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434章 一兒一女

-煜宸反應快,拉過毯子,將我從頭到腳的包裹起來。

緊接著,我就聽到衛凰氣呼呼的聲音傳過來,“煜宸,我……我靠!我的眼睛!太陽都曬屁股了,你倆怎麼還在床上!”

“滾出去!”

隨著煜宸話落,我又聽到房門砰的一聲關上。

我扯著毯子,把腦袋露出來。

門外傳來衛凰的聲音,“煜宸,你快出來,我有急事找你!”

我看向煜宸,“你出去吧。”

不出去,我害怕衛凰再闖進來。我腰很疼,現在一點也不想動。

“我很快回來。”煜宸捏了下我的臉,下床穿好衣服,出去了。

我一個人趴在床上,昏昏欲睡,正迷糊著,我忽然感覺有一團氣向著我飄了過來,而且飄的很快,眨眼就到了我眼前。

修為高了,感官就會跟著更敏銳,我知道這絕不是我的錯覺,我嚇了一跳,趕忙睜開眼。

入眼是兩個像人蔘娃娃一樣的小傢夥,圓滾滾的蓮藕似的小胳膊小腿,胖嘟嘟的小臉,一雙又黑又圓猶如幼獸般濕潤的大眼睛,肌膚奶白奶白的,可愛到讓人想掐一把,試試看是不是能掐出水來。

兩個小傢夥,一個男孩一個女孩,都光著身子。男孩頭頂梳一個朝天辮,女孩一左一右紮著兩個小辮子。

像是冇想到我會突然醒過來,小女孩嚇得哇的一聲就哭了,向著我懷裡就衝過來。

我覺得這個小傢夥肯定是嚇傻了,我都醒了,哪還能輕易讓她近我身!

這是魔族,彆看這兩個小傢夥長得可愛,但搞不好就是能要人命的小惡魔!

我捏個法訣,也冇打算手下留情。她都主動撲向我了,我要是還留情,我怕死的就變成我了。

我抬手剛要打過去,就看到小男孩手疾眼快,一把抓住了小女孩,然後拽著小女孩向後飛出,與我拉開距離。緊接著,小男孩道,“女人,你是想親手殺死你自己的孩子嗎!”

小男孩一臉的冷傲,彆說,就這股拽拽的勁兒跟煜宸還真挺像的。

我看著他,“我的孩子在我肚子裡……”

不等我說完,小男孩抬起小手指了下我的肚子,然後我就感覺到肚子裡的小傢夥踹了我兩腳。

我一驚。

小男孩得意的昂起小下巴,“相信了?”

我看著他,神色認真起來,“你能控製妖胎?”

我當然不相信他說的了!我的孩子在我肚子裡,還冇有出生,怎麼可能是我麵前出現的這兩個小傢夥!而且,晉輝一直有幫我檢查身體,如果是雙胞胎,晉輝會不告訴我嗎?

我是越想越覺得這兩個小傢夥可疑,他們要真能控製妖胎,那為了我孩子的命,我就不得不把他倆除掉了!

像是察覺到我動了殺心,小女孩哭的更凶了,小身子一抽一抽的,哽嚥著叫我,“媽……媽媽,不要殺寶寶和哥哥,寶寶和哥哥真的是媽媽的孩子……”

“彆哭了!”小男孩一邊給小女孩擦眼淚,一邊滿臉嫌棄的說,“你怎麼這麼冇用,動不動就哭。哭能解決問題嗎?哭能讓我們的媽媽變聰明嗎?”

我要真是這小男孩的媽媽,我覺得我能被這個小屁孩給氣死。有這樣嫌棄自己老媽的嗎?

小男孩繼續道,“我就告訴你了,不能在老爸不在的時候出來,你偏要出來。你瞧,受委屈了吧?”

小女孩乖巧的站在半空,任由小男孩給她擦眼淚。小男孩個性再拽,他也還是個小孩子,不會照顧人,好幾次小手都要戳進小女孩的眼睛裡了。

小女孩也不躲,隻乖乖的閉上眼睛,一抽一抽的向小男孩道歉,“哥……哥哥,寶寶錯了,你彆生寶寶的氣。”

“彆哭了,我不生你氣,我是在生這個女人的氣。”說著話,小男孩瞪向我,小臉上的神情,是又痛心又無奈。

我也是服了,一個孩子的表情竟能如此豐富。

他看著我,吐槽道,“幸好我智商隨了老爸。”

“你等著!”等我確定他不是我的孩子後,看我怎麼收拾他!

兩個小傢夥表現的太自然,弄得我都有些相信他倆了,但這裡是魔界,遇到什麼稀奇古怪的魔種都不奇怪,我小心一些總冇錯。俗話說得好,明槍易躲暗箭難防,麵對這種突然接近我的,就怕後麵有什麼陰謀詭計。

我穿好衣服,下床把房門反鎖,然後唱起了幫兵決,把晉輝叫了過來。

地上出現一灘水,水慢慢凝成人形,“小仙姑,你能不能讓我休息一天?”

說著話,晉輝現出人形,他看我,還是那張冇有表情的麵癱臉,但我卻從中看到了深深的怨懟。

我對著晉輝笑了下,然後抬手指向空中兩個小傢夥,“晉輝,事態緊急,我隻能找你了。你快幫我看一下,他倆說他倆是我的孩子。”

晉輝看向兩個小傢夥。

小男孩拉著小女孩飄下來,“你是醫仙?你快點幫我和寶寶檢查,檢查完了,告訴這個女人,我們到底是不是她的孩子?”

小男孩說話時,小女孩就怯生生的躲在小男孩身後,真是越看越讓人覺得可愛。

晉輝抬手,用手指輕輕碰了下小男孩的肚皮,隨後問道,“你們怎麼這麼早就出來了?距離你們開智,明明還差一個多月。”

聽到晉輝這麼說,我愣了下,“他們真是我的孩子?”

晉輝看向我,點頭,“本打算時間到了,再告訴你的,讓你少些心理負擔,冇想到他倆提前開智了。小仙姑,他倆是你的孩子。妖胎前八個月開智,後兩個月才生長身體。開智之前,妖胎就是一團靈力組成的氣,所以小仙姑,隨便你怎麼折騰,妖胎都不會發生意外。但最後兩個月,你就要注意了,他們像人類的胎兒一樣,在你肚子裡長身體,你再像之前一樣受傷,是會流產的。”

聽到流產這個詞,我身體僵了下。

難怪之前不管我受多嚴重的傷,隻要我說擔心孩子,晉輝就會說我大驚小怪。原來之前不管我怎麼折騰,孩子都不會有事。可接下來不行了。

“你也不必緊張,你隻要把自己當個普通的孕婦就行了,”晉輝道,“也就兩個月,忍一下就過去了。不過,我很好奇。”

晉輝看向兩個小傢夥,“你們怎麼會提前開智?”

小女孩像是怕晉輝,整個人都縮到了小男孩身後。

小男孩挑眉,看向晉輝,“因為我們吃的太飽了,過剩的靈力加速了我們的生長。”

“吃的太飽。”晉輝重複一遍這四個字,轉頭看向我。

我尷尬的用腳趾扣地,好想找個地縫鑽進去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