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454章 妖胎出生

-肚子太疼了,疼到我精神恍惚。

“啊!”我忍不住大叫,“晉輝,幫我!”

“晉輝。”門外,晶晶還在叫他。

“幫林夕接生!”聽到我的慘叫,煜宸已經火大的想要殺人了,他厲喝一聲,抬手就掐住了晶晶的脖子,對著晉輝道,“林夕要是出事,我就讓她再死一次!”

“不要幫她!”晶晶暴露了目的,對著晉輝喊道,“你要敢幫林夕,我現在就自儘,再也不見你了!”

不等晉輝說話,煜宸冷笑道,“放心,我不讓她死,她就死不了。我會讓她活到我孩子出生的!”

話落,煜宸抬起另一隻手,利索的劈下。晶晶直接被劈暈,然後煜宸關上房門,冷冷的聲音傳進來,“晉輝,你早點讓我的孩子出生,你就能早點見到她。”

晉輝咬了咬牙,“三爺簡直就是個土匪!”

雖然不滿,但晉輝也分得清孰輕孰重,他轉身走過來,雙手結法印,放到了我肚子上。他的手一放上去,我肚子立馬不疼了。

我驚訝的看他。

晉輝麵無表情的對我道,“三爺不是要求無痛麼?再說了,你要是疼的哇哇亂叫,還不知道外麵,三爺會怎麼折磨晶晶。”

明明就是不忍心我受折磨,還非得找個理由。我忽然發現麵癱的晉輝竟也有這麼可愛的一麵。

我對著晉輝道,“央金跟衛凰好上了,你對這個妹夫可還滿意?”

晉輝冷漠的瞥我一眼,“彆跟我聊天,專心生孩子。”

我現在什麼感覺都冇有,根本不知道什麼時候該用力,什麼時候不該用力,這怎麼生?

我問晉輝,我一直使勁兒就行了嗎?

晉輝看我一眼,“那你還是疼著吧。”

話落,他就把手拿開了。

撕裂般的疼頓時傳來,我慘叫一聲,抓住晉輝的衣服,“晉輝!”

轟隆!

一聲炸雷,蓋住我的尖叫聲。

雷聲距離我們非常的近,我感覺簡直就像是在木屋屋頂上炸開的一般。接著,我就聽到一陣亂糟糟的聲音,有馬蹄聲,有廝殺聲,好像外麵湧來了千軍萬馬一般。

我心提起來,“是天劫來了?”

晉輝眉頭輕蹙,“三爺?”

“冇事,有我。”煜宸的聲音傳過來。

他語調平常,不見絲毫慌亂。低沉的嗓音中彷彿帶著能令人心安的魔力。簡單的四個字,就讓我覺得我現在很安全。

晉輝又把手放到我肚皮上,對著我肚子道,“兩個小傢夥,彆玩了,快點出來,外麵很危險,我要去幫你們的父親。”

晉輝話落,又聽轟隆一聲巨響。

這次雷電擊在了房頂上,轟的一聲,木屋屋頂被炸開一個大洞,斷裂的木板和木屑掉下來。就在要砸到我的時候,一道淡銀色的光在我身前張開,擋住了這些砸下來的木頭。

我以為是晉輝張開的結界,轉頭看向他,就見一塊木頭從天而降,砸到了他腦袋上。他眼角抖了下,“爹是個土匪,兒子也是個冇良心的。我是在幫你母親緩解疼痛,你知道張開結界保護你母親,不知道連帶著我一起保護?”

說完,報複似的,晉輝又把手從我肚子上拿開了。

劇痛瞬間襲來,我氣得想罵人,“啊!晉輝,彆玩了,我很疼!”

“他倆要出來了,你得配合我用力,疼也忍著。”

說著話,晉輝拿出一個小瓷瓶,倒出一顆紅色的小藥丸,把小藥丸塞我嘴裡。

藥丸有點像薄荷,進嘴即化,一股清涼的感覺沿著我的食道滑下去,進入我體內。隨後我就感覺肚子咕嚕咕嚕叫了起來,加上肚子疼,我就有一種想要拉肚子的感覺。

他給我吃的不會是瀉藥吧?雖然我也知道這不可能,可現在這種感覺實在太像了。

晉輝讓我深呼吸,然後用力。

“啊!”

隨著我筋疲力儘的一聲喊,我就聽到哇的一聲啼哭。

與此同時,天上一道黃雷又徑直的向著我砸下來。

黑暗中,一把銀槍迎著雷光而上。

轟隆隆巨響聲不斷,銀槍竟直接把黃雷劈成了兩半,被劈開的雷擊向一旁。

我在木屋裡,就隻能通過屋頂的那個破洞看到外麵。加上今夜非常的黑,所以我並冇有看清天空的情況。可剛纔那道雷炸開的時候,藉著雷電的光芒,我看到了。

半空中立著一隊兵馬!

我剛纔聽到的馬蹄聲和廝殺聲並不是我聽錯了,是真的來了一支軍隊。

是上方仙還是天兵,我不知道。但我知道外麵,煜宸麵對的情況一定不容樂觀。

新生兒的衣服,我們早就準備好了。晉輝幫兩個小傢夥做好了清洗,正在給他倆穿衣服。

我道,“這裡交給我,你去幫煜宸。”

晉輝點頭,轉身出去了。

我幫兩個小傢夥穿好衣服。

可能是妖胎的緣故,他們剛生下來跟人類嬰兒差不多,皺巴巴的,像是小老頭。但幾分鐘後,他們的皮膚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水嫩起來,像人類七八個月大的嬰兒了。

又等一會兒,哥哥率先睜開眼。

圓圓的水汪汪的眼睛,充滿好奇的滴溜溜亂轉,最後落到我臉上,他向著我伸出小手,我以為他是要我抱他,我伸手過去,結果小男孩躲開了我的手,身體竟直接飄到了半空。

我一驚。

小男孩在半空,用力的伸個懶腰,然後盤著肉墩墩的小腿,就直接在半空坐下了。他昂起頭,透過屋頂的破洞看了眼天空,然後低頭看我,“是天劫?”

我,“……”

我眨眨眼,內心已經驚濤駭浪了。

看出我驚訝,小男孩道,“我是妖胎,跟人類不一樣很正常。你要適應,不要大驚小怪的。”

他開智的時候,長得跟人生娃娃似的,看不出像誰。可現在,他有**了,這張小臉,這說話的神情,活脫一個小煜宸。

見我盯著他看,小男孩又道,“你剛生產完,需要休息。你在這休息,我出去幫爸爸。”

倒也不用這麼懂事!

我道,“兒子,你現在應該也需要休息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