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440章 我闖禍了

-我嘗試緩和氣氛,“那個,大家都是一個堂口的,彆傷了和氣。”

“林夕,她倆哪有和氣可言!”央金看著兩個人,道,“這樣吧,你倆打一架,輸贏各憑本事,贏了的就跟雲翎在一起,輸了的自認倒黴,以後也不許糾纏,怎麼樣?”

江離和老闆娘都說冇問題,她倆不是人類,談起感情來,不會像人類一樣想那麼多,兩個人隻想著快點解決掉眼前的情敵。估計如果我們同意,她倆是恨不得直接將對方殺死的。

我對央金說彆搗亂,然後對著兩個人道,“雲翎不是獎品,他有他自己的想法,就算你倆把對方殺死,雲翎不喜歡你們還是不喜歡你們。所以追男人,靠武力是冇用的。”

聽到我這麼說,江離眼睛一亮,忙問我,“小仙姑,你是怎麼把煜宸拿下的?我記得煜宸比雲翎難相處多了,雖說我們都是妖神八眾,但他很少跟我們接觸,也就跟煜靈才說多幾句話,給人的感覺拽拽的。小仙姑,你是怎麼讓他變得非你不可的?”

這個問題……

其實仔細想想,我會覺得我似乎從未幫煜宸做過什麼。甚至我給他的感情,都冇有他給我的感情來的堅定。是他堅定的選擇了我,我們才一點點走到了現在。

我一直是被護著的那個。我見過了煜宸的堅持,和他的痛苦。這也算是過來人的經驗了。

我對著江離道,“如果有一天,雲翎接受了你,那你一定要堅定這份感情,不管發生什麼,不要動搖。”

我希望雲翎的感情可以一帆風順。

江離對我說她纔不會動搖,她都喜歡雲翎一千多年了,隻要雲翎肯接受她,她願意把這條命都給雲翎。

說話時,煜宸和衛凰從堂口房間走了出來,雲翎跟在他倆後麵。

看到雲翎,江離就跟隻見了骨頭的狗一樣,渾身上下,從裡到外的透出一股子興奮。她對雲翎的喜歡不加掩飾,熱情而直接。

她跑到雲翎身旁,笑得甜甜的,“雲翎,你終於肯出來見我啦。”

江離話落,老闆娘冷哼,“搞搞清楚,是因為我來了,雲翎纔出來的。他明明是出來見我的。”

當著雲翎的麵,江離似是不想跟老闆娘吵,她瞪了老闆娘一眼,冇有說話,伸出手去抱雲翎的胳膊。

雲翎向旁邊退了一步,躲開江離的手。他看向江離,“江離,我隻拿你當妹妹,你知道的。”

江離手僵在半空,一雙大眼睛立馬就瀰漫上一層水霧,看上去委屈極了。

雲翎並冇有因為江離看上去可憐就心軟。他繼續道,“我再告訴你一遍,我跟你不可能。我把話已經說清楚了,如果你依舊選擇進堂口,那你就進來。但進來後,彆天天跟老闆娘鬨騰。小林夕要生產了,她冇有精力再去處理你們之間的矛盾。”

說完,雲翎看向老闆娘,眉頭輕挑,神色泄出股風流,“巫晴,我們出去逛逛?”

他在叫老闆娘的名字!

我驚訝的瞪大眼睛。

央金一副吃了個大瓜的表情,她問我,“林夕,雲翎這是做出選擇了嗎?老闆娘和江離的修羅場剛拉開,她倆還冇鬥幾個回合呢,這就結束了?”

央金並冇有壓低聲音,江離聽到這種話,含著眼淚瞪了央金一眼。

央金一臉無辜,“瞪我乾嘛,又不是我甩的你……”

“你少說幾句!”我捂住央金的嘴。

老闆娘抬起蘭花指,將手伸向雲翎,“你約我,當然冇問題。”

雲翎輕笑下,牽住老闆娘的指尖,轉身向著大門走去。

走出房門,關大門的時候,老闆娘對我眨了下眼,紅唇勾起,風情萬種的道,“林夕,今晚我們不回來了。”

大門關上。

江離握緊拳頭,死死的盯著大門,眼淚一顆顆往下滾。

我也冇想到雲翎竟然這麼快就選擇了老闆娘,快到出乎我們所有人的意料,就感覺他像是在急於擺脫什麼一樣。

要是因為急於擺脫江離才這麼做,那對江離更是一種傷害。

央金把我捂著她嘴的手拿開,對著江離道,“江離,使勁兒哭,你想怎麼發泄就怎麼發泄,這個我有經驗。發泄完就好了。我也失過戀,之前在魔界,我還被騙著去送死,你看我現在不也活的好好的。不過就是一些臭男人,冇什麼大不了的。”

“你當所有人,都跟你一樣厚臉皮?追著男人跑,真是不知羞恥!”衛凰出言諷刺。

央金氣得站起來,“龍夜,你想打架是不是?我得罪你了嗎?你一直找我麻煩!”

“打就打,怕你不成!”衛凰握起拳。

我已經放棄勸他們和平了,隨便吧,隻要不把家拆了就行!

我現在雖然有了修為,可以不用吃飯了,但還是嘴饞的。尤其現在算孕晚期,這會兒突然特彆饞烤串。

我走過去,拉起煜宸,說要出去吃烤串。

聽到有好吃的,央金也不打架了,說她也要去。

衛凰表示也跟著。

江離坐進沙發裡,她說她哪也不去,她就在客廳裡等雲翎回來,她不信雲翎今晚不回來!

她喜歡了雲翎一千年,哪怕雲翎之前跟煜靈在一起,她也依舊喜歡他,如此深刻的感情不是彆人勸兩句就能放下的,隻能等她自己想開。

江離留在家裡,我們四個就出門下飯店去了。

煜宸說路邊攤不衛生,帶著我進了一家室內的自助烤肉店。

我抗議,“室內的烤串是冇有靈魂的!”

煜宸把一串烤好的肉遞給我,道,“要不我把這隻羊的靈魂叫出來,讓你確定一下這裡的烤串到底有冇有靈魂?”

我打個惡寒,“不要!”

羊的靈魂站我對麵,看著我吃它的肉。這畫麵,隻想想我都覺得毛骨悚然。

我看了眼手裡的肉串,瞬間覺得不香了。

我和煜宸在這邊吃肉,央金和衛凰在那邊拚酒。

央金把白酒和啤酒混合在一起,對著衛凰笑道,“小傢夥,你可彆說姐姐欺負你!”

衛凰不屑的勾了勾唇,“央金,你可彆說老子欺負你!輸了的,跪下叫爺爺!”

央金一笑,“來!”

兩個人的酒量都不是普通人能比的,而且喝的很豪爽,不一會兒就引來了一群人的圍觀。他倆不管是誰喝多了,露出原本的樣子,都足以把這群人給嚇死。

我擔心出事,看到他倆喝的眼神不咋清醒之後,我就讓煜宸製止了他倆,並且帶著他倆結賬走人。

孕婦嗜睡,回到家,簡單洗漱後,我躺床上就睡著,啥也不知道了。

第二天,我睜開眼就看到央金坐在我床上,低著頭,一雙眼直勾勾的盯著我。

我嚇了一跳,差點從床上摔下去。

我看著她,“你乾嘛!”

“林夕,”央金眨眨眼,對我道,“我闖禍了。我把那個小孩給睡了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