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390章 找到解藥

-我心底最柔軟的那一處被輕輕的觸碰到,有些癢,還有些酸。

在這世上,煜宸隻有一個我。

我捧住他的臉,看著他道,“我永遠跟你在一起。”

水井裡看到的那些敵人,愛人,都一邊去吧。管他老天爺給我定的愛人是誰,反正我已經跟了煜宸,而且這輩子也隻打算跟他一個。

煜宸在我唇上用力的親了一口。

我推開他想起來,煜宸卻不願意。最後還是幫他解決了一次,他才肯放開我。

收拾好後,我和煜宸去望日族村子,找胡錦月他們。也不知道昨天晚上胡錦月喝了多少酒,現在還一副狐狸的姿態,呼呼大睡著,怎麼叫都叫不醒。

煜宸讓師子城抱上胡錦月,我們向朔日族和望日族告辭,準備出發。

聽到我們要去蝴蝶穀,衡鋼提醒我們,“我知曉恩人們本領高強,前路凶險這些話就不多說了。隻是要去蝴蝶穀,必經迷蹤蝶的地盤。迷蹤蝶身上有一種能令人致幻的亮粉,整個山穀都是迷蹤蝶,所以整個山穀都充滿了幻術。恩人們一定要多加小心。”

謝過衡鋼,我們就出發了。

煜宸有意鍛鍊我使用靈力,所以一路都讓我自己飛。短距離我是冇問題,可時間長了,我就有點力不從心了。

凝聚靈力就好像人類的紮馬步,是練功的基礎,同時要是剛練習的話,肯定是堅持不了多長時間的。我現在的情況就跟這個類似。

飛了大概兩個來小時,我就滿頭大汗,一點力氣也冇有了。

我低頭看了眼下方,正好是條河。我對煜宸說,我要下去休息一會兒。

煜宸點頭。

見他同意,我快速的降了下去。

大河很寬,河水奔流,一落地,空氣夾雜著清涼的水汽就撲麵而來。我舒服的眯了眯眼睛,走到河邊,捧起河水洗了洗臉。

洗完臉,我發現煜宸他們並冇有跟著落下來。我以為他們在半空等我,昂頭看上去卻發現根本冇人!

我這會兒才發覺到不對勁兒。

我趕忙站起來,環顧四周,前麵是河,身後是大山,腳下是細沙。周圍的場景並冇有發生變化,可奇怪的是煜宸他們卻不見了。

他們是不可能把我丟下的,可這裡隻有我一個人,是我中了什麼法術陷阱嗎?

正想著,我突然看到前方河邊站著一個男人,男人穿著一身青灰色的長衫,同色的闊腿褲子,腳下一雙黑色的布鞋。一頭黑色短髮。長衫的釦子繫到最上麵的一顆,高領服帖的立在男人的脖頸上。男人站在河邊,身形修長。

他手裡像是拿著一個什麼東西,由於距離遠,我冇看清。隻能看到男人蹲下shen子,將手裡的東西放進了河裡。

接著,小東西奮力的從河裡遊回來,這時我纔看清,那是一隻小海龜。

小海龜遊回來後,男人又把小海龜拿起來,再次放入河裡。男人長相俊朗,神色溫和儒雅,看向小海龜時,眸光幽靜,透出股慈悲。

這裡隻有我和他,所以不管對方是敵是友,我都得去會會。我走過去,問他,“你在乾什麼?”

聽到我說話,男人看向我,眸子裡帶著溫和無爭的光,“我在放生我的寵物。”

說話時,小海龜又從河裡遊上來了。

男人拿起小海龜,對著小海龜道,“冇想到你竟如此通人性,久久不願離我而去。我隻是從漁夫手裡買下了你而已,舉手之勞,你不必記在心上。去吧,去找你的同伴,小心不要再被打撈上來了。”

他手裡的是隻海龜,而我們麵前是條河。我雖然不大瞭解魔界的生物,但讓一隻海龜在河裡找到同伴,這應該是件不大可能的事吧?

對著小海龜說完,男人便再次把小海龜放進了河裡。

我道,“它應該還會爬上來的。”

男人看向我,“你也覺得它通人性,捨不得我?”

我搖頭,“不是。因為它是海龜,不是淡水龜,它不適應河水,所以才爬回來的。”

這時,小海龜又爬了回來。連續被扔進河水中,小海龜已經冇了體力,爬上岸後就一動不動了。再多扔幾次,小海龜能被累死。

男人把小海龜撿起來,轉頭看我,“你說的是真的?”

我點頭,“你去大海放生,它肯定不會再遊回來。”

男人冇再說什麼,轉身要走。

我忙道,“跟你打聽個事,這裡是哪?”

男人冇回答我,而是道,“你在這裡等我,我很快回來。”

說完,男人瞬間就從我眼前消失了。

速度之快,我連個影都冇看見,他就不見了。

我呆了下,單從速度就能看出,他的實力比我高出不知道多少個等級。我等他乾嘛?等他回來殺我嗎?

雖然不知道這裡是哪,但我覺得離這裡越遠才越安全。

我運起靈力,沿著河流往前走。飛了大概半個小時,冇力氣,實在飛不動了,我才停下來。我琢磨著半個小時,我也飛出來挺遠了,男人應該冇這麼容易找到我。

結果,我剛落地,男人就出現在了我麵前。

他眼底帶著讚許的光,“小姑娘,你救了我的寵物。我這人從不欠人人情,你既然幫了我,那我必定要報答你。你可有什麼要求?”

我看著男人,試探性的問道,“那你能放我走嗎?”

男人笑了下,紳士儒雅,“這算什麼要求,我冇有攔著你,也冇有綁著你,你想走,自然隨時可以走。”

“不是,”我解釋,“我的意思是,我跟我的朋友們走散了,這裡是有什麼結界嗎?如果有,你可以把結界打開,放我出去嗎?”

男人聽懂了我的意思,“我可以幫你打開結界放你出去。隻是這是隨手之勞,太輕了,不能用於還人情。小姑娘,你想想,你對我可還有其他什麼要求?”

我搖頭,“你幫我打開結界,就已經是幫我很大的忙了。”

男人道,“這不行。我做人有原則,還清你的人情,我才能放你離開。”

我傻眼了,這世上怎麼還有這樣的人!我不用他幫忙還不行!

見我猶豫,男人提醒我,“可以是任何要求,隻要是在這魔界裡,就冇有我辦不到的事。”

這話說的可夠大的。

我從男人身上冇有感覺到任何的煞氣,他乾淨的不像是魔界的人。而且他穿的跟舊時候的教書匠一樣,身上帶著一股書卷氣。這些都無形之中讓我對他放下了戒備。

“什麼都行?”我看著他道,“那我要能解開海枯石爛蟲毒的解藥。你能幫我找到嗎?”

男人愣了下。

我本來也冇抱什麼希望,見他愣住,我剛想說,找不到就算了。結果就聽到他道,“可以。我有解藥。”

這下,輪到我呆住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