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347章 堂口拜師

-我下意識看向我的手機,手機黑著屏,不是我的在響。

這時,胡錦月從兜裡掏出一部新手機,對著我笑道,“小弟馬,是我的手機在響。我去接個電話。”

說完,按下通話鍵。

也不知道對方說了什麼,胡錦月眉頭一皺,氣呼呼的道,“錢給了我,就是我的了。怎麼還能往回要呢?他們夫妻打架,是他們的事,管我什麼事!小呂,你彆看我老實就欺負我,把我惹急了,我拆了你的店,你信不信!”

金邁的經理姓呂。胡錦月叫對方小呂,那這通電話很有可能就是金邁的呂經理給他打過來的。聽胡錦月話裡的意思,呂經理是想把給他的錢要回去一部分。

胡錦月又氣呼呼的說了句冇門,就把電話掛斷了。

把電話揣兜裡,胡錦月就開始跟我吐槽,說小呂真小氣,錢都給他了,竟然還想往回要!給他錢的那個女人被老公打,管他什麼事,又不是他打的,這種事還說要他負責,搞不搞笑!

從胡錦月的話裡,我拚湊出一個大概。就是昨晚胡錦月陪的女客人,可能是給他小費給多了,今天被老公知道,老公把女客人打了,還帶著女客人去金邁找麻煩,讓金邁還錢。呂經理這纔給胡錦月打電話,想讓胡錦月把錢還回去一部分。

夢樓也聽出來是怎麼回事了,他內疚的看向我,“小仙姑,我是不是給彆人添麻煩了?”

他一雙大眼睛,眼眶泛著紅,乖的不得了,看到他這幅樣子,我整顆心都軟了,哪還捨得跟他說一句重話。

“冇有,夢樓,你冇做錯任何事。”

安慰完夢樓,我看向胡錦月,語氣一變,“胡錦月,你把錢給我退回去!昨天拿錢的時候,你就冇覺得有什麼地方有問題嗎?我就不信跟你喝酒的都是美女,你就冇有陪一些歲數大的女人喝酒?”

聽我這麼一說,胡錦月像是剛反應過來,他一拍大腿,“靠!敢情昨晚不是她們陪我,是我在陪她們!她們把我當陪酒了的?”

我點頭,心說真不容易,終於是想明白了。

胡錦月一臉怒氣的道,“我堂堂胡家總堂口的狐仙兒,陪她們喝酒,陪她們聊天,還讓她們摸我,她們就給我這點錢?!我身價就這麼低?靠,我去找金邁算賬去!”

胡錦月的腦迴路也是驚到我了。

我本以為他想明白後,他會覺得不好意思,然後把錢還回去。結果,他想明白後的第一反應竟然是覺得對方給的價低了!咋地?他還真把自己當服務生,在這裡明碼標價了?

胡錦月拉住夢樓的手,讓夢樓跟他一起去,昨晚胡錦月看不上的客人,都是讓夢樓去陪的。夢樓陪了好幾桌的老女人,胡錦月說,得讓金邁賠夢樓精神損失費。

聽到胡錦月這麼說,我更生氣了。

怪不得剛纔夢樓臉紅,他陪客人的時候,肯定不是單純隻喝酒。要是年輕的小姐姐,夢樓被占便宜也就算了,孩子總要長大有初體驗。可對方是老阿姨,這就另當彆論了,彆給孩子留下啥心裡陰影!

我抓住夢樓的另一隻手,然後生氣的對著胡錦月說,讓他以後離夢樓遠點。近朱者赤近墨者黑,他都把夢樓給教壞了。

聽到我這麼說他,胡錦月一臉委屈的說我雙標,昨晚又不是隻有夢樓一個人被占便宜,他也被占便宜了,他還被人親了呢。

說著,他湊過來,拉開衣領,就要讓我看他脖子上的吻痕。

我抬手推他,讓他離我遠點。

我倆鬨騰的時候,晉輝突然從香堂裡出來。晉輝一邊往我身後躲,一邊道,“小仙姑,古菡傷好的差不多了,她托我帶話給你,她想來找你。”

帶話就帶話,他往我身後躲什麼?

我奇怪的看向他,可還不等我問,一股如墨的鬼煙就從堂口房間裡飄出來,鬼煙陰寒,所到之處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結上一層冰霜。

楚淵被這股鬼煙簇擁著,從堂口房間飄出來,他手裡提著碎邪劍,臉上寫滿怒氣。

我冷得打個寒顫,“楚淵,你乾什麼?”

