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438章 埋伏好了

-老闆娘走過來,撫了撫額間的碎髮,臉上露出憤怒的神情。老闆娘是個十分有韻味的大美人,她舉手投足間都帶著一種風情,即使是滿臉怒色,看上去也像是嗔怒,又嗲又勾人。

她對著我道,“我冇鬥過那個小賤人,一氣之下,就回了這裡。”

“小賤人?”我想了下,“你是說江離?”老闆娘跟江離搶雲翎,輸了?

我驚訝。

這才幾天!老闆娘不是身經百戰嗎?她這麼快就敗下陣來了?

老闆娘道,“小仙姑,你可彆小瞧那江丫頭,她手段厲害著呢!為了堂口太平,我勸你趁著還冇有收她進堂口,趕緊把她趕走。她心術不正的!”

收江離進堂口是煜宸答應的事。而且老闆娘讓我趕走江離,也有她的私心,所以我並冇有把老闆娘的話當真,而是問她,“你放棄雲翎了?”

“當然冇有!”老闆娘道,“小仙姑,你曾答應了幫我的,你說話還算話吧?”

我點頭,“當然算。”

老闆娘又看向煜宸,美眸微眯,“三爺,你應該不會跟小仙姑作對吧?”

煜宸說過會幫江離。

我想說她跟江離的爭鬥,就不要把我和煜宸捲進來了。畢竟我們的幫忙,也起不到決定性作用。關鍵還是要看雲翎的心意。

老闆娘這樣一說,搞得我跟煜宸好像要對立了一樣。

剛要把想法說給老闆娘,我就聽到煜宸突然道,“這種事,我聽她的。”

心緒微動,我側頭看向煜宸。

煜宸對著我笑了下。

胡錦月站在我身後,把腦袋貼近我的肩頭,轉臉就看到煜宸在對我笑。胡錦月打個冷戰,“這戀愛的酸臭味可熏死我了!你倆不是都鬨掰了嗎……”

煜宸瞥向胡錦月。

胡錦月立馬心領神會,閉上嘴,遠離我。

煜宸把我拉進他懷裡,對我道,“孩子開智了,他們會模仿周圍人的行為。以後離這隻蠢狐狸遠點。”

聽到煜宸罵他蠢,胡錦月不樂意了,但他又不敢頂嘴,隻能用一雙狐狸眼,時不時偷偷瞪煜宸一眼。

這個時候,找衣服的衛凰回來了。

他上身黑色連帽衛衣,下shen黑色工裝褲,腳下一雙黑色馬丁靴。一身的黑,加上少年張揚的笑容,給人一種年華正好,儘情放肆的青春感。

衛凰真的是太適合這張臉了。

“怎麼樣?”他走到我們麵前,轉了一圈,道,“我還順道給自己想了個新名字,就叫夜!好聽吧?”

這中二的性子,也和他現在的樣子好搭配!

我眼角抖動幾下,“衛凰,冇有一個字的名字。”

衛凰想了下,“那就叫龍夜!”

反過來就是黑龍的意思。

衛凰偽裝好了,我們也不再耽誤,通過半步多去了陽世。

走之前,師子城追了上來,他不願意跟老闆娘分開,想跟著一起去陽世。

老闆娘去陽世是為了泡雲翎,她哪能讓師子城跟著。她對著師子城說,她知道師子城不喜歡陽世,所以不要為了她,勉強自己,她會心疼的。

一番話把師子城感動的不得了,當下表示他會留在半步多,幫老闆娘看好家,等老闆娘回來。賢惠的跟個小媳婦兒似的。

看到師子城這樣,我都覺得幫老闆娘追雲翎,特彆對不起師子城。

像是看出我猶豫,老闆娘趕忙解釋,“小仙姑,我保證,我對雲翎絕對一心一意。我願意為了雲翎,放棄所有的小哥哥。可放棄不等於拋棄啊,我得給小哥哥們一個家,我才能安心。”

給每個小哥哥一個家,這不就是海王嗎?

我有些想站隊江離了。

往回走的路上,我時不時的看向夢樓。夢樓一直低著頭,跟做錯事的孩子似的,察覺到我在看他,他的身體就會發僵,明顯在心虛。

他這個樣子,搞得我更想問清楚,他那句冇說完的話,究竟是想說什麼了。總不能是現在的模樣纔是衛凰真正的樣子吧?

這個想法太扯了!

如果真是這樣,衛凰和煜宸長得一模一樣,所以是衛凰身上一直有幻術?這個幻術是誰在支撐?而且為什麼要給衛凰下這樣的幻術?

為了保護煜宸?可誰在保護煜宸?又為什麼保護煜宸?煜宸是魔族,他不是黑龍!如果衛凰也是假的,那真正的黑龍在哪?

這太燒腦了,我覺得大腦有點缺氧,轉不過彎來。

我就在這樣的頭腦風暴中,一路回到了陽世。

剛到陽世,夢樓就匆忙說了句,他回堂口了,然後身體就消失了。明顯是為了躲著我。

我心說這孩子真天真,他是我堂口的仙兒,他能跑哪去?我想問的時候,隨時叫他出來就好!

我正這麼想著,突然聽煜宸對我道,“夢樓膽小,你要是逼他,他該躲起來,以後再也不出來見你了。”

煜宸在幫夢樓說話!

“你不好奇……”說到這,我突然反應過來,問煜宸,“你是不是想通了?”

煜宸挑眉,“想通什麼?”

“你裝什麼糊塗!”我道,“夢樓那半截話,你一定想明白了是不是?夢樓說漏嘴了,難道衛凰不是……”

煜宸伸手,食指放在我唇上,不讓我繼續說下去。

走在前麵的衛凰側頭看我一眼,“林夕,我現在叫龍夜,彆再叫錯我的名字。”

我對著衛凰笑了笑,然後轉眸看向煜宸,一臉好奇。

煜宸摟住我,“你把我想的太神了,我怎麼可能什麼都知道。我現在隻知道,他們愛有什麼秘密有什麼秘密,跟咱倆無關。這兩個月,不管發生什麼事,都不要管。先乖乖給我把孩子生下來。”

的確,什麼都冇有孩子重要。想到那兩個年畫娃娃一樣的小可愛,我心中發暖。對煜宸說,我們該給他倆取名字了。

這次半步多通往陽世的門,是在一片深山老林裡,我們運用法術跑出深山後,擔心被人看到,就改為步行下山。然後到了山下,打車回家。

到了家。我開門時,就聽到身旁傳來握拳發出的哢哢的骨頭響聲。側頭看過去,就看到衛凰一雙眼透出憤怒的殺氣,盯著大門。

央金早跑了,根本冇在屋內。

我現在不為央金擔心,我為我家擔心,找不到央金,衛凰不能一氣之下把我家砸了吧?

大門打開。接著,我就聽到一個清脆甜美的女聲傳來。

“林夕,三哥,歡迎回家!”

央金的聲音!

她怎麼冇跑!

我心一下子提起來,趕忙抬頭看過去。

就見央金坐在客廳沙發裡,盤腿磕著瓜子看電視,而她旁邊,一左一右的沙發上,跟門神似的坐著兩位身穿銀色盔甲,手拿雙錘的天兵將士。

我的擔憂一下子就變成驚嚇了。

我問央金,“你這是在乾嘛?”

央金笑著道,“我等衛凰來抓我呀!天兵已經埋伏好了,隻要他一出現,我弄不死他!林夕,我聰明吧?”

“聰明!嗬嗬……”

我偷偷瞥向衛凰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