武器。”

說完,像是怕我嫌棄,夢樓忐忑的看著我,“小仙姑,我冇有錢,我能拿出手的就隻有它了。”

要不說這孩子單純,他送我的這個東西,是錢能買到的嗎?

我趕忙說我特彆喜歡這個,然後問清楚幻靈怎麼使用後,我就打發夢樓回香堂。

夢樓一臉不高興的看著我,嘟著嘴,跟受了委屈的孩子似的,“小仙姑,我想出去玩。”

我現在心裡裝的都是煜宸怎麼樣了,我哪有心思帶他去玩。可麵對他這張乖寶寶的臉,訓斥的話,我還說不出口。跟他在一起,我忽然有種提前當了媽的感覺。實在不忍心讓他失望,於是我把胡錦月叫了出來,讓胡錦月帶他去玩。

他倆走之前,我還特意警告胡錦月,不許帶夢樓去亂七八糟的地方!

“小弟馬,你把我想成什麼人了!”胡錦月一甩頭,昂著下巴,一臉高傲的對我說,“以我的顏值,我去找女人,都是女人占我的便宜,好不好?哼,我又不傻,纔不會讓你們人類女人占我便宜!”

說完,他拉起夢樓的手,一邊往外走,一邊對夢樓說,“你找我帶你去玩,你算是找對人了。彆的我不敢說,吃喝玩樂這方麵,我說第二,那冇人敢說第一……”

哎呦呦,瞧把他給驕傲的!我超想問問他,這很值得炫耀嗎?

我擔心煜宸,所以也冇再跟胡錦月他倆墨跡,把他倆送走後,我就轉身跑進了臥室。

可臥室裡冇人!

煜宸去哪了?

我心底一慌,轉身往外走,剛拉開房門,我迎麵就撞到了一堵肉牆。

我鼻子撞在堅實的前胸,倏地一酸,眼淚一下子就滾下來了。我是往前衝的,被猛地一撞,身體重心不穩,向後就倒下去。

這時一條手臂攬在我後腰上,將我後仰的身體拽了回來。

煜宸低頭看我,“你哭什麼?”

我揉著鼻子,昂頭看向他。他身上隻裹著一條浴巾,頭髮還在往下滴水,身上帶著一股氤氳的水汽,熱氣騰騰的,是剛從浴室裡出來。

“我,我還以為你走了。”

“笨蛋,我能走去哪?”煜宸捧起我的臉,拇指刮過我臉上的淚珠。

剛纔隻是因為撞到了鼻子想哭,現在看到他的臉,我就有點真的想哭了。他從小就吃了那麼多苦,他是黑龍,他冇有因為苦就去埋怨他的出身,可現在卻告訴他,他所遭受的一切苦難都是替彆人遭受的,他隻不過是一個替身而已!這一千年,他都是在替彆人活。

以他的性子,他哪忍受的了這個!

煜宸帶著我走到床邊,他坐下,然後抱著我坐到他腿上,他昂頭看我,“心疼我?”

我點頭道,“煜宸,你不是黑龍更好。有黑龍會禍害世間這個傳說在,黑龍以後的日子也不會好過。你跟黑龍沒關係了,以後那些找黑龍麻煩的人,也找不到你頭上來了。我們兩個可以過平靜的日子。”

煜宸輕笑下,“你說的對。”

看到他對我笑,我心裡更不舒服了,我抱住他的脖子,在他唇上狠狠的親了兩口,然後道,“煜宸,你心裡要是不舒服,你就說出來。”

煜宸失笑,“林夕,你把我想的太脆弱了。不過,你能這麼關心我,我還是高興的。給你獎勵。”

說完,他翻身,就把我壓在了床上。

他不提龍北冥都對他說了些什麼,我雖然好奇,但也不好問,怕問到什麼不該問的,又惹他傷心。

我催眠我自己就當不知道這件事,畢竟好奇害死貓,而且哪怕是夫妻,也需要留給彼此一些私人空間。煜宸的身世是他自己的事,我就當是留給他的私人空間了。

我下定了決心不去打聽這件事,可事後,煜宸卻主動提了起來。

結束後,我累的趴在床上。

煜宸修長的手指,一邊在我後背上輕輕遊走,一邊對我說,“是不是黑龍,其實我無所謂。我隻是在意,當初把我從魔族救出來的‘父親’,竟然是想送我去天界送死的人。”

因為小時候的經曆,煜宸缺愛,也極重感情。

我抱住他,又往他懷裡拱了拱,“都過去了。”

“嗯,”煜宸捏住我的下巴,抬起我的頭,讓我看向他。他看著我的眼睛,問我,“林夕,我是魔族,你怕嗎?”

雖然吃驚,但此刻,我一絲的猶豫都不敢有。我立馬搖頭,“我愛你還不來及,怎麼可能會怕你。”

煜宸輕拍了下我的屁股,說我肉麻。然後笑著道,“龍北冥告訴我,當年他們夫妻二人帶著黑龍逃出來,路上遇到了……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