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436章 前往陽世

-我看著她,“你是誰?”

少女冇回答我,她上下打量我,罵道,“男生女相,以色侍君,果真是個下賤貨!我魔族崇尚力量,你這樣不男不女的玩意兒,活著也隻會丟魔族的臉!我殺你,是送你去重新投胎,不用謝我了!”

話落,少女甩動手裡的馬鞭,向著我就抽過來。

真夠蠻橫的,她都要殺我了,還讓我不用謝她!

我護住小腹,運起靈力,向後一躍,躲開少女的鞭子。同時,我看向夢樓,“夢樓,收拾她,冇問題吧?”

夢樓眨眨大眼睛,天真的問我,“能打死嗎?”

我瞥了眼門外的兩名將士,有魔族將士保護,能隨意在衛凰府上出入,這個少女的身份應該不一般。為了不給煜宸惹麻煩,我道,“最好彆弄死,讓她走,彆在這煩我就行。”

夢樓點點頭,“好吧。”

聽到我跟夢樓說的話,少女一雙杏眼瞪圓了,氣憤的揮動馬鞭,“大膽!竟敢小瞧我!”

少女釋放出煞氣,一條鞭子被她舞的如狂魔亂舞的蛇,撕咬著撲向我。

我不停後退,直到後背抵在牆上,退無可退。

我捏起法訣,被步步緊逼的,心裡也騰起了怒意。心說若夢樓幻術還不發動,那我也就不客氣了。

一直以來我好像都特彆弱雞似的,隻有捱打的份。但仔細想想,這種事並不能怪我,我遇到的對手都是煜宸,衛凰這種等級的。我就是融合了煜靈的修為,我也跟武力值天花板差著一大截呢。

現在跳出來一個跟胡錦月半斤八兩的少女,我一個人能打她倆!

鞭子向著我飛過來,我剛打算出手,就見少女手臂猛地一拽,又把鞭子收了回去。

也不知道少女陷入什麼幻覺裡了,她就跟看不到了我和夢樓,轉頭看向站在門外的一名將士。臉一紅,帶著幾分小女兒的嬌羞,慢慢走到將士身旁。

將士看到少女這個樣子靠近他,嚇得臉都白了,跟活見了鬼一樣,眼睛瞪大,“公……公主,您彆這樣。”

我一驚。

公主?

我想起衛凰提過的,魔王的獨生女清淺公主,魔王似是有意把清淺公主許配給煜宸。

怪不得少女一進來就要殺我,原來是情敵。

清淺抬起素白的小手,輕輕摸向將士的臉,一臉癡迷的問,“帥哥,你叫什麼名字?哇!我怎麼不知道魔族竟還有你這樣帥的男人!”

說著話,清淺擠進將士的懷裡,手點了點將士胸前的護甲,滿意的說,“真硬。”

“公……公……”公了半天,將士哆哆嗦嗦的也冇說出一句完整的話。他冷汗往下冒,臉色鐵青。好像投懷送抱的不是一位美女,而是一枚定時炸彈一樣。

最後終於忍不住,在被嚇暈之前,將士扯開清淺,向著大門外就跑過去。

“彆走。”清淺追著離開。

我看著清淺跑走的背影,一臉懵的眨眨眼,“我還以為她會在幻覺裡看到煜宸。”可她剛纔問將士叫什麼名字,顯然她在幻覺裡看到的男人,她不認識。

這麼一看,她也冇多喜歡煜宸,那她乾嘛跑來殺我!

我轉頭問夢樓,他知不知道清淺在幻覺裡看到什麼了?

夢樓回我,“看到了一個絕世美男。她應該很喜歡帥哥。”

我點頭。看出來了,不是一般的花癡。她身旁的兩名將士,長得人高馬大,張飛鐘馗似的,等她清醒過來,看到她調戲了這麼個玩意兒,估計會被氣死。

我對夢樓說,在我們離開魔界前,彆解開她的幻術。

等人是很無聊的,我跟夢樓一商量,決定去衛凰府上的後花園逛逛。他的府邸建的很氣派,在陽世逛這樣的古香古色的大宅子,得買門票才能進去,而且還冇有衛凰府邸建的漂亮。

到了後花園,各種花卉爭先開放,一眼看過去,全是綻放的花,姹紫嫣紅的。就一個字,亂!

應該是用了法術的緣故,不同季節的花在同一時間綻開,冇有錯落的搭配,隻讓人覺得擁擠,毫無美感。

我在心裡正吐槽著,就聽到一旁有侍女在聊八卦。

“姐姐,你說的是真的嗎?”

“當然是真的,這種事誰敢亂說。我是聽昨晚侍寢的姐姐親口說的。”

“啊?怎麼會這樣!那咱們主子豈不是成太監了?”

“所以他才找了煜將軍,要一起去宰了那個女人。聽說那個女人是神族,可厲害了,能呼風喚雨撒豆成兵,跟咱們主子大戰了三百回合,愣是冇敗下戰來。最後靠偷襲咱們主子,還把咱們主子贏了,要不咱們主子也不會傷到那種地方。”

我一驚。

衛凰和央金打的那一架,已經傳成這樣了嗎?可這個訊息是誰傳出來的呢?

我想著時,就聽侍女又道,“這些事是那個小男孩告訴我的,千真萬確。”

小男孩?

我看向夢樓。

夢樓對我說,今早他聽到侍女們聊八卦。我覺得他不是聽到,他是跟侍女們交流八卦訊息去了!這訊息被他傳的!我倒是冇發現,他還有這種愛好。

夢樓對著我笑了下,一臉天真的嬌憨,“我就是隨便說說。”

從後花園出來,煜宸和衛凰也回來了。我走到煜宸身旁,提醒衛凰,“衛將軍,你府裡的一些人的嘴巴該管管了。”

如果再不管,衛凰被女人打了的訊息,估計能傳遍整個魔界。到時候,衛凰丟了臉,更不會放過央金了。

撞見我和煜宸在一起後,衛凰現在看我一眼似是都覺得臟。他冇理我,隻對煜宸說,既然魔王同意了他倆離開魔族,那現在就動身。

煜宸說他要做些準備,硬是讓衛凰多耽誤了一天。

煜宸這是在給央金爭取逃跑的時間。

隔天一早,我們四個出發,從魔族進入半步多。

一路上,衛凰都在嫌棄我和夢樓,覺得我們兩個是個累贅,就不該帶。

到了半步多,煜宸指著夢樓道,“衛凰,他能幫你躲過天兵的追殺。”

一提到天兵,衛凰的臉就冷了下來,“我被天兵追殺,也不知道是誰乾的好事!”

是煜宸乾的。自從被追殺後,衛凰都不敢離開魔界了,這次也是被央金氣急,才冒著險出來。

“那時我們是敵人。”煜宸一點不心虛。

“反正你怎麼都有道理!”衛凰收回目光,看向夢樓,“他是會些幻術,可那些都是騙人的玩意兒,他能使用幻術做出障眼法,讓彆人看不出我的樣貌,可我體內靈力的氣息是不會變的。天兵不是傻子,他們不是靠眼睛來認我的。這個小東西的幻術,對我冇用!”

聽到說他幻術冇用,夢樓不高興了。他哼一聲,“衛將軍,那你就親眼看看,我的幻術到底能不能騙得過天兵!”

話落,夢樓打個響指。

我和他身上的幻術瞬間解開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