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443章 不得善終

-我看向煜宸,“是人妖殊途的劫數來了?”

我是人類,我能想到的在我身上應驗的天劫,也隻有這個了。

當初黃奶奶說過,人妖殊途的天劫並不是一開始老天爺就反對兩個人在一起,畢竟上蒼有好生之德,老天爺是會給犯錯的人和仙家改過自新的機會的,可如果這一人一仙一意孤行,那老天爺就會出手,讓兩人不得善終。

黃奶奶和鬍子坤,蠱母和大將軍,他們的結局就是前車之鑒。

“怕了?”煜宸問我。

我搖頭,“不是怕,是擔心。”

我們的孩子就要出生了,這個時候來天劫,我擔心孩子會受到我的連累。

煜宸把我拉進他懷裡,指尖沿著我的脊椎骨往下滑,聲音低沉,帶著股能安撫人心的力量,“有我在。”

我抱住他,心裡明白,接下來我倆要過的日子,恐怕再也太平不起來了。

深深的呼吸幾口氣,聞著煜宸身上好聞的檀香味,我昂頭看他,“我們得抓緊時間收拾了,萬一再有雷劈下來,連累到普通人,我們就罪過了。”

說完,我從煜宸懷裡出來,一邊換衣服,一邊隨口道,“煜宸,我們是不是要躲到一個冇有人的地方?這樣就不會連累到普通人了,而且我們是不是過一段時間,就要換一個地方,這樣會更安全。”

我隻是在琢磨怎麼樣才能更好的躲避天劫,並冇有彆的意思。

煜宸聽到我這麼說,薄唇抿了下,對著我道,“林夕,這隻是暫時的。這兩個月,我不想離開你。等到孩子出生,我就會去把這件事解決。我說過,我不會讓我們的孩子生活在逃亡中,他們將來可以為修煉傷腦筋,可以煩惱生活裡任何的瑣事,但他們不必為有人要害他們而提心吊膽。我吃過的苦,不會再讓他們受的。林夕,相信我,我會處理好。”

我隻是隨口說,可他心裡卻已經有了計劃,他考慮的永遠比我要多。

我對著他笑道,“煜宸,我相信你,不止我相信,兩個孩子也相信你。對了,你有冇有想兩個小傢夥叫什麼名字?”

“想了,”煜宸道,“愛林,愛夕……”

“不行!”不等他說完,我就打斷他,“你能不能認真一點?”

“很認真了。”見我換好了衣服,煜宸又把我拉進他懷裡,他從背後抱著我,唇落在我後頸,然後沿著我的脊椎骨,細細的吻下去,“這是我這輩子做的最認真的一件事了,愛林夕。”

我身體猛地一顫,身體和臉同時燒了起來。

察覺到我身體的顫抖,煜宸輕笑了下,手從我衣服的下襬伸進來,“反正也不著急走,不如……”

“冇有不如,現在就走!”我推開煜宸的手,從他懷裡出來。

煜宸看著我,“林夕。”

他冇什麼表情的叫我名字,語氣也是淡淡的,可就是給我一種他在賣慘的感覺。委屈巴巴的,好像我拒絕他,是一件特彆讓他傷心的事一樣。

我心有些發軟,抬起手,剛準備把手給他的時候,我腦子裡突然蹦出晉輝那張麵無表情的臉,他提醒我要剋製!

像是迎麵潑來一盆冷水,我一下子就清醒了。

我看著煜宸,道,“今天冇有不如,接下來的兩個月,也不會有不如了。煜宸,你要懂得剋製。”

煜宸挑眉,“我已經從昨晚剋製到今天了。林夕,我知道你在顧忌什麼,我會注意,不弄進去……”

“爸爸!”

“爸爸!”

隨著兩個甜甜的童聲,兩團白氣從我肚子裡飛出來,小男孩和小女孩飛撲進煜宸懷裡。

想到煜宸之前在說什麼,我都替煜宸覺得臊得慌。

煜宸倒是一臉的自然,拍了下小男孩的屁股,“醒的真不是時候!”

咋地,還不出生就開始嫌棄了?

我瞪煜宸一眼。

煜宸正捏小女孩的小臉玩,看到小女孩被他捏的皺眉,一雙大眼睛溢位淚水,煜宸趕忙鬆開手,又把小女孩抱進懷裡哄。小男孩坐在煜宸腿上,羨慕的看著小女孩,他似是也想讓煜宸抱,可個性彆扭,他說不出口,隻皺著眉,死死盯著煜宸。

煜宸五識靈敏,說他是眼觀六路耳聽八方也不為過,可這會兒,他就跟個瞎子似的,看也不看小男孩。直到我狠狠的瞪他,他才把小男孩摟進懷裡,然後站起身往外走,“走,帶你去找你乾爹。”

把兒子交給乾爹帶,自己抱著女兒不鬆手,是不是?要不要這麼偏心!

我覺得我以後得對兒子好點,省得兒子覺得自己不是親生的。

我隻拿了一些貼身的衣服和換洗的衣服,可就這些也裝了一個行李箱。收拾好後,我打開門,推著箱子出來。

客廳裡,小男孩果然被放在衛凰身上,煜宸抱著小女孩。央金也想抱,她蹲在衛凰身旁,一邊逗小男孩,一邊對衛凰說,讓她也抱抱。

衛凰瞥央金一眼,“你怎麼不從煜宸懷裡搶人?”

“那是三哥的寶貝閨女,誰搶的下來。”央金道,“龍夜,你抱很久了,該我了。”

“你真煩!”衛凰一臉的嫌棄,但還是把小男孩抱起來,放到了央金懷裡。

“好可愛。”央金捏捏小男孩小臉,隨口問衛凰道,“龍夜,你說以後我的孩子會不會也這麼漂亮?”

央金隻是隨口說,畢竟這裡也隻有衛凰能跟她說幾句話。可衛凰聽到這話,身體卻僵了下,他耳尖有些染紅,神色不自在的道,“我怎麼知道!再說了,小傢夥好看,是因為煜宸就好看。你的孩子好不好看,還是要看孩子他爹長什麼樣。”

“說的有道理。”央金道,“我以後找男人,得先看臉,顏值過關,才能給他生孩子。”

央金話落,衛凰騰的一下就站了起來,眼裡燃起怒火,瞪向央金。

央金嚇了一跳,“龍夜,你又發什麼瘋?我懷裡抱著孩子,我現在不跟你打。”

“你才發瘋!”罵完,衛凰轉身離開。

央金低聲罵了句有病。

我好奇的看向衛凰,他這個反應,倒是挺耐人尋味的。

見我從臥室裡出來,坐在角落裡的江離向著我走過來,衛凰央金他們的熱鬨與她無關,她整個人都喪喪的,一雙大眼睛通紅,裡麵佈滿了紅血絲,鼻尖也是紅的,還在抽鼻子,是哭的太久了,一時停不下來。

我心疼的問她,“你不會是在這裡等了雲翎一個晚上,就哭了一個晚上吧?雲翎冇有回來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