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414章 掌控力量

-我對老闆娘說,她這樣,我幫不了她。雲翎是一個非常好的人,他值得被一心一意的對待。

老闆娘瞪我,“你怎麼知道我不是一心一意?我對待每一個對象,都是一心一意的。”

我白老闆娘一眼,“總之不行。”

老闆娘看著我,“小仙姑,雲翎小哥哥不會是你的備胎吧?所以你捨不得把他給我!”

“你胡說八道什麼!”我簡直服了老闆娘的想象力,我道,“你把你身邊亂七八糟的關係都斷了,我就同意幫你追他。而且你要保證,他要是同意後,你必須對他好,絕不可以有二心。”

聽到我的要求,老闆娘一絲猶豫都冇有,立馬道,“一言為定!我身邊那些人,跟雲翎小哥哥差遠了,有了雲翎小哥哥,我纔不會再稀罕彆人!”

我把老闆娘的名字寫到黃紙上,然後貼在木牌上,擺進堂口。收完老闆娘,我又拿出一張紙,寫下雲翎的名字。

雲翎涅槃後,就離開了我的堂口,現在要再收他一次。

收完他們兩個,轉身往外走時,我的目光瞥到擺在堂口總教主位子上的,煜宸的牌位。

柳三太爺。這四個字是林叔寫的。我還記得當時堂口新建,我不會寫毛筆字,出馬回來寫打黃表的時候,煜宸一邊嫌棄我,一邊握著我的手寫字。

現在想起來,那個時候的我跟現在的老闆娘似乎也差不多,寫個毛筆字而已,貼的比較近而已,我竟就見色起意,主動去吻了他!

見我呆住,老闆娘叫我兩聲。

我回神,看向她。

老闆娘瞥了眼煜宸的牌位,然後又看向我,“把眼淚擦擦。真搞不懂你,人生就短短幾十年,你是神兵,搞不好明天就有人來殺你了,你連幾十年,你都活不了。及時行樂不好嗎?非得搞得你痛苦,他也痛苦。懶得管你,我出去找雲翎小哥哥了。”

說完,老闆娘轉身往外走。

我擦擦眼淚跟上她,對她說,我們要再去一次魔界。

老闆娘愣了下,“去魔界乾嘛?”

“我堂口有一位仙家在魔界遇了險,我得把人救回來。”我道,“老闆娘,你掌管半步多多年,見多識廣,肯定也有很多人脈。我想問問你,你有冇有路子讓我們混進魔王城?”

央金在衛凰手裡,跟衛凰正麵對抗,我們肯定冇有勝算。我們隻能偷偷地進去,把人救了,然後再偷摸的出來。

老闆娘深深的看了我一眼,然後道,“小仙姑,我忽然有些後悔進你的堂口了。你對我可是真不客氣!”

她冇有直接說否認,那就是有路子了。

我抱住老闆娘的胳膊,示意她看雲翎一眼。雲翎跟胡錦月站在窗前,不知道在聊什麼。完美的側臉映在窗子上,稍長的劉海垂下來,蓋住眉眼,讓他看上去乾淨美好的像個少年。

看到這個樣子的雲翎,老闆娘吞了吞口水,對著我道,“小仙姑,你幫我搞定他,你的要求,我全答應。”

我歉意的看雲翎一眼,現在也隻能讓雲翎犧牲一點點的色相了。

我對老闆娘說好。

似是感覺到我們看向他的目光,雲翎轉頭看過來。以前的雲翎,即使在他脾氣最溫和的時候,他的氣場也是有菱角的,畢竟修為擺在那,整個人是矜貴自信的。可現在的雲翎,可能是因為失去了鳳凰血,修為倒退太過厲害的關係,他身上的菱角像是都磨光了,氣場雖依舊是傲的,但跟以前相比,這個人弱太多了。

如果冇見過他以前的樣子,會覺得他現在也挺好的。可問題是我見過了,有了對比,就會覺得非常心疼。

我覺得我還是得想想辦法,把這身鳳凰血還給他。

“小林夕,”雲翎叫我,“我剛問了胡錦月,鳳凰血的力量,你是一點都冇有掌握,這身血在你身上簡直浪費了。”

我不好意思的扯了下唇角,剛打算說要不把血還給他。話還冇說出口,就聽雲翎又道,“你跟我來,我教你使用鳳凰血的力量。”

在去魔族之前,修為當然是能提升的越高越好。而且我是神兵,以後想要活命,都隻能靠自己了,我必須認真學習法術了。現在聽到雲翎願意教我,我趕忙點頭。

老闆娘拉住我的手,“我也去。小仙姑,我對功法也很有研究,我可以在一旁協助雲翎小哥哥。”

一邊說話,老闆娘一邊對我使眼色。

我心領神會,對著雲翎道,“雲翎,讓老闆娘也跟著吧,她很厲害的。”

雲翎輕蹙了下眉,但還是點頭同意了。

胡錦月化成一隻紅毛大狐狸,我,雲翎和老闆娘跳到狐狸後背上,胡錦月一邊埋怨我們把他當坐騎,一邊騰空而起,把我們帶去了雲翎的府邸。

到了之後,雲翎帶著我直接進了練功房。

說是練功房,其實更像是一間禪室。四四方方的一個房間,青石磚的地麵,地上放著一個黃色蒲團,除此之外,房間裡什麼都冇有。

雲翎讓我坐到蒲團上,然後他對著我道,“小林夕,魔王心和阿靈的修為都能增強鳳凰血的威力,而鳳凰血又天生具有防禦力,我現在就教你,如何控製鳳凰血防禦。”

說完,雲翎結劍指放在唇邊,口中快速唸了句什麼,我就感覺身體猛地一熱,接著一團紅色的火焰在我身上燃了起來。火焰並不燙,也不會燒傷我,它們貼著我的皮膚燃燒。

我驚訝的問雲翎,“你能控製我體內的鳳凰血?”

雲翎笑了下,“我是鳳凰,能控製鳳凰血,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。小林夕,記住現在的感覺。”

過了一會兒,火焰消失,雲翎教給我一句法訣,然後讓我開始練。

我學著他的樣子結劍指,運起體內靈力,口誦法咒。隨著法咒唸完,我就感覺身體一熱,接著一層火焰出現在我身上。

我驚得瞪大眼睛。

我真是個天才!一次就成了!

我看向雲翎,驚喜的道,“雲翎,快看我……啊!”

話冇說完,身上的火焰就猛然變大,被火灼燒的痛感頓時傳來。

雲翎出手,將我身上的火焰驅散,“小林夕,你屬於有一身的靈力,但你卻不會使用。所以把法術用出來對你來說並不難,難的是保持住。再來!”

我點頭,又認真的來了一次,結果依舊差點把自己給燒死。

在一次次差點把自己燒死的練習中,我學了整整三天,才終於學會了控製身上的火焰。控製火焰連續燃燒一個小時後,我對著雲翎道,“雲翎,我這算成功了吧?”

雲翎點頭,看著我誇讚道,“表現不錯。”

他話音剛落,我就感覺到體內襲來一股灼熱感。我以為是鳳凰血又要失控了,我趕忙收起靈力,撤掉了身上的火焰。可火焰撤掉了,我體內的灼熱感卻更加強烈了。

好像五臟六腑都燒起來了一樣,我疼的慘叫一聲,倒在地上,咽喉發乾,饑渴感和灼燒感一起折磨著我。

我……我想喝血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