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445章 血霧

-說完,胡錦月就要跑。

我上前把他的狐狸尾巴抓住,對著他笑道,“既然來了,就彆走了,多一個人多份力。”

“小弟馬,我冇什麼本事的……”胡錦月嘀咕,“要是知道有天劫,就是你叫我,我都不來!”

我冇理胡錦月的求饒。讓胡錦月體型變大,我坐到胡錦月後背上。我們一群人繼續往山上走。

直到半夜,我們才終於來到晉輝之前的家。

月色下,幾間木頭搭建的簡陋小房子孤零零的立在不遠處。房子前麵被挖出一個巨型的深坑。深坑原本是一片花圃,花圃下埋著的是晉輝深愛的女人和最好的朋友。可現在這片花圃完全被破壞了。

花被連根拔起,淩亂的扔在一邊,已經全部枯死了。而埋在地下的屍骨也被挖出來,有幾根巨型的白骨暴露在我們麵前。

“是誰!”晉輝跑過去,看了看身前的深坑,一向冇什麼表情的臉上,露出罕見的怒色,“是誰乾的!”

我從胡錦月後背上跳下來,走過去。靠近了,我纔看到,深坑裡還有許多白骨的碎渣,像是被什麼猛獸啃骨頭咬斷了。

這要是個新墳,猛獸刨墳吃屍體,還能理解。可問題是這兩具屍骨已經死差不多八百年了,就是啃骨頭,這一堆白骨也冇什麼滋味了。而且還是趁著晉輝不在來刨墳,怎麼看都不像意外,倒像是故意針對著晉輝來的。

煜宸掃了眼深坑,問晉輝,“你確定這裡葬著兩副屍骨?”

晉輝呼吸加重,雙手緊握著拳頭,他咬著後槽牙道,“少了一副,晶晶的屍骨被拿走了!”

央金過來安慰晉輝。

煜宸往四周掃了眼,然後從揹包裡拿出睡袋,走進木屋鋪好。他讓我和老闆娘去木屋裡休息,他要跟衛凰去附近看看。

本來以為這裡靠近天界,邪祟妖魔不敢靠近這裡,在這裡待著,隻要提防天劫就行了。可現在看來,這裡似乎也不太平。

我叮囑煜宸小心。

煜宸捏捏我的臉,“在屋裡待著彆亂跑,你不出事,我才能安心。”

我點頭,“嗯,我跟老闆娘在一起,絕對不瞎跑。”

說完,我拽著老闆娘進了小木屋。

我之前來過,知道晉輝的屋子裡麵比外麵看上去更加寒酸。雖有了心理準備,但親眼看到,我還是忍不住的感慨,是真不像人住的地方。

一張木板床,一張四方桌,一把長椅,這些東西就是屋裡的全部的家當。此時木板床上鋪著一張毛毯,毛毯上放著一個睡袋,這兩樣是煜宸新鋪上去的。

老闆娘掃了房間一眼,問我,“林夕,你睡睡袋,我睡哪?三爺是不是過分了點?我跟雲翎現在是熱戀期,我倆剛好上,恨不得時時刻刻的黏在一起,為了你,今晚我都得跟雲翎分開睡!我做出如此的犧牲,我不指望三爺感謝我,難道連個睡覺的地方都不能給我嗎?”

我不好意思的笑笑,“老闆娘,你彆生氣,我去幫你拿個睡袋進來。”

“不用了,”老闆娘拉住我,“瞧你現在的大肚子,我哪敢讓你幫我乾活。你快進睡袋裡休息吧,我自己出去拿。”

老闆娘轉身出去,我上床爬進睡袋裡。

我現在的肚子簡直是一天一個樣,就跟打了氣的氣球一樣,平躺著已經壓迫的我喘不上氣來了,隻能側躺著休息。

躺下後,慢慢的調整到一個舒服的姿勢。孕婦嗜睡,躺下冇一會兒,我就困的睜不開眼了。我閉上眼睛,沉沉的睡過去。

睡的正熟時,我感覺到一雙手輕輕的拂過我的臉,像是怕把我弄醒似的,力道非常的輕,並且很快就從我臉上移開。

我實在太困了,加上煜宸,衛凰他們都在這裡,我覺得這裡很安全,所以也冇睜開眼。

過了一會兒,那雙手又伸過來,輕輕整理我睡亂了的頭髮。這會兒我就有點煩了,我伸手抱住他的胳膊,迷迷糊糊的道,“煜宸,彆鬨。我好睏,讓我睡覺。”

懷裡的手臂微微僵了下,隨後我感覺額上濕涼了一下,是被輕輕吻了額頭。敢做這種事的也隻有煜宸,確定煜宸就在我身邊,我睡得更加香甜了。

第二天睜開眼,果然看到煜宸被我抱著胳膊,坐在床邊。

見我醒了,他捏住我的下巴,低頭就吻過來。吻的很凶,帶著股怒火。

我被咬的莫名其妙,推開煜宸,“你生氣了?”

煜宸按了按我被他咬的發紅的唇,冇什麼表情的道,“冇有。睡醒了就起床,帶你下山去買東西。”

說完,他鬆開我,轉身出去。

我從睡袋裡出來,可以說是一臉的懵。我剛睡醒,怎麼得罪他了?

走出木屋,就看到木屋前麵的大坑已經被填平了,晉輝重新撒上了花種,正在澆水。雲翎和老闆娘站在一起,不知道雲翎說了什麼,老闆娘被逗的笑得花枝招展的,還伸手去錘雲翎,一副撒嬌的樣子。

胡錦月一副狐狸的模樣,趴在地上,正曬著太陽打盹。

我找了一圈,冇看到衛凰和央金,不僅有些擔心,這兩人不會真的打地方打架去了吧?

煜宸站在不遠處,瞧見我出來後,冇有第一時間過去找他,他不滿的皺了下眉,聲音不帶什麼情緒的叫我,“林夕。”

他果然是在生氣。

我跑過去,抱住煜宸的胳膊,“煜宸,你怎麼了……”

話冇說完,我就聽到遠處傳來央金的大叫。

“三哥!救命!”

隨著喊聲由遠至近,我就看到央金和衛凰快速的向著這邊逃過來。

他倆身後瀰漫著一股猩紅色的血霧,血霧向著兩個人逼近,而被血霧籠罩住的樹木花草,一瞬間就像是被吸乾了生命力一樣,樹木乾枯,花草凋零。

兩個人跑過來後,煜宸立馬張開了結界。

血霧的彌散速度也很快,結界張開冇多久,血霧就向著我們包圍了過來。望眼一看,四麵八方一片淡紅色。

煜宸問衛凰,“這是什麼?”

“不知道,”衛凰道,“那邊有個墳,這些氣體就是從墳地裡冒出來的。”

煜宸看向衛凰。今早,我一睜開眼,就發現煜宸情緒不大好。現在衛凰說的不清不楚的,煜宸眸色冷下去,不耐煩的道,“墳地好端端的,為什麼會有氣體跑出來!你跟央金到底乾什麼了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