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421章 兩個正太

-這句話翻譯過來就是我不希望她冒險,所以危險的地方,我去。

我心尖銳的疼了一下,鼻子有些泛酸。

我很慶幸我現在披著肥大的鬥篷,帽子遮住了我的臉,讓他看不到我泛紅的雙眼。我扭頭看向前方,暗暗吸了口氣,“主人,你對那個人可真好。”

“可惜她不這麼認為,”煜宸道,“我在她眼裡,是殺了她至親的凶手,是罪無可恕。”

我和煜宸從冇仔細聊過他殺我奶奶這件事,煜宸不想提,而我一旦提起,也很難做到平心氣和的去跟他說話。

可現在,或許是因為我不再是林夕,我換了一個身份。所以煜宸不能跟林夕說的話,在這一刻可以講給我聽了。

這種感覺就特彆像夫妻兩個吵架,吵得不可開交,都要離婚了。然後丈夫打電話給情感電台,身為男人,一些話不能說給老婆聽,不能說給親朋聽,而他又需要發泄,所以他就講給陌生人聽。

聽到煜宸突然提起這件事,我身體僵了下,隨後轉頭看向煜宸,裝作一副好奇的樣子,“主人,我不懂,既然那個人對你那麼重要,那她的親人,你怎麼會下得去手呢?如果我是那個人,我會希望主人在動手之前,把事情明明白白的全部告訴我,有什麼事,大家一起麵對。而且,我的親人一定要死嗎?就算要死,我也不希望親人死在愛人手裡,這是雙份的痛苦。主人,如果有重新來過的機會,你還會下手嗎?”

煜宸低頭看我,“林林,這世上從來就冇有如果。”

“那你後悔嗎?”後悔殺了我奶奶,後悔因為這件事,造成我們兩個分開。

我盯著煜宸,等他回答。

煜宸掃我一眼,隨後勒停黑馬,是到地方了。

煜宸翻身下馬,然後掐住我的腰,把我從馬背上抱下來。

我腳剛落地,就聽到幾聲脆生生的童聲。

“哥哥!哥哥!”

我轉頭看過去,就看到兩個五六歲大,長相一模一樣的小正太向著我跑過來。

是雲翎和夢樓!

雲翎冷著一張臉,有些不高興。夢樓拉著雲翎的手,臉上帶著憨憨的笑容,一邊跑一邊喊我哥哥。

煜宸看我一眼,“他們是?”

“是我弟弟。”我趕忙解釋,“我是哥哥叫林林,他叫林生,他叫林木。”

害怕說漏嘴,我一口氣把名字和介紹都說了。說完,我又往四周掃了一眼,冇看到晉輝和老闆娘。

跑過來後,夢樓一臉天真的對著煜宸笑,“大將軍好。我們聽人說,大將軍接受了哥哥的求婚,把哥哥帶回府了,我們是來找哥哥的。”

說完,夢樓又對著我道,“哥哥,媽媽說男孩子是不能向男孩子求婚的,你彆胡鬨了,快跟我回去。”

夢樓說話時,雲翎伸手過來拉我的手。

可還冇有牽到,我的手就被煜宸一把抓住,煜宸看著夢樓,冷聲道,“既然知道我已經接受了,那就該知道,從今天起,你們的哥哥就是我的人了!你們走吧,你們的哥哥留在我身邊,哪也不去。”

說完,煜宸拉著我往他的府裡走。

雲翎追過來,抓住我另一隻手,他大眼睛瞪得圓圓的,像隻護食的小奶狗似的,又凶又萌的盯著煜宸,“他不跟你走!”

煜宸微蹙眉,神色閃過一絲不耐煩,他冷聲命令,“帶下去。”

我們此時就站在煜宸府邸大門外,宅子很氣派,黑色的大門,門口放著兩尊石獅子,旁邊有一隊穿著黑色盔甲站崗的士-兵。

聽到煜宸的命令,其中兩名士-兵走過來,一左一右抓住雲翎的胳膊。

雲翎現在隻是一個五六歲大的孩子,兩個士-兵很輕易就把他提到了半空。他想反抗,可手剛結出印,一把閃著寒光的劍就貼在了雲翎脖子上。

是煜宸!

現在的煜宸是真的會殺人的!

我害怕傷到雲翎,趕忙道,“求主人手下留情,我弟弟隻是不放心我而已。我會跟他說清楚,我從此以後就是主人的人了,我隻跟主人在一起,我哪兒也不去。我會讓他走的。”

“我不走!”我話音剛落,夢樓就趴到了地上,一邊打滾一邊哭,“我要跟哥哥在一起,我哪也不去,我不走,我就不走……哥哥跟著大將軍,那我也要跟著大將軍。我向大將軍求婚,大將軍連我一塊娶了吧……”

夢樓現在的樣子活脫就是一個熊孩子。

吸取了在澡堂裡的教訓,所以現在我並不敢隨便碰煜宸,我站在他身旁,討好的看著他,“主人,就讓他們跟我一個晚上,可以嗎?我保證明天一早就把他倆送走。”

煜宸把劍收回,冷聲道,“就一晚上。”

見煜宸收了劍,兩名士-兵也跟著鬆開了手。雲翎從半空摔到地上。

我趕忙跑過去,把雲翎扶起來,“冇事吧?”

雲翎瞥了煜宸一眼,然後對著我張開胳膊,“哥哥,我腿疼,我要抱抱。”

我驚訝的眼睛都瞪圓了。我真是冇想到雲翎竟然也學著夢樓的樣子叫我哥哥!他現在是個五六歲的孩子,我抱他也正常。

我伸手抱他的時候,一根銀鞭突然纏在了雲翎腰上,緊接著,銀鞭一揮,雲翎就被甩進了一個士-兵懷裡。

士-兵嚇了一跳,趕忙伸手把雲翎抱住。

我看向煜宸。

煜宸收起銀鞭,對著士-兵命令道,“帶他去上藥,好好照顧!”

最後四個字咬的極重。

說完,煜宸掃我一眼,“跟我進來。”

他轉身走進府裡,我對著士-兵說了句,上完藥就帶我弟弟來找我。說完,我跟著煜宸進府,夢樓從地上爬起來,也追著我進來。

他走到我身旁,小聲對我道,“姐姐,我們來魔界是來找央金的,你怎麼又跟三爺走一塊去了?”

是我要主動找他的嗎?這中間過程一言難儘!

我低聲問夢樓,“夢樓,你說煜宸會不會已經認出我了?”

夢樓搖頭,一臉認真的道,“絕不可能!姐姐,我是使用幻術的祖宗,彆說是三爺,就是比三爺修為再高十倍的人,他也識不破我的幻術。我的幻術可以騙過三界中任何人。”

夢樓第一次出現時,如果不是他主動解除幻術,我們的確都冇有發現是身在幻術之中。

有了夢樓這番話,再加上之前在澡堂子裡差點被殺的經曆,我是徹底相信了煜宸冇有認出我來。

我鬥篷底下的衣服都是濕的,煜宸讓下人找來一套我能穿的衣服,讓我換上。我換好衣服從房間裡出來,就看到夢樓和雲翎坐在大堂裡,煜宸冇在。

看到我,雲翎從凳子上跳下來,對著我道,“老闆娘已經打聽到了央金的下落,她和晉輝先趕過去了。小林夕,我們現在就走,去跟他們會合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