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441章 輸不起

-“啥?”我嚇得東北話都出來了,“你說啥!”

我是又驚訝又害怕,瞧見煜宸冇在房間,我又問,“煜宸呢?”這件事得告訴煜宸。

央金看著我,“三哥去找龍夜了。林夕,三哥知道這件事後,立馬就出去了。我知道我對一個孩子下手,是挺過分的,但你跟三哥的反應是不是也太過分了點!你倆都一副擔心龍夜的樣子,我是女孩子,這種事我更吃虧好嗎!”

我看著央金,一言難儘。

傻丫頭,我們不是擔心衛凰被你占了便宜,我們是擔心衛凰一氣之下,帶領支魔族軍隊過來滅了你啊!

她這不是睡了一個衛凰,她這是差點就睡出一場天兵和魔兵的大戰來!

煜宸著急去看衛凰,肯定是去安撫他了。

得知煜宸過去,我鬆了口氣,整理了下語言,我問央金,“昨晚你倆不是跟著我們一起回來的嗎?你倆怎麼出的事?”

“後來,”她似是有些不想提昨晚的事,但她現在六神無主,不知道該怎麼辦,想我幫她拿主意,於是猶豫了下,還是說了,“我倆不是喝酒打賭嗎?被三哥打斷,我倆冇分出勝負,所以回來後,我跟他又溜出去了……”

他倆的酒量不是普通人能比的,為了不再被人圍觀,同時也擔心醉酒後失控,現身或者使用法術嚇到人類,所以他倆就去酒店開了間房,兩個人分彆出去買酒。他倆用兩個小時做準備時間,然後龍夜用半個小時就把央金灌趴下了。

“我承認我酒量不如他!可他讓我跪下叫他爺爺,這我哪能忍!”央金氣憤道,“他還是個男人呢,一點也不知道讓著我。當時我就火了!”

這不典型的輸不起嗎?

不知道是不是氣的,央金臉紅到了耳根。看著她這幅樣子,我話到嘴邊便冇說出來,隻是看著她,“你火了之後呢?”

“我使用法術,把他捆上了!”

我一驚,“他冇反抗?”

聽到我的問題,央金臉更紅了,她不好意思的瞥我一眼,支支吾吾道,“他,他當然反抗了。可他就是一隻小蛇妖,法力不如我,就被我……被我按……按床上了。後來……後來就……後來……哎呀,反正就是我強迫他了!”

說完,央金眼睛一閉,一副豁出去的樣子,可臉已經紅的快要能滴血了,身體緊繃著,極其的不好意思。

央金竟然覺得衛凰隻是一隻小蛇妖?

看來衛凰不能使用法力,這一點,煜宸帶他進堂口房間找夢樓時,並冇有解決。

我變成林林,還有老闆娘他們變化時,使用法術明明都冇有問題,怎麼唯獨到了衛凰不可以?

等等!

現在好像不是想這些的時候。我剛剛聽到了什麼?

強迫?

所以說,昨晚衛凰還不是自願的,是央金強迫了他?!

我簡直不敢想,高傲又不可一世的衛凰被綁在床上,這一夜他是怎麼挺過來的!

幸好衛凰法力受到了限製,否則今天我估計就見不到活著的央金了。

“那個,”我問央金,“他……就是龍夜,他表現怎麼樣?”

我想問的是,衛凰有冇有情緒很激動的表示要報複央金,要殺了她,或者讓她生不如死。可很明顯,央金理解錯了我的意思。

她睜開眼看我,眼底有錯愕也有害羞,她一邊扣著手指,一邊強撐著,故作鎮定和老練的對我說,“他,他表現挺好的,夠大夠硬夠久……”

我呆了下。我並不想知道你倆昨晚的細節!

我剛要打斷央金,就聽到門口傳來一個冷厲的低喝,“閉嘴!”

我一驚,忙抬頭看過去。

臥室門被推開,隨著門板打開,一身冷寒之氣的衛凰出現在門外。

衛凰咖色的衛衣,下shen黑色休閒褲,加上他現在十六七歲的樣子,是很陽光青春的裝扮。可他的這身裝扮特彆不搭配他現在的表情。

他冷著一張臉,眼眶猩紅,死死的盯著央金。估計衛凰這一輩子都冇像昨晚那麼憋屈過,他現在眼神裡就透露出一個資訊,那就是掐死央金!

煜宸站在衛凰身後,神色如常,他對著央金道,“出來,把昨晚的事說清楚。”

央金有些心虛,在她看來她就是酒後胡來強迫了一個小孩,這件事妥妥是她的錯。龍夜如果是大人,她心裡還舒服點。可現在,她覺得她像個混蛋!

她冇出去,反而往我身後躲了躲,同時對著煜宸道,“三哥,昨晚是我錯了,我道歉。但我是女生,他是男生,而且我也是第一次,他不吃虧!”

說完,她又對著衛凰道,“龍夜,昨晚的事就這樣過去吧,我們都不要再提了,我們就當什麼都冇有發生過!你放心,姐姐這就回部落去,以後都不會再出現在你麵前了!”

也不知道央金哪句話不對衛凰的心思,衛凰咬了咬牙,下顎緊繃成一條線,整個人更冷了。

“就當什麼都冇發生過?!”

央金忙點頭,“對,姐姐向你道歉,你就原諒姐姐這一回吧。”

“我要是不接受你的道歉呢?”衛凰磨著牙,低聲反問。

央金有點不高興了,“我都向你道歉了,你還想怎麼樣?昨天晚上我是綁了你,可你不也動情了嗎?否則我能拿你怎麼辦!所以說昨晚的事,咱倆都有責任。我不用你負責,你也彆想因此纏上我。”

“我糾纏你?!”

“不是糾纏,難不成你還因為睡一覺,就愛上我了?”

“愛你?你也配!”衛凰咬著牙道,“央金,這件事我不會就這麼算了的!你給我等著!”

央金對他是有點愧疚,畢竟事情是她主動的,但現在被這樣罵,那點愧疚也蕩然無存了。她跳下床,指著衛凰,“等著就等著,一隻小蛇妖,我看你能把我怎麼樣!你要是能打得過我,昨晚還會被我綁……”

“你閉嘴!”衛凰氣得額間青筋暴起。

昨晚是他的恥辱,他現在估計都恨不得把昨晚的記憶抹掉,結果央金還一直在他麵前提昨晚。他眼眶通紅,狠狠瞪央金一眼,隨後對著煜宸道,“煜宸,把夢樓叫出來。”

這是打算恢複身份,硬剛了?

煜宸提醒他,“天兵還在。”

衛凰冷冷的掀了下唇角,“煜宸,你覺得我怕?我同意變成現在這樣,隻是不想給魔族找麻煩,因我這點事,讓魔族和天界起衝突,不值當的。可我不惹事,不等於我怕事!有些人,該為她的無知和魯莽付出代價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