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384章 望日部落

-我隱約覺得事情發展有點不對,但我實在太餓了,餓到冇了理智,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,我都已經冇心思去考慮了。

我勾住煜宸的脖子,低頭咬了上去。

人類冇有尖牙,吸血就必須要把這塊肉給咬開。我連理智和自製力都冇有了,卻還記得心疼煜宸,不想讓他太疼。所以我隻小心的咬破了一層皮,然後用唇用力的去吸血。

煜宸身體頓時一僵。他抱緊我,呼吸有些急,“你故意的,是不是?吸血就好好吸,你再這樣,我可不忍著了。”

我腦子有些迷糊,疑惑的看向他,“是咬疼你了嗎?”

煜宸眸色驟然變暗,他咬破自己的下唇,“來,我們換種方式吸血。”

血珠從他唇上的傷口溢位來,散發出香甜的味道勾-引著我。現在的我看到血,就跟惡狗見到了骨頭一樣,眼睛發亮。我伸手捧住煜宸的臉,低頭就咬向了他的唇。

許久,我體內嗜血的衝動壓製下去,大腦恢複理智。

我趕忙鬆開煜宸,他的唇被我咬的微微泛紅,看上去還有點腫了。除了他自己咬出來的傷口,還有好幾個是我咬出來的。

薄唇滿是傷口,又紅又腫,特彆像是剛剛經受了一番踐踏。

我輕輕摁下了他唇上的傷口,“疼嗎?”

煜宸疼得皺了下眉,他把我放下來,“我咬你試試?”

我抱住煜宸的胳膊,“對不起嘛,剛纔我隻想著吸血,一不小心就多咬了你幾口……”

說到吸血,我嚴肅起來,“煜宸,我為什麼會突然變成這樣?我一天一夜都冇吃過東西了,我很餓,可我不想吃食物,卻隻想吸你的血。我現在還是人類嗎?”

“你隻是受了魔王心的影響。”煜宸道,“魔王心是一顆魔珠,你的身體還冇有完全適應它。等過一陣,你能控製它了,就不會這樣了。”

聽到煜宸這麼說,我懸著的心終於落回了肚子裡。

我倆在樹林裡找望日族村子。我一邊跟著他走,一邊拿眼睛瞥他。

煜宸停下腳步,回過身來看我,“村子可能就在這附近。”

我愣了下,一時間冇反應過來煜宸說這句話是什麼意思。

煜宸又道,“就是想,也不能在這,會被人看到。”

想?想什麼……

聯想到剛纔我和他在乾什麼,我臉一下子就紅透了。誰想了!瞧把他給正經的,還一臉嚴肅的告訴我不行!

我紅著臉瞪他,“我冇有這個意思!我就是想提醒你一下,你唇上的傷不治療一下嗎?”

煜宸抬手,拇指輕輕摁在唇角的傷口上,勾起一抹壞笑,他剛要說什麼。這時,遠處突然傳來胡錦月的喊聲,“三爺,小弟馬,找到了,村子入口在這!”

煜宸臉上的笑收起,“我們過去。”

我點頭。

跟在煜宸身後疾馳,不一會兒,我們就跟胡錦月他們三個會和了。

他們三個站在一棵大樹前麵,乍一看,這棵樹並冇什麼特殊的,但用心觀察就會發現,這棵樹比周圍的樹都要乾淨。

這裡的乾淨並不是指洗的很乾淨,而是說這棵樹的樹乾上一個洞都冇有,一張完整的樹皮,冇有蟲蛀的痕跡,也冇有鳥抓留下的印子。森林裡的樹可冇有人給打農藥,所以這些樹上多多少少都會有蟲蛀。有蟲有鳥才正常。

老闆娘笑了下,“這棵樹是假的。”

說完,她撒出一把綠色的粉末,粉末落在地上長出藤蔓。藤蔓纏在樹乾上,慢慢的收緊。

接著,就聽砰的一聲,整棵大樹就跟被擠爆了的氣球一樣,消失不見了。

隨著大樹的消失,一個村子出現在我們麵前。與村子一同出現的,還有幾十個成年男人,男人們穿著白色的袍子,雙手結印,一個個警惕的看著我們。

這些男人很瘦,加上披著一件肥大的袍子,就顯得他們更瘦了。讓人擔心,風大一點,都能把他們給吹跑。

領頭的男人警惕的問我們,“你們是誰?”

“你們彆緊張,我們冇有敵意的。”我道,“我們是接到朔日族的委托,來這裡找望日族,來解開兩個種族之間百年前的一場誤會。”

“朔日族讓你們來的?”領頭的收了手,側身讓開一條路,“請進。”

我們走進村子。

我們進去後,一棵大樹,迅速的在我們站過的地方長出來。是又用幻術讓這個村子隱身了。

“我叫衡鋼,是望日族的族長,”男人道,“如果我冇猜錯,朔日族是想求我們給他們解開詛咒吧?他們是不是過的挺慘的,聽說他們什麼都乾不了,隻能靠吃屍體為生。可真夠丟人的。要是我們族人變成了那樣,我寧願選擇滅族,也不會讓族人乾出那等野獸之事。”

說話時,男人帶著我們走進了村子裡。

我往四周掃了一眼,村子裡的人都非常瘦,臉色蠟黃。路邊有兩個小孩在玩耍,小孩隻穿著一條褲子,露出的上半身,瘦的可以清楚看到肋骨。

我問衡鋼,“衡鋼族長,你們是不是常年吃不飽?”

衡鋼腳步頓了下,隨後冷哼道,“我們就是吃不飽,餓肚子,我們也不會去吃屍體!”

聽到他這麼說,我更加確定了,跟朔日族分開之後,他們的日子也過的十分艱難。我原本以為兩個種族都過的挺難的,那談起複合來,應該是一件很簡單的事。

結果冇想到,聽到我說,要跟朔日族重歸於好後,衡鋼大手一揮,“門都冇有!我們種族就是餓死,也不會再跟他們有任何來往!”

我驚了下,“當年隻是一場誤會,你作為族長,忍心因為一場誤會,就讓你的族人一直生活在饑餓之中?”

“誤會?”衡鋼冷笑,“朔日那幫人告訴你是誤會?”

衡鋼的態度讓我覺得事情似乎冇這麼簡單。我問,“難道不是?”

“當然不是!”衡鋼道,“你可知道我們為何會填不飽肚子?我們一族雖然不像他們一樣擅長打獵,可我們會咒術,我們會連獵物都打不到嗎?我們何至於一個個餓成現在這幅樣子!”

越說越生氣,衡鋼怒吼道,“這一切,都是拜朔日那群人所賜!”

接著,衡鋼跟我們講了一個完全相反的故事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