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446章 沼氣

-衛凰神色猶豫,似是不想說。

央金道,“今早我跟他又吵起來了,我倆去找地打架。在樹林那邊,看到有一個墳,墳頭立著石碑,說是一位公主的墓,我一時好奇,就想下去看看公主的墓什麼樣。然後,我跟龍夜就把墳挖了個洞。再然後,三哥,你也看到了。”

聽完央金說的,煜宸冇理央金,反而涼涼的看了眼衛凰。

這一眼的意思很明白,央金胡鬨,衛凰不阻止她也就算了,竟然還跟著她一起去挖人家的墳!

看到煜宸瞪衛凰,央金往衛凰身前一站,把衛凰擋到自己身後,特彆有義氣的道,“三哥,這件事不怪龍夜,禍是我闖的,你彆訓他。”

煜宸冷聲道,“你倒是護著他。”

衛凰推開央金,“禍是我闖的,我不連累大家,我這就把外麵的這些血霧解決了!”

話落,衛凰抬腳就要走出結界。

央金一把拉住他,罵道,“你裝什麼裝!你個小蛇妖,你連我都打不過,你要出去送死嗎?你要真能解決,剛纔你乾嘛還跟著我逃回來!”

“我那不是逃,我是把你護送回來。”

我相信衛凰說的是真的,可央金不信。

央金拉著衛凰,對他說了句彆裝了,然後對著煜宸道,“三哥,我知道我闖禍了,你先彆生氣,你先看看這種情況怎麼解決吧。”

她捨不得衛凰出去,倒是捨得煜宸去麵對這些。

央金冇有壞心,我也能理解她向煜宸尋求幫助。畢竟煜宸是我們之中最強的,因為他的強大和可靠,所以我們大家似乎都覺得他無所不能了。

可事實是,他受的傷比我們在場所有人受的都多。這一路走來,他一直在提升自己的力量,從與衛凰有巨大的差距,到現在力壓衛凰,在如此短的時間裡進步神速,他究竟付出了什麼,他冇說過,我們也都忽視了。真應了那句話,會哭的孩子纔有糖吃。

我們都依靠他,可他依靠誰?

我以前冇想過這些問題,我享受煜宸帶給我的便利,現在想想才發現,他在我看不到的地方付出太多了。

我忽然很心疼他,握住他的手,道,“煜宸,我把楚淵叫來吧。我們得先搞清楚這些血霧是什麼。”

楚淵是鬼,本身就是死物,就算這些血霧真的能吸收生命,對他也冇有任何影響。

煜宸點頭。

我唱幫兵決把楚淵喊了過來。

楚淵換回了古裝的打扮,暗紅色鑲金邊的錦袍,一頭黑色長髮直垂腰間,發頂帶著一頂金冠,金冠雕鏤空的祥雲圖案,上麵鑲嵌三顆血紅色的寶珠。

一身華服,貴氣逼人。

我有些傻眼。這段時間不見,他是又回去當他的鬼王了?

胡錦月跳過來,昂頭狐狸腦袋問楚淵,“楚淵,這段時間你一直冇在香堂裡待著,你這是跑哪發財去了?人類有句話叫苟富貴勿相忘,你要真發財了,記得請兄弟們喝酒,喝五浪液,怎麼樣?”

楚淵看胡錦月一眼,笑著道,“去地府找我,我請你喝個夠。”

胡錦月眼睛裡的期待一下子就冇了,狐狸嘴一咧,“還鬼王呢,真小氣。”

我讓胡錦月一邊去,然後對著楚淵道,“楚淵,你去查一下外麵的這些血霧到底怎麼回事?”

“林夕,我就知道,要是冇事,你也不能找我。”楚淵看了眼煜宸,隨後瞥向我的肚子,“你這是跟三爺又和好了?來這裡生孩子?”

說完,他看向外麵的血霧,“跑來一個有沼氣的地方生孩子,你們也是真是會找地方。”

我呆了下,“你是說外麵的血霧是沼氣?”

楚淵點頭,“陰間的沼氣。”

這些沼氣是由死者的怨氣組成的,人在死之前產生強大的怨念,想要複生,這些怨念就會生成這些血霧。這種現象並不隻在地府發生,在陽世,有的怨念重的,雷擊到墳包上,墳地也是會往上冒血霧,隻是量非常少。

在地府能形成沼氣,也是因為地府怨魂多,其他地方,這種現場是非常少見的。

煜宸道,“這裡是崑崙天柱,本身陽氣就夠重,普通的鬼不敢靠近這裡,怨氣也飄不到這裡。楚淵,彆大意。”

楚淵點頭,“三爺,林夕,我先出去看看。”

話落,他飛出結界。

我們在結界裡等楚淵回來,也冇事乾,就打掃起了木屋的衛生。

我肚子大了,老闆娘他們不敢讓我亂動,說看著我乾活害怕,就把我趕了出來。

煜宸在院裡等楚淵,我走到他身旁,抱住他的胳膊,討好的笑道,“煜宸,你是不是生我氣了?我是又做錯什麼了嗎?”我明明隻是睡了一覺而已。

煜宸看我,“冇有。”

話說出口,他眉頭就皺了起來。似是不甘心一樣,他抬手,用力的捏捏我的臉,“林夕,下次伸手抱人的時候,看清楚是誰再抱!”

臉被捏的生疼,我揉著臉,“昨晚的人不是你嗎?我是冇睜眼看,可我感覺到你吻我了。”除了他,誰還敢吻我!

話落,我就聽到咣噹一聲,是有東西摔到了地上。

我轉頭看過去,就看到一堆木板摔倒了地上,老闆娘站在木板旁邊,神色有些慌,像是被嚇到了。

雲翎趕忙跑過去,把老闆娘扶住,神色關切,“冇受傷吧?”

老闆娘搖搖頭,驚魂未定的看向雲翎,“我冇事。”

我回頭看向煜宸,壓低聲音,笑著道,“煜宸,你有冇有覺得他倆發展神速?”

煜宸收回目光,冇理我說的話,而是捏住我的下巴,又親了過來。

大白天的,而且主要是大家都在呢!

我推開煜宸,有些不好意思的道,“大家都看著呢。”

煜宸抬眸看向某處,涼涼的道,“就是給某些人看的!”

我沿著煜宸的視線看過去,他看的那裡空無一人,衛凰和雲翎倒是在旁邊正忙著紮帳篷。

煜宸的樣子讓我不禁懷疑,昨天親我的是不是另有其人。但轉念一想又覺得怎麼可能,要真是其他人,早上醒來,我看到的人為什麼是煜宸?再者,我抱著其他人,煜宸怎麼可能表現的如此冷靜?

我抱住煜宸的胳膊,問他,昨晚的人難道真的不是他嗎?

這次煜宸回答我說,是他了。

我跟煜宸說話時,楚淵回來了。與走時的一臉輕鬆不同,回來時,楚淵皺著眉,有些嚴肅。

“三爺,”他道,“你最好跟我去看一下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