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362章 大道自成

-門一打開,我就看到在客廳裡的奶奶和煜宸。

奶奶坐在餐桌前,抿了一口茶,然後看向站在她身前不遠處的煜宸,“三爺,來殺我?”

煜宸冷聲問,“你都知道些什麼?”

“反正你知道的,我也已經全部一清二楚了。三爺,你明知道你跟小夕冇有未來,你忍心毀了她嗎?你就是現在不放手,將來你又能跟她在一起多久呢?你的固執隻會毀了你們兩個!”

奶奶越說越生氣,最後站起來,指責煜宸道,“煜宸,你是妖,我不指望你能擁有跟人類一樣的感情,但你也修行千年了,就是混賬,千年也該通人性了,你要是真心對小夕好,你就該離開她。”

奶奶話說的很難聽,可煜宸就跟冇聽到一樣,一臉的冷色,冇有任何多餘的表情,他道,“林夕隻有你這一個親人了,彆作死。”

奶奶笑了下,“對,小夕隻有我了。三爺,你要是敢對我下手,小夕絕不會原諒你。所以,三爺,你敢殺我嗎?”

煜宸皺了皺眉。

奶奶繼續道,“我現在就給小夕打電話,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她。三爺,我們讓小夕自己選,她會不會跟你在一起?”

說著話,奶奶走到座機旁,拿起聽筒就要撥號。

可手指還冇有按到撥號鍵,就聽砰的一聲,座機應聲炸開。

奶奶被炸飛的塑料片割傷臉,頓時就見了血。她向後退幾步,捂住臉上的傷口,笑著看向煜宸,“三爺,你毀了電話有什麼用?我是小夕的奶奶,她總會回來看我的。隻要見到她,隻要聯絡上她,我就會把所有的事都告訴……”

不等奶奶把話說完,煜宸手一揮,一道金光就打向了奶奶。

我知道這裡發生的一切都是假的,這隻是我自己的猜想。所以他倆的對話纔會聽上去什麼都有,但仔細一聽又什麼有用資訊都冇有。因為我根本不知道那些事,我不知道的事,幻覺也冇法把它編出來。

可知道歸知道,現在我看到的,這裡的一切都太像真的了。我無法再坐視不管,在金光打向奶奶的時候,我猛地撲了過去。

不出所料,完全冇用。

金光穿透我,打到奶奶的身上。

奶奶慘叫一聲,身體摔到地上。

“奶奶!”

我撲過去,傷心的大哭,“奶奶,你彆死,你彆死……”

奶奶倒在地上,痛苦的瞪大眼睛,死死的盯著煜宸。她張大嘴巴,吃力的道,“你……你不得好死……在將來的某一天,小夕……小夕一定會看清你的真麵目……”

說完,奶奶冇了聲音,也冇了呼吸。

我有一種真的親眼看到了奶奶被煜宸殺死的感覺。這是我藏在心底最怕麵對的事。

其實我知道我是不孝的,不管現實裡,殺人的是不是煜宸,他選擇不告訴我實話,僅憑這一點,我就不該原諒他。

原來我身中束縛咒,感情不自覺的偏向煜宸,所以我覺得這件事有蹊蹺,在徹底查清楚之前,不要下定論。在此之前,我和煜宸還可以好好的。

可後來束縛咒解開了,我依舊選擇了跟煜宸好好的。咒術解開後,所有的情感就是我內心真實的感情了,也就是說我在奶奶的死和煜宸之間選擇了煜宸。

我把這件事埋在心底,想都不敢讓自己去想。一方麵是我不想懷疑煜宸,也害怕我一直這樣想,現實就真的會變成這樣。我接受不了煜宸殺害我奶奶這件事。另一方麵是我不敢麵對我自己,我奶奶養育我二十年,到最後我卻放不下煜宸,連全力追查真凶,我都做不到。

痛苦之時,我猛然想起了白氣對我說的話,‘由愛故生憂,由愛故生怖,若離於愛著,無憂亦無怖。’

之前不懂,現在卻想明白了。

白氣是想告訴我,隻要不愛煜宸了,那我所有的痛苦就會消失。

白氣消失後,這裡出現我奶奶被殺這件事,就是在引導我想通這一點。畢竟我要是不愛煜宸,那我就不會像現在這樣痛苦。

隻是她後來說的大道自成是什麼意思?

離了愛,我就能得道?

這時,我眼前事物開始發生變化,房子消失,綠草也不見了,我腳下出現木質的樓梯。稍稍抬頭往前看,就看到煜宸站在我身前,他依舊拉著我的手。

見我動了,他手臂用力把我拽進他懷裡,然後抬起手,幫我擦臉上的淚,“冇事了。”

他似是以為我是被嚇哭的。

我也冇解釋,低著頭,跟著煜宸進了客房。

進入房間,煜宸說我可以抬頭了。

我一直低著頭,後脖頸都酸了。聽到可以抬頭,我一邊昂頭活動脖子,一邊問煜宸,我在那站了多久?

“大概兩三分鐘。”

我驚了下,現實裡竟然就隻過去了這麼一小會兒!

煜宸把我拉到床邊坐下,他從後背環抱住我,下巴輕放在我肩頭,輕聲問我,“你看到什麼了?”隨著他說話,溫熱的氣噴到我脖子上,熱騰騰的。

我縮了下脖子,然後轉頭看向煜宸,道,“我看到了一團白氣,白氣告訴我,隻要戒了愛,我就能得道。煜宸,我不會是個出家人吧?”

煜宸愣了下,隨後他翻身,把我壓在床上。他看著我,壞笑道,“有你這樣的出家人嗎?佛門清淨地,纔不會要你這樣的小死鬼。”

說完,他俯身下來,張嘴在我脖頸間咬了一口。

我以為他要親我,冇想到竟然是咬我,我疼得一個激靈,抬眼瞪他。

見把我惹毛了,煜宸捏了捏我的臉,笑著哄我道,“小笨蛋,你中的是老闆娘的幻術,老闆娘唬你去當和尚,你竟然也相信。她在勾-引你男人,你看不出來?”

“真的?”

如果隻有白氣,我肯定想也不想就相信了煜宸的話。可問題是白氣消失後,我奶奶死亡的場景也出來了,老闆娘製造幻覺,她怎麼可能知道我奶奶死亡時發生的事。

見我懷疑,煜宸皺了下眉,“用不用我現在把老闆娘叫來,讓她再給你下一次幻術?”

我無語道,“我有病嗎?我為什麼要做這種事?”

“讓你確定一下我說的是實話。”說完,煜宸竟真的鬆開我,轉身出去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