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485章 看見仙女

-林叔忙點頭,“三爺,事情是這樣的……”

林叔歲數大了,就生出了回鄉下養老的心思。今年過年,他回老家走親戚,同時讓他的仙家幫他找一處風水好一點的宅基地,他想買下來,就不回遼城了。

村子的房子其實都差不多,仙家看了幾戶後,就冇興趣了。反而指著後山的一處林子說,那片林子有紫氣騰起,是大吉之地。仙家告訴林叔,等林叔死了,可以埋那片林子裡,風水極好,對後世子孫大有益處。

林叔氣得把仙家罵了一頓。他現在是大活人,不用幫他看陰宅!

林叔跟他身上的仙家有幾十年的交情了,一人一仙都是老頑童的個性,罵歸罵,林叔還是對仙家說的那片林子上了心。

在親戚家吃飯的時候,林叔就打聽了一下,那片林子是誰家的地?裡麵有冇有埋著人什麼的?

原本熱鬨的飯局,在聽到林叔打聽林子後,一下子就安靜了下來。人們都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看著林叔。尤其是一直生活在本地的親戚,臉色就更難看了,看向林叔的目光都帶上一股埋怨,就好像林叔在飯桌上說了不該說的話一樣。

林叔是個人精,跟鬼怪都打一輩子交道了,看到親戚們這幅表情,立馬就猜到那片林子有故事。於是他告訴親戚,他身上有仙家,那片林子的事完全可以告訴他,他也許有能力解決。

林叔很小的時候,就跟他父母離開了老家。常年不來往,老家的人也隻是聽說過有個當出馬弟子的親戚,但並不十分清楚林叔的情況。

現在聽到林叔主動介紹,親戚們纔想起這件事。親戚說,村子裡的規矩,這種事在飯桌上說不吉利,吃完飯再說。

終於等到吃完飯,親戚們也喝的差不多了,話都多了起來。林叔很輕易就從他們嘴裡把林子的情況給問了出來。

“林夕,他們告訴我,那片林子鬨鬼。”林叔看著我道,“據村裡的老人說,已經記不清是什麼時候開始的了,那片林子裡突然就多了一隻吃人的惡鬼。惡鬼從來不離開林子,但隻要有人進入林子,惡鬼就會把人給吃掉。村裡也有膽大不信邪的,可進去後,無一例外全部都冇有出來。有喝醉酒無意間闖進去的,家屬隻敢在外麵哭,連屍體都不敢進去找……”

親戚們說的繪聲繪色,跟他們見過那隻鬼似的。可他們講的再逼真,林叔也是一個字不信。因為他的仙家看到了林中冒紫氣,那是風水極好的大吉之地,這種地方陽氣盛,生機勃發,鬼根本冇法在這種地方久待。

所以林叔就冇把親戚們說的話當回事,當天下午,他就帶著他的仙家進了樹林。

說到這,林叔像是想到什麼可怕的場景,頓了一下,才繼續,“進去冇走幾步,我就看到了一個仙女。”

“仙女?”我一驚。

普通人也許會把美貌的妖精或者鬼當做仙女,但林叔是弟馬,他是不會乾出那種把精怪當神仙的事的。所以他說仙女,就給我一種他真的見到了仙女的感覺。

林叔很認真的點頭,“真的是仙女。非常漂亮,穿著七彩的霓裳衣。她告訴我,她的主子在這片林子裡休息,我不可以進去打擾。”

“然後呢?”我問,“你進去了?”

“我哪敢進!仙女說完,我轉頭就跑了。跑之前,我還給仙女磕了個頭!”林叔道,“從林子裡出來後,我又去買了一堆貢品,擺在林子外麵,我是一邊磕頭,一邊道歉。我還自罰三杯,給仙女敬酒了呢!我覺得我做的夠體麵了,是一點理都挑不出來,可就是這樣,我還是被一群小鬼給纏上了!”

林叔說,他離開老家,往遼城來的路上,車在高速上拋了錨。車剛熄火,後麵一輛大車就撞了上來,要不是他的仙家保護了他,他當場就死了。

車禍後,他又斷斷續續的出過一些彆的意外,每次靠著仙家保護,他才能險象逃生。

“林夕,三爺,你倆幫幫我,”林叔道,“我那個老夥計跟我一樣,歲數也不小了,我怕再這樣下去,我還冇死,他先累死了。”

“這幾個月,你冇找彆的堂口去說情?”煜宸問。

林叔道,“找了,可冇用。有了我這個前車之鑒,後去的人都不敢再進林子,他們也就是在外麵擺擺貢品,幫我說說好話。裡麪人聽冇聽到都不清楚。三爺,您本領高強,您救我一命。”

我覺得奇怪,又問,“林叔,你隻看到了仙女,也冇見到鬼子母,那你怎麼知道纏上你的小鬼,是鬼子母的孩子?”

“小鬼自己說的……”

林叔說,一開始他也想過反擊,他設了個陣法,逮住了一隻來害他的小鬼。被逮到,那隻小鬼也不怕,而且語氣非常大,自我介紹是鬼子母的孩子。

鬼子母是護法二十諸天之一的大神,地位極高,傳聞她有五百個孩子,各個本領不凡。

這樣一個人,林叔根本不敢惹,所以他就把那隻小鬼給放了。然後提心吊膽的過日子,他的仙家算到我跟煜宸回來了,他這才上門來找我。

“這單生意,我們堂口接了。”煜宸道,“林老頭,你回去休息一晚,明天一早,我們出發。”

林叔掃了眼屋子,“三爺,我就在這休息行不?我睡沙發,不打呼嚕。”

這是害怕來迴路上,或今晚再出意外。

林叔幫過我不少忙,現在他有難,我自然不能往外趕他。我對林叔說,他去屋裡睡床,我睡沙發。

林叔忙擺手拒絕,直到煜宸說讓他進屋裡睡,林叔才放心的進屋。

林叔進臥室後,煜宸把客廳讓給了瞭如塵,然後他拽著我去酒店開房。

……

第二天一早,我們回家接上林叔,就出發去了林叔的老家。

瞭如塵跟我們一起去,他跟林叔坐在後排,煜宸開車,我坐副駕駛。

路上又聊起這次的事,瞭如塵嗤之以鼻,“林夕,這有什麼好驚訝的!你以為天上那些神仙都是什麼好鳥?我告訴你,他們還冇有我心善呢。”

我側頭看他,“你怎麼知道的這麼清楚?難不成你以前也是神仙嗎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