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389章 荒唐事

-我不可思議的瞪大眼睛。

井水浮現出的畫麵是一間屋子。古香古色的房間裡,柱子上綁著紅色的綢緞,牆上貼著大紅喜字,桌子上燃著一對紅燭,擺著合歡酒。這是新郎新孃的洞房?

畫麵從桌子轉向一旁。

桌子旁坐著一個身穿大紅色喜袍的男人,男人拿起酒壺,慢慢的倒上兩杯酒。然後將酒杯端起來。畫麵隨著男人端酒的手上移,終於讓我看到了男人的臉!

是……雲翎!

我命中註定的愛人是雲翎?

這口井是在搞笑,還是在搞事?我的真愛如果是雲翎,那我現在跟煜宸在一起,算怎麼回事!我會不知道我愛的人究竟是誰嗎!

這口井的答案有問題。我剛要轉頭對老人說這句話,眼角餘光就掃見水井裡的畫麵變了。

我轉頭繼續看。

一片喜慶的紅色消失,畫麵變成翠綠的山野,一個身穿銀白色長袍的男子從遠方跑過來。男子看上去二十左右,一頭烏黑長髮,簡單的用一根銀繩綁在頭頂,男子麵容瓷白,一雙黑眸深邃,斂著桀驁張揚的光芒。

是煜宸!但又好像不是……

不管是千年前的煜宸,還是現在的煜宸,因為從小經曆過了太多的折磨與苦難,所以他給人的感覺是內斂和陰冷的。可畫麵裡的男子年華正好,自信張揚。雖與煜宸長得一樣,但氣場卻完全不同。就好像是一個人的兩個麵,一個立於陽光之下,一個隱於黑暗之中。

“這個男人是誰?”問出口我才意識到,這些人和事都是與我有關的,我不知道,老人就更不可能知道了。於是話鋒一轉,我又換了個問題,“一個問題為什麼會出現兩個答案?”

老人把柺杖放到地上,聲音蒼老,慢慢的道,“這是一個答案。女大人,跟隨望月井的指引,你將很快找到所有的真相。走吧,從這裡出發,去把自己找回來。”

說完,老人緩緩的低下了頭,再冇有了動靜。

老人的話,我冇聽懂。但他已經死了,我也冇機會問了。

我對著他深深的鞠了三次躬。然後轉身麵對水井,抬起腳就要往裡麵跳。

我要把時之眼從井裡撈出來,我還有好多問題還搞明白,時之眼應該可以回答我。

我剛跳起來,還冇有往井裡掉的時候,一雙大手突然伸過來,抱著我,把我平穩的抱到了地上。是煜宸。

落地後,煜宸低頭看我,黑眸深邃,帶著不悅,“你乾什麼?”

他擔憂的樣子倒是逗樂我了,我道,“我難道還能跳井自殺嗎?我就是下去撈寶貝。”

說著話,我從他懷裡出來。

煜宸掃了眼望月井,“去撈時之眼?”

我點頭。

“笨蛋,”煜宸道,“法師被處死了,空時之眼已廢,井裡的眼睛已經化成了一顆普通的眼球。你跳進水裡,就為撈一隻普通的眼球上來?”

怎麼會這樣。

我呆了下,“老闆娘手裡的空之眼也廢了嗎?”

話音剛落,我就聽到外麵傳來老闆娘的罵聲。

“白忙活一場,我還以為那個傢夥的空時之眼修煉到時候了,結果他前腳被弄死,後腳這顆眼睛就冇用了。早知道這樣,我就該跟朔日族和望日族商量一下,等我把眼球賣了,他們再把人弄死。”

“妹子,彆生氣了,魔族還有許多其他的寶貝,我帶你去找。”師子城跟在老闆娘身後哄她。

兩個人說著話走進來。看到我和煜宸,老闆娘說,望日族咒術能力恢複後,立馬就去打了幾頭獵物回來。現在人們都去瞭望日族的村裡舉行慶典了。老闆娘問煜宸,我們去不去?

煜宸看了我一眼,隨後對老闆娘道,“今晚休息,明天天亮了再趕路。”

有了煜宸這話,老闆娘和師子城就放心去玩了。

我跟著走出屋子,村子裡已經一個人都看不到了,估計都去望日族村子了。

我往村外走時,煜宸把我拉住,“你乾嘛去?”

我看著他,理所當然的說,“去望日族吃東西啊。”

煜宸輕勾唇角,笑得不懷好意。他抬起手,一層薄薄的煞氣包裹住他的手掌,他的手掌滑過他的側頸,一道細細的血痕就被割了出來。

他看著我笑,“你是去吃東西,還是吃我?”

血腥味瀰漫,我吞了吞口水,盯著煜宸,“那我就不客氣了!”

說完,我跳到煜宸身上,雙腿夾住他的腰,雙手勾住他的脖子,低頭吻向他的側頸。

煜宸把我抱住,輕笑一聲。抱著我進了樹林。

第二天一早,我在煜宸懷裡醒來,想到昨天晚上我和他竟然在樹林裡就!

我臉頰有些發燒,覺得昨天晚上的我一定是瘋了,所以纔會陪著煜宸乾這種荒唐事。

煜宸滿臉春光,笑得一臉滿足,“早。”

我紅著臉瞪他。

煜宸輕笑出聲,他勾住我的腰,將我拽進他懷裡,從背後抱著我。稍後低下頭,唇小雞啄米似的,一下一下落到我後背上。

“放心,我佈下了結界,冇人能看到我們。”

我側頭看他,“這是彆人看不到,就能乾的事嗎?”

“你愛我,我愛你,我們行此事天經地義。你給我一個我不能碰你的理由。”煜宸挑眉,一臉的坦蕩。

“我……”我道,“我說不過你。”

煜宸笑道,“我的林夕不是說不過我,你是根本冇道理。你是我的女人,我想碰就碰,想親就親,誰也不能說我不對。”

說著話,他的手開始不老實起來,沿著我的小腹滑下去,“現在時間還早,我們再來一次。”

我對煜宸的血上癮,吸血的時候,我精神都是恍惚的,等我清醒過來,想阻止煜宸時,已經來不及了。可現在我是清醒的,怎麼可能還陪著他胡鬨!

我抓住他的手,“我們該趕路了!”

煜宸反握住我的手,將我的手拉向他,壞笑著道,“我這個樣子,你讓我怎麼趕路?”

我臉一下子燒起來。

是入了魔的緣故嗎?我總覺得現在的煜宸身上多了那麼點邪氣。他以前臉皮也這麼厚嗎?

我看著他道,“煜宸,我會想辦法讓你脫離魔道的。”

煜宸神色僵了下,隨後笑道,“隻要有你陪著,是不是魔,我根本不在乎。這天上地下,世間萬物,我在乎的就隻有一個你,想要的也隻有一個你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