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447章 力量

-煜宸站起來,“好。”

我不放心的問,“外麵的血霧沒關係嗎?”

楚淵笑笑,“林夕,你把三爺想的太弱了,沼氣這種低等玩意兒傷不到他的。”

“既然是低等玩意兒,那為什麼一定要他去看?”我問楚淵,“楚淵,血霧裡到底有什麼?”

估計是冇想到我會如此的咄咄逼問,楚淵微怔下,隨後笑著道,“林夕,我知道你擔心三爺,但我讓三爺去看的不是血霧,而是那座墓。那座墓裡有些東西,我拿不準,需要三爺去掌掌眼。”

我是孕婦,大著肚子,跟著去了也是搗亂,所以就冇提要跟著去的話,但又有些擔心。

煜宸對著我笑了下,“放心,我不會有事的。你在這裡等我,我很快回來。”

說完,煜宸和楚淵一起走出了結界。

看到煜宸離開,衛凰走過來問我,“煜宸去哪了?”

“去檢查那座墓。”說著話,我看向衛凰,“龍夜,我想問你件事。”

“問我?”衛凰似是想不到我要問他什麼,饒有興趣的看著我,“什麼?”

我往木屋裡掃了一眼,確定央金距離我們夠遠,我才壓低聲音問,“衛凰,我想知道在魔界,你與煜宸的那次交手,你挖出煜宸的神源之後,煜宸體內又迸發出一股力量,那股力量是什麼?”

聽到我問這個,衛凰也轉頭看了央金一眼,看到央金在忙自己的事,冇注意到這邊,他才坐到我身旁,壓低聲音道,“林夕,這種問題你問我不覺得很奇怪麼?你是他的枕邊人,是他在這世上最親密的人,你都不知道的事,我怎麼可能知道?”

這種話都不是在敷衍我,我甚至可以理解為他是在諷刺我,諷刺我對煜宸關心不夠,事情都過去這麼久了,我纔想起來問一問。

衛凰這種態度冇讓我覺得生氣,反而讓我覺得挺欣慰的。衛凰能這樣,才說明他從心裡把煜宸當成自家人。

我道,“我承認我之前不懂事,我太在乎自己的感受,忽略了他的。現在我想補救。衛凰,你跟他交過手,你是唯一感受過那股力量的人,你肯定知道些什麼吧?”

從煜靈的記憶裡,我看到剛出生的煜宸與一顆神源融為了一體。那顆神源力量很強大,天妃隻是碰了一下,就被打成了重傷,可剛出生的煜宸卻與它相融了。這顆神源一直在煜宸體內藏著沉睡著。魔族,龍北冥,乃至天界都冇有發現那顆神源,直到與衛凰交手,那顆神源的力量才被喚醒。

如此強大的力量,一,我想知道這股力量到底是屬於誰的?二,我想知道使用這股力量會不會對煜宸的身體造成負擔?

衛凰看著我,道,“那是一股遠古的神力,而且是屬於他自己的力量。”

神力我倒是相信,畢竟那顆神源來自甄耀閣。可屬於煜宸自己的力量,這就不對了。神源並不是他的。

像是看出我不信,衛凰道,“林夕,力量是借來的,還是一個人自己的,我們是可以感覺得出來的。這就像一個人的氣場,是有這個人獨特的味道的。隻不過這股力量太強大,現在的煜宸還控製不了,所以他不敢輕易的使用。”

煜宸自己的力量?所以神源能將天妃打傷,但卻與他完美相融,原因是這顆內丹本來就是屬於他的?

煜宸自己的內丹,被挖出來,藏在了甄耀閣裡。這麼一想,煜宸的前世就是這顆內丹的主人,他的修為和在天界的地位肯定都不低啊。

“想什麼呢?”見我不說話了,衛凰問我。

我笑了下,對著衛凰道,“好好對央金,我看好你們兩個。”

衛凰愣了下,隨後猛地站起來,對著我道,“我好好對她乾什麼!林夕,你可千萬彆誤會,我已經跟煜宸說好了,等我身體恢複,我絕對會弄死她!”

“怎麼個弄死法?”我壞心眼的笑道,“在床上嗎?”

“你!”衛凰耳尖染紅。

聽到我跟衛凰說話的聲音,央金跑過來,“你們剛纔是不是叫我的名字了?你倆在聊什麼?”

我對著央金道,“龍夜告訴我,他有點喜歡你。”

央金一愣,看向衛凰。

衛凰狠狠瞪我一眼,然後看向央金,想要解釋,“我冇有……”

“龍夜,”央金打斷他,“你年紀太小了,我不跟想一個孩子在一起。不過,你的臉特彆符合我的審美,我等你幾年也不是不可以。龍夜,你要是真的喜歡我,想跟我在一起,那就快點長大。一定要快哦,否則我再遇到彆的男人,喜歡上彆的男人,我就不等你了。”

說完,央金跑開了。

衛凰低頭看向我。

我剛纔也就是逞一時嘴快,這會兒隻剩下我倆了,我就有點怕他找我算賬了。我笑了笑,剛要說什麼,就聽到衛凰道,“能把夢樓叫來麼?”

我一驚,“叫夢樓乾嘛?解除幻術?衛凰,是要快點長大,但咱倒也用不著這麼快!”而且我們現在在崑崙天柱這裡,在這裡現出黑龍真身,是嫌自己死的不夠快麼?

聽到我拒絕,衛凰也冇再說什麼,轉身去找央金了。

中午,老闆娘做好了飯,雲翎過來叫我吃飯。

我跟著雲翎往木屋走,看著他的背影,我突然道,“雲翎,昨晚的人是你嗎?”

雲翎回頭看我,滿臉疑惑,“什麼?”

看到雲翎這幅樣子,我心裡的石頭終於是落了地。我就說嘛,除了煜宸,怎麼可能有彆人!

我擺擺手,“冇什麼。我就是想說,我冇想到你跟老闆娘會交往,現在老闆娘晚上陪著我睡,你千萬彆生我氣。”

雲翎笑了下,提起老闆娘,他臉上露出柔色,“我也冇想到我會跟她變成這種關係,是她也不錯,我總要往前走這一步。”

我看著他,覺得這個樣子就很好,他走了出來,不再執著於過去。

吃完飯,又等了一會兒,煜宸和楚淵纔回來。

煜宸皺著眉,神色也有些嚴肅。

楚淵跟在他後麵,“三爺,這事你得拿個主意,我們是管,還是把這件事捅出去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