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432章 央金快跑

-央金不知死活,還用膝蓋撚了兩下,逼問衛凰,“認不認輸?”

“嗯……”衛凰身體繃緊,眼尾泛紅。

撇開兩個人恨不能將對方弄死的氣勢來說,隻看兩個人的姿勢,以及衛凰的表情,我瞬間有一種央金在踐踏良家婦男的感覺。

衛凰臉紅到了耳根,滿臉的隱忍與憤怒,一副我絕對不從的樣子。

“鬆開!”衛凰聲音啞了,帶著壓抑的怒氣,冷聲命令。

央金挑眉,“你認輸,我就讓開。”

“找死!”

隨後一聲冷厲的低吼,衛凰散發出靈力,央金啊的驚叫一驚,身體直接被彈飛了出去。

在央金身體飛出去的瞬間,衛凰騰空而起,手作爪狀,向著央金的心口就抓過去。

衛凰使用法術,那殺死央金就是一瞬間的事。

我心一下子提起來。

晉輝擔憂的大喊,“央金!”

煜宸鬆開我,瞬間閃身到衛凰和央金之間,他一隻手扣住衛凰抓向央金的手腕,另一隻手臂抬起,抵在衛凰身前,用身體將衛凰的攻擊逼停。

“冷靜點。”煜宸道。

衛凰紅著眼,瞪向煜宸,“這怎麼冷靜!”

與此同時,央金砰的一聲摔到了地上。

我趕忙跑過去,去扶央金。

我現在是個少年,央金不認識我,看到我如此關心她。央金嫌棄的皺了下眉。她把我伸過去扶她的手打開,道,“我是需要男人渡情劫,但我又不是變-tai,我對你這種毛都冇有長齊的小男孩,一點興趣都冇有,你彆在我這獻殷勤了。”

換句話說,對我有興趣的就是變-tai?

衛凰道,“聽到冇?煜宸,她在罵你!你鬆開我,我幫你去教訓教訓她!”

煜宸冷冷的瞥了央金一眼,隨後對著衛凰道,“彆打死。”

說完,他竟真的鬆開了手。

我都震驚了!

真不管了嗎?

衛凰握拳,向著央金走過來。

被罵的怒氣消了後,腦子清醒了,央金這會兒也知道怕了。她趕忙從地上爬起來,躲到我身後,對著衛凰喊道,“不打了不打了!剛纔算咱倆平手,我對我之前纏著你的事,向你道歉。咱倆從此井水不犯河水,就此彆過!”

說著話,央金身體化成水就想跑。

衛凰冷笑,“說打一架的是你,現在說不打了的還是你。纏上我的是你,現在說兩不相欠的還是你。央金,你覺得我衛凰是那麼好說話的人麼!”

看著衛凰逼近,央金都要哭了,“那……那你想怎麼樣?我剛纔摸你了,我向你道歉。你要是實在氣不過,那你也摸我,我讓你摸回來!再說了,你是男人,我是女人,我碰你,你又不吃虧,我也是第一次碰男人那,而且我是用膝蓋碰的,嚴格來說,我那都不算摸你!”

衛凰估計是冇想到央金能說出這些大膽的話來,他愣了下,隨後怒道,“閉嘴!你!不知羞恥!”

“是是,是我不知羞恥,是我不要臉,大將軍,你大人有大量,就彆跟我一般見識了。”嘴上說著話,央金腳下也冇閒著,她腳下已經化出來了一灘水,身體也完全水化了,是做好了逃跑的準備。

衛凰瞪著她,“想跑?我允許了麼!”

話落,衛凰伸手過來抓她。

我是擋在央金身前的,看到衛凰伸手過來,我想也冇想伸手抱住了衛凰的胳膊,“央金,快跑!”

看到我這樣保護她,央金愣了下,隨後身體快速的縮進水裡,“小子,你的恩情,姐姐記下了!還有大將軍,你放心,我以後不會喜歡你了。彆看你人高馬大的,可那裡卻小的可憐,為了我以後生活幸福,我也不會再對你有興趣了。”

“央金!”衛凰咬牙,他手臂一甩,將我甩飛出去,然後伸手就抓向地上那灘水。

地上出現一灘水,按理說水麵下就該是土地。可央金製造出來的這灘水,卻像是把地麵也變成了水,衛凰直接將半條手臂都伸進了水裡。

“啊!”似是被抓到了,央金驚叫一聲,“你放開我!你鬆手!你不鬆,是不是?那就彆怪我不客氣了!”

話落,也不知道她乾了點什麼,衛凰身體猛地僵了一下,然後臉瞬間變得通紅。他起身,迅速的把手抽了回來。

眼睛盯著地麵那灘水,氣得咬牙切齒,“央金,彆讓我抓到你!”

因為半條手臂都伸進了水裡,所以他手臂和手都是濕的,可他不在意手臂上的水,也不在乎手掌上的水,卻跟手指頭上的水較起了勁。他撩起衣衫,仔仔細細的把五個手指頭擦了一遍又一遍。

看著他一臉的嫌棄與憤怒,我不禁覺得,要是手指頭能再長出來,現在的衛凰會毫不猶豫的把這五根手指頭全部剁掉!

我實在是好奇,冇忍住問道,“衛將軍,剛纔發生了什麼?”

衛凰瞪向我,眼眶都是紅的,“什麼都冇有!不想死就彆問!”

話落,衛凰身體化作一團紅光消失了。

央金跑了,晉輝說他要去找央金,他問我們走不走?

我看了眼煜宸,說不走。

雲翎走到晉輝身旁,“我回去。”

雲翎回去,老闆娘自然也跟著回去。煜宸又對江離說,讓江離跟著他們走,跟著他們就能找到雲翎。

江離立馬點頭,臉上滿是期待。

最後詢問夢樓的意見,我轉頭看向夢樓。就見夢樓坐在地上,臉紅到了耳根,一雙大眼睛瞪圓了,一副震驚的樣子,呼呼喘著粗氣。

我一驚,“夢樓,你怎麼了?”

我走過去,伸手摸了下夢樓的額頭,溫度很高。

夢樓眼珠轉了轉,隨後回神,他看向我,搖搖頭,聲音沙啞,“姐姐,我冇事。我休息一會兒就好了。”

“什麼冇事,你都發燒了。”說完,我看向晉輝,讓晉輝幫夢樓看看。

晉輝站在原地冇動,隻掃了夢樓一眼,對我道,“小仙姑,他冇事。你讓他一個人冷靜一會兒就好。”

夢樓明顯在不舒服,怎麼會冷靜一下就好?

見我不解,晉輝輕笑下,“小仙姑,這種事,你還是不知道的為好。你要是實在好奇,就讓三爺解釋給你聽好了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