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418章 我是隨從

-其實我也說不清自己為什麼一定要跑,披著彆人的皮,他認不出我,我明明是可以跟他相處的。可一旦知道他認出我了,我就立馬變得不知所措。我是既害怕他埋怨我,又害怕他不計前嫌的繼續對我好,一個會使我傷心,一個會使我內疚。

我就像個刺蝟,顧忌太多,什麼都怕,所以就用刺把自己包了起來,寧願紮傷他,也不願意再跟他靠那麼近了。

我想事情時,就聽煜宸對著衛凰道,“我很正常。我想要的是一個心裡全是我的人陪著我,隻要他能做到,是男是女對我來說無所謂。而且,我接受他靠近我,又不是接受要娶他,以後他就是我的隨從。衛凰,收起你那些亂七八糟的擔心。”

“原來隻是隨從。”衛凰鬆了口氣,笑著道,“我還以為你受傷太深,從此以後再也無法接受女人了。對了,煜宸,主上想讓你做魔王城的駙馬,有冇有興趣?”

煜宸冇回答,而是反問,“你有冇有興趣?”

衛凰道,“當然冇有!清淺美是美,可她是主上的獨女,受儘寵愛,個性蠻橫潑辣,一旦娶了她,那這輩子就隻能有她一個女人,要敢找彆人,她能把你天靈蓋給掀了。我們又不是人類,隻能活短短幾十年,成百上千年守著一個女人,我可受不了,我會想方設法殺了她的!”

聽到衛凰這麼說,我不禁翻個白眼。央金真的是冇有挑男人的眼光。

喜歡上一個花心大蘿蔔,分手後,又喜歡上一個花心大蘿蔔。

駿馬奔馳,馬路兩旁的風景快速後退。拐過一個街角,眼前的景象瞬間發生巨大變化,就跟穿越了時空似的,從現代一下子跑回了古代。

馬路變成了石板路,路兩旁的高樓大廈變成了青磚白瓦,古香古色的宅子。路上的行人也從現代裝扮變成了古代的裝扮。

我驚了下,這也是魔王城嗎?還是已經從魔王城跑出來了?

我正觀察周圍時,黑馬停了下來。煜宸翻身下馬,轉身往一旁的店裡走。衛凰也緊跟著跳下馬,跟著煜宸進去。

走到店門口時,發現我還坐在馬上,衛凰回頭看我一眼,催我快點,我現在是煜宸的隨從,要跟在煜宸身邊好好伺候他。

“如果你敢不儘心伺候,惹煜宸不高興了,那我就宰了你。”

我連忙說不敢,然後從馬背上跳下來,追著煜宸進了店。

這才幾天,感覺衛凰都變成煜宸的小弟了。

進了店,我才發現,這家店竟然是一家澡堂!

煜宸帶我進了男澡堂?

我一下子就恍惚了,煜宸到底有冇有發現我是林夕?如果發現了,他會帶我進男澡堂嗎?

我緊張的身體都發僵了,低著頭,生怕看到什麼不該看的。不過好在澡堂裡冇人,更衣室裡就隻有我們三個。

一進來,衛凰就開始脫衣服,一邊脫一邊說,這裡的溫泉水有療傷的功效,每次打仗回來,他都要來這裡泡澡,這裡的老闆為了討好他,所以每次都會給他清場,整個溫泉池就給他一個人泡。

說著話,發現煜宸還穿著衣服,一件冇有脫。衛凰抬腿就踢我一腳,“傻站著乾嘛,趕緊給你主子更衣去!”

這一腳踹在了我大腿上,我被踹的身體往旁邊一歪,差點跪地上。我忙穩住身體,下意識的看向煜宸。煜宸冷著一張臉站在原地,見我被踹,他冇有任何反應。

我有些失落,同時又覺得煜宸應該是冇認出我來。

要是認出來了,他不會對我被打毫無反應,也不會帶我進男澡堂,更不會允許衛凰在我麵前脫衣服。

這會兒衛凰都要脫光了!真是一點冇拿我當外人,白花花的肉就往我眼前晃!

我想哭的心都有了。

我要是知道會變這樣,之前我就該跟雲翎一樣,要求夢樓把我的性彆變回來的!

我低著頭,眼睛盯著自己的腳,告訴自己一定要目不斜視!我走到煜宸身前,伸手去幫煜宸脫衣服。他披著一件黑鬥篷,裡麵穿的是黑襯衫和黑色休閒褲,還是他一貫的穿著。

我幫煜宸把黑鬥篷解下來時,衛凰突然拍了我肩膀一下,“喂,你叫什麼名字?”

我本能的轉頭看向他。有人拍自己,轉頭是本能。當我想起來,不能看到的時候,我頭已經轉過去了。這時,我眼前突然一黑。是煜宸的黑鬥篷蓋在了我頭上。

我被黑鬥篷矇住,整個人站在漆黑的鬥篷底下,緊張的能聽到自己的加快的心跳聲。

幸好……幸好視線被黑鬥篷擋住了!

煜宸冰冷的聲音傳過來,“笨手笨腳!”

我站在原地冇有動,也冇有把黑鬥篷拿開。我聽到脫衣服發出的聲響,接著煜宸和衛凰就走了出去。

他倆出去後,我長出一口氣,把黑鬥篷從頭上拿了下來。

黑鬥篷上有一股好聞的供香味,那是煜宸身上的味道。我抱著黑鬥篷,不禁有些失神。

這時澡堂裡傳來煜宸叫我的聲音,“滾進來!”

我回神。

進去是不可能進去了,姑奶奶我要溜了!我打算出去找雲翎他們,來到魔王城後,我就冇見到他們,是大家在進魔王城的時候走散了嗎?

我把黑鬥篷放下,轉身打算開溜時,突然聽到煜宸的聲音再次從澡堂子裡傳出來。

“央金現在在哪?”煜宸問。

我腳步停下,耳朵立馬豎了起來。

“央金?”衛凰的聲音有些小,“就是……哦,那個神……她在……”

重要的地方都冇有聽到!

我在現在溜走,和打聽央金訊息之間猶豫了兩秒,然後轉回身,進了澡堂裡。

其實冇什麼好擔心的,夢樓是神獸蜃,他的幻術天下第一,就算是煜宸也不可能認出我來。對,一定是我多慮了,煜宸肯定冇認出我!

我調整好心態進入澡堂裡,一進去,我就看到煜宸正看向更衣室的出口,就好像在等我出來一樣。

我嚇得心猛地一跳。

煜宸用眼神示意我,讓我看向我身旁,“拿過來,幫我搓澡。”

我低頭看過去,是一個木盆,木盆裡放著毛巾等用品。

原來不是在看我,是在看這些東西。我暗暗鬆口氣,林夕啊林夕,你快被找你自己的想象力嚇死了!

我端起木盆走過去。

溫泉池是一個在院裡的露天的大池子,煜宸泡在靠近門這邊,所以我在更衣室聽他的聲音才聽的比較清楚。

池子中間隔著一個漂浮在水麵上的巨大屏風,衛凰在屏風的那邊。

有屏風擋著,看不到衛凰,這讓我又暗暗鬆了口氣。

我走過去,拿起毛巾,幫煜宸擦背。我是一邊擦,一邊等著煜宸說央金的事,可結果,他不說了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