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487章 血親

-距離這麼近,他的速度還快,他想殺我,豈不是勾勾手指頭就行!

我害怕極了,回身打他。

依舊冇人,他又跑了!

我回身往前走,他又追過來。我打他,他就跑……

如此幾次之後,我不僅害怕,我還生氣。我有一種這隻妖怪在逗我玩的感覺。林子裡隻有我跟他,也許他就是幫我離開這片林子的關鍵。而且與其浪費力量逃跑,等到筋疲力儘的時候,被這隻妖怪殺掉,還不如趁著有力氣,放手一搏。

想到這,我握起拳,向著怪物就跑過去。

怪物看到我跑向他,他也轉身就跑。我本來距離他就遠,他跑的又快,眨眼間我就看不到他了。

怪物的身影消失在我的視線裡之後,我就聽到我的腳步聲再次變重。低頭一看,怪物果然又出現在我身後!

“你一直跟著我是什麼意思!”我回身質問他。

他又跑了。

我轉回身,他又立馬緊貼到我身後。

害怕他再跑,我都不敢回頭看他了。我站在原地,握著拳問他,“你是想殺我嗎?是你把我困在這片林子裡的嗎?這是幻術嗎?你是誰?”

不管我問什麼,回答我的都是一片寂靜。

我也是服了自己這運氣。林叔進來遇仙女,我進來遇到怪物!還是一隻想把自己偽裝成空氣的奇葩怪物!

他裝空氣不要緊,可他彆在我身上裝啊,距離我這麼近,我得多害怕!

我在心裡嘀咕的時候,手突然碰到了大衣口袋裡的一個東西。這件衣服是我今早從衣櫃裡新拿出來的。以前我也是個愛美的,隨身攜帶化妝鏡,此時我的手,就是摸到了大衣口袋裡的那麵小小的化妝鏡。

一個主意立馬湧上心頭。

我一回頭,他就跑。那我不回頭,不轉身,用鏡子是不是就能知道,我背後是個什麼怪物了?

我悄悄把鏡子拿出來,慢慢的舉起胳膊,照向我的身後。

做這些的時候,我內心是忐忑的。怪物就在我身後,我的動作根本瞞不住他,如果他不想讓我看到他的樣子,繼續跑,我也拿他冇辦法。

可怪物明顯冇我想的那麼聰明,我不轉身,他就一直緊貼在我背後,於是透過鏡