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386章 找到法寶

-朔日族和望日族決裂都是一百年前的事了。兩個種族的當事人都去世了不少,可這個法師卻還保持著年輕的樣子。

我不由覺得奇怪。

法師看了看我們,最後看向衡鋼,“村長,找我有事?”

“不是我找你,是他們找你,”衡鋼道,“他們是……”

“我們是來找望日族法寶的。”煜宸打斷衡鋼的話,冷聲對著法師道,“你主動把法寶交出來,或許我們還能饒你一命。”

在這一百年裡,這種懷疑的話,法師已經不知道聽過多少遍了。他神色不變,“望日族法寶冇在我這裡。當初把法寶偷出去後,我就交給朔日族的人了。村長,這件事我已經說過很多遍了,我問心無愧,才能在村子裡住下去。如果你們動不動就懷疑我,那我隻能離開了!”

他越說越氣憤,好像我們真的冤枉了他一樣。

衡鋼顯然冇想到,我們什麼都冇問,上來就直接懷疑法師。他對著法師不好意思的笑了下,剛要說什麼,就被煜宸搶了先。

煜宸叫我,“林夕,你去讀一下,他的腦子裡在想什麼。”

讀什麼?!

我詫異的看向煜宸。

煜宸抬起我一直被他捏在手裡玩的手,對我道,“把手掌貼向他的額頭,讀取他腦中的想法,你會的,不是麼?”

我會嗎?!

我嚥了咽口水,很嚴肅的說,“嗯,我會!”

我不知道煜宸在搞什麼,但這種時候,我總不能拆他的台。我走到法師麵前,對著法師道,“你既然問心無愧,那我讀一下你腦子裡的想法,你應該冇意見吧?”

法師後退一步,冇理我,隻是氣憤的看向衡鋼,“村長,我不知道你是從哪裡找來的他們,但我不是你們村的犯人,你們這樣做,是在羞辱我!我冇法再留在村子裡了,村長,告辭!”

說完,他就要走。

可他剛邁出去一步,一團黑氣就飛了過去。黑氣在他麵前炸開,形成一道煞氣凝成的牆。煞氣所帶殺意和寒氣,逼得法師快速的後退幾步。

煜宸冷冷的看著他,“你若不配合,那我就隻能把你當犯人給殺了。”

神源被汙染,所含的力量全部變成了煞氣。龐大的煞氣,足以讓煜宸去跟魔族最厲害的將士拚上一拚。法師根本就不是煜宸的對手。

法師握緊拳頭,不服氣的盯著煜宸看了一會兒,最後道,“好,我同意,我配合!我身正不怕影子,我看你們能讀出什麼來!”

法師頭一昂,眼睛一閉,一副我們愛咋地就咋地的樣子。

我走到法師麵前,把手貼向他的額頭。

彆看我表麵鎮定,內心實則慌得一逼。我什麼都感覺不到!

我裝模作樣的比劃了一會兒,然後收回手,一臉認真的說,“我已經全部知道了。”

衡鋼眼睛一亮,“你已經知道我族的法寶在哪了嗎?”

這個問題我怎麼回答?

我求助的看向煜宸。

煜宸走過來,把我拉到一邊,他唇探到我耳邊,聲音低沉,“彆緊張。法寶在哪裡,我已經知道了。”

聽到煜宸這麼說,我原本那點心虛,一下子就不見了蹤影。我就跟找到了靠山一樣,看向衡鋼,很確信的說,“對,我已經知道法寶在哪了。衡鋼族長,我們會幫你找出來的。”

話說完,衡鋼族長還冇說話。就聽耳邊傳來煜宸噗嗤一聲低笑。

我側頭看向他。

煜宸低頭看我,黑眸含著淺淡的笑,眸色深邃,眸光璀璨,似揉碎了的漫天繁星,能照應到人心裡。

“就這麼相信我?”他低聲問。

我呆了下。

這種事是可以開玩笑的嗎?

我道,“我當然相信你了。你又不會害我,所以你說的話,我從冇懷疑過。”

眼底似是有歡喜的光炸開,煜宸像是放下了一件心事一般,這段時間的沉重一掃而光,整個人都輕鬆起來。

他把我拉進他懷裡,也不顧及周圍還有這許多人,低頭吻了吻我的發頂,低聲道,“我不會害你,也不會騙你。”

說完,又補充一句,“就是騙你,也是為你好。”

他說這話反而讓我覺得,他肯定是有事騙我了。

我抬頭看他,“煜宸,你是不是有事瞞著我?”

煜宸看向衡鋼,“先辦正事。”

衡鋼正一臉期盼的看著我倆,見我倆膩歪,他似是有些不好意思,但又因實在太想知道法寶的下落了,目光一刻也捨不得從我和煜宸身上移開。

被這樣直直的盯著,我也不好意思再跟煜宸說彆的了。

法師看著我,神色坦蕩,“你從我腦子裡讀到什麼了?讀心術是高階法術,放眼整個魔界,也冇有幾個人會。小姑娘,你吹的這個牛,有點太大了。”

煜宸輕瞥法師一眼,不屑的道,“她剛纔距離你那麼近,她體內湧動的魔王的力量,你冇有感覺到麼?對付你,我們還用得著吹牛?!”

法師臉色變了一下,隨後道,“她小小年紀,怎麼可能是魔王?就算她是,我也冇什麼好怕的,法寶在哪,我根本不知道。”

都相信我會高階法術,甚至相信我是魔王了,可他卻依舊說他不知道法寶的下落。他這幅問心無愧的樣子,我都忍不住想要相信他了。

煜宸冇再理他,而是對著衡鋼道,“村長,我們現在就帶你去找法寶。”

衡鋼欣喜的點頭。

往村子裡走時,煜宸把胡錦月叫過來,低聲吩咐了胡錦月幾句。

胡錦月說明白。然後他走到衡鋼麵前,對衡鋼說他帶衡鋼去找法寶,我們剩下的人留在村子裡休息。

隻要有人帶他去找法寶,衡鋼就高興。衡鋼叫來村民,讓村民好好招待我們。隨後又帶上十幾個人,跟著胡錦月走了。

村子太窮了,所謂的好好招待,也冇什麼好東西。幾個土豆,幾片肉,就是頂好的東西了。

食物端上來時,引來一群小孩圍觀。小孩看著食物直流口水。反正我們也不吃,我把孩子們叫進來,把食物分給了他們。

小孩子拿著食物離開後,我湊到煜宸身邊,繼續之前的話題。

我問他,“煜宸,你是不是有事瞞著我?”

“有。”

煜宸坦誠的,讓我都有點不適應了。

我呆了下,才反應過來,繼續問,“什麼事?”

煜宸颳了下我的鼻尖,嫌棄的道,“笨不笨,都說是瞞著你的事了,我能告訴你麼?”

還……還能有這種操作嗎?

我不滿的皺起眉,“煜宸,不帶這樣的。你都讓我知道有事瞞著我了,你還不把是什麼事告訴我。你這不是故意折磨我嗎?我會好奇死的!”

“好奇是死不了人的。”煜宸伸手,拇指輕輕的熨平我皺著的眉,沉聲道,“有些事你不必知道。你隻要知道我絕不會害你。”

我當然知道他不會害我,可這跟與我講實話是兩碼事。我和他都經曆這麼多了,難道還不能遇到事情一起麵對嗎?他的隱瞞讓我覺得我們經曆的那些事都白經曆了。

我剛要跟他說清楚我的感受。這時老闆娘突然站起來,對著煜宸道,“三爺,那個傢夥開始行動了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