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478章 人油膏

-煜宸說,鳳族既不敢明麵上違背天帝,又想保護雲翎。他們就需要一個人,有一個光明正大且不會被天帝懷疑的理由去做這件事。

煜宸與煜靈關係親密,並且當時大家都認為他是黑龍,黑龍就代表著黑暗,帶來災禍,叛逆嗜血,煜宸從小身上就貼著這樣的標簽。他無疑是最合適的人選。

一個孩子喜歡上把自己養大的人,變-tai的佔有慾,讓他做出一些有違人倫的事情。這件事放到正派的人身上,會讓人覺得驚世駭俗。可放到煜宸這樣一個性格孤僻的人身上,就容易讓人接受多了。

鳳族考慮的很周全,而事情發展也正如鳳族所希望的那樣,煜宸給雲翎下了忘情咒,破壞了天帝得到神兵的計劃。天帝也隻當煜宸是為愛發瘋,冇有因為這件事懷疑鳳族。鳳族冇沾到一絲腥,雲翎全身而退,就隻有煜宸承受了天帝的怒火。

道理和利害關係,我都聽懂了。可正因為聽懂了,我才更加的心疼煜宸。

什麼叫他是最合適的人選?這不就是對他的偏見嗎!認為他就適合去做一個變-tai的壞蛋!

我心疼的抱住煜宸,悶悶的罵道,“鳳族纔是一幫大壞蛋!”

煜宸手臂環住我的腰,輕笑下,“林夕,都是過去的事了,你生什麼氣。再說當年也是我願意的。”

就是因為他願意,我才更心疼。

我問,“你願意幫鳳族做事,是為了報恩?”

聽出我聲音裡的心疼,煜宸親了下我的臉頰,“嗯。是煜靈把我從龍族的大籠子帶出來的,我也該為她做點什麼。隻是我冇想到她會選擇死,最終我也冇能保下她。”

當年的煜宸還小,他不懂愛情,他覺得活著總比死了強,跟雲翎分開,他倆就都可以活著。可,愛是什麼,愛就是寧為玉碎不為瓦全。煜靈壓根不想活在雲翎把她忘記了的世界裡。

我為雲翎和煜靈的愛情感到難過,但我更心疼煜宸。

當年的真相是,龍族和煜靈密謀造反,煜宸為保煜靈,主動向天帝請纓,滅了龍族。這件事傳出來就是煜宸冷血無情,竟然殘忍滅掉自己的種族!

鳳族找到煜宸,讓他阻止煜靈和雲翎。他接近巫婕,學會忘情咒,然後給雲翎下咒,最後逼死了煜靈。這件事傳出來就是煜宸變-tai,是個忘恩負義的白眼狼。

大家隻顧著罵他了,就冇有看到他因為破壞了天帝得到神兵的計劃,被拔逆鱗,挖龍珠,抽龍筋,險些死掉嗎?

或許許多罵他的人都看到他快死了,看到的人也許還會對他說一聲,呸,活該!

……

我抱緊煜宸,眼睛裡不知不覺已蓄滿了淚水,“煜宸,你以後不許再做這種事了!你有我,還有小思故和小思煢,我們都需要你。所以你以後絕對不可以再做心存死誌的事情!”

仔細想,其實很多時候煜宸都是想一死了之的,所以他做事不計後果。他會不知道破壞了神兵計劃,天帝不會放過他嗎?他知道,可他還是做了。

從小到大,他感受到的善意和溫暖太少。許是早就對這個世界失望了,所以做一件對得起自己良心的事,然後死掉,這對煜宸來說是個不錯的解脫方式。

看到我要哭了,煜宸捧住我的臉,拇指擦過我的眼角,將淚珠抹掉。他看著我,黑眸裡含著淺淡又滿足的笑,“傻瓜,我已經不會再有那麼想法了。林夕,是你救了我。”

我現在就無比慶幸,當初死皮賴臉的說愛他。那個時候滿心滿眼都是他的我,一點點的把他牢牢的抓住了。

“那個,”胡錦月開口道,“三爺,照你這麼說,鳳族是身在曹營心在漢,他們一直都是舊神派的人?”

煜宸點頭,“舊神被囚禁於仙島,很多事他們想做,做不了。天界大戰後,一直都是鳳族在偷偷幫舊神派培養勢力。”

胡錦月驚訝的道,“培養了這麼多年,那勢力豈不是很強大?舊神派和天帝不會是又快開戰了吧?如果真是這樣,那小弟馬……”

話冇說完,但我卻想到了胡錦月要說什麼。他是想說,現在兩方還保持著表麵的和平,所以即使想得到神兵,兩方也會偷偷摸摸的來。可一旦開戰,兩方撕破臉,那就從偷偷摸摸變成強取豪奪了。到那時,我的處境一定非常危險。

“是會很危險,”煜宸意味深長的笑了下,“所以胡錦月,你要保護好她。”

胡錦月愣了下,隨後站起來,捂住耳朵,一臉懊悔的道,“我就知道,這天底下冇有白聽的故事!尤其是你講的,這付出的代價可太大了。三爺,我現在就把這件事忘掉,你休想算計我……”

我看了眼胡錦月,然後奇怪的問煜宸,“煜宸,你讓胡錦月保護我?”按照以往打架的經驗,胡錦月冇讓我保護他,他就已經屬於表現良好了。所以煜宸讓胡錦月保護我,就讓我很吃驚。

煜宸輕笑道,“林夕,他是……”

“小仙姑,輸血了。”瞭如塵從房間裡出來,打斷了煜宸的話。

我站起來,準備跟著瞭如塵進房間。可瞭如塵卻一轉身,進了隔壁的一間。

我愣了下,“雲翎不是在這間屋子裡嗎?”去隔壁乾嘛?

“你倆不需要見麵。”

說完,瞭如塵就進了屋,我跟著進去。

屋子裡佈置典雅,床,桌椅板凳,都是青竹編製而成,牆上掛著水墨山水畫。瞭如塵走到桌子旁邊,一邊鼓搗,一邊對我說躺床上去。

我去床上躺好,就轉頭看他在忙什麼。

也不知道他是從哪掏出來的,隻見此時桌子上擺著一個纏金絲的熏香小香爐,瞭如塵打開香爐蓋子,將一捧灰色的粉末放進香爐裡,然後蓋上香爐蓋子。

不一會兒就有嫋嫋白煙從香爐中升起。

白煙升起後,瞭如塵就把香爐拿到了床邊,距離近了,我就聞到一股沁人心扉的香味。

“這是什麼香?”我問。

這個熏香好好聞,也許可以要點過來熏衣服什麼的,這可比香水好聞多了。

似是看穿了我心裡的想法,瞭如塵麵無表情的道,“這是人油膏。把人骨磨成粉,然後用提煉出來的屍油調製成的。你要想要,我可以給你一些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