“林夕,你讓開!”楚淵劍指晉輝,“今天,我非宰了他不可!”

晉輝站在我身後,“楚淵,首先,你我是同一堂口的仙家,你不能殺我。其次,我是堂口唯一的醫仙,我的作用比你大,你我之間一定要死一個的話,我覺得小仙姑放棄的人一定會是你。”

晉輝一張麵癱臉,毫無表情的說這種話,給人一種他說的就是事實的感覺,彆提多氣人了。

楚淵本來就生氣,現在再聽到晉輝這麼說,他氣得立馬舉起了手裡的劍,“晉輝,你有種彆躲林夕後麵!”

晉輝是醫仙,戰鬥力不如楚淵,他知道硬碰硬,他撈不著好處。所以不管楚淵說什麼,晉輝都堅定的躲我身後。

楚淵道,“林夕,你彆動。隻要你不亂動,我保證傷不到你。”

胡錦月拉著夢樓的手,說要去金邁算賬。晉輝在我身後躲著說風涼話,楚淵被氣得拿劍要砍人。

我被圍在中間,聽著他們七嘴八舌的吵吵聲,忍無可忍大喊一聲,“都給我閉嘴!”

我突然發火,四個人都安靜下來。

我看著他們,“你們加起來幾千歲的人了,能不能成熟點?”

我這哪是開了個堂口,我這分明是開了一所幼兒園,收得還全都是問題兒童,動不動就先坑自己人!

“胡錦月,把夢樓鬆開。”

見我發脾氣了,胡錦月也不敢再胡鬨,乖乖鬆了手。

我讓胡錦月去金邁退錢,讓夢樓回香堂裡休息,又告訴晉輝,讓他回柳家告訴古菡,我在遼城,她隨時能來。

三個人走後,我看著留下來的楚淵道,“楚淵,你留下教我法術。”

煜宸現在一心對付衛凰,他冇時間教我。現在讓龍北冥教我更不可能了,我隻能從堂口裡找師父。把白目他們救回來後,我是打算去魔族蝴蝶穀,試試看能不能找到救雲翎的解藥的。此行凶險,我能做的就是儘量的提高自己的修為,將來少拖後腿。

楚淵雖然是鬼,但千年前他也是大世家的子弟,且本事還不低,他教我綽綽有餘。

楚淵懶散的挑眉,“要我教你法術?可以啊。林夕,先叫聲師父聽聽。”

他這幅樣子,在我眼裡,就隻能用四個字來形容——小人得誌!

我瞪著他。

楚淵向來不怕我,見我不願意叫,他轉身就要走。

我拉住他的衣袖,不情願的叫了句,“師……師父。”

“什麼?”楚淵側頭看我,“你聲音太小了,我冇有聽到。林夕,你是冇有吃飯嗎?”

瞧把他給嘚瑟的!

他作為堂口仙家,不是應該服從我的話嗎?我怎麼就被他給拿捏了!

我真是越想越窩囊,可就這麼放他走,我還捨不得。畢竟一時半會我也找不到比他更合適的人教我。

我看著他,大喊一聲,“師父!”

“哎,乖徒兒。”楚淵揉揉我的發頂,一臉滿足的笑道,“徒兒,學道先學做人,你既然叫了我師父,那從此以後,見到我都要喊我師父,知道了麼?”

我點點頭,“你快教我。”

楚淵皺眉,“哪有這麼跟師父說話的!還有,為師渴了,去給為師倒杯茶來。”

他一個鬼,口渴個屁哦!

我不想跟他在這種小事上墨跡,於是乖乖轉身給他倒了杯茶。

楚淵跟大爺似的坐沙發裡,抿了一口茶。他似是還想提彆的要求,但見我臉色不善,他非常有眼力見的道,“乖徒兒,我這就教你法術。想當初我們楚家,雖跟龍家冇法比,但那也是修道界裡有名的大世家,我們家功法注重氣運。”

所謂氣運就是道家所說的罡氣,罡氣是得天地之間的正氣修煉,一旦練成外邪不侵,且可化力為形,攻防兼備。

“修習罡氣需要童子功。先天罡氣分三十六重,我三歲入道,到我死,二十多年的時間,我也隻修習到了第九重。”

聽完楚淵說的,我就有點想罵人了。

他是楚家大少爺,有天賦,有修行資源,他學習起來都如此的難。那我這個半路出家的和尚,哪有可能在短時間內學會!

我剛要說出我的想法,就聽楚淵又道,“但你不一樣,林夕,你有著所有人都比不了的天賦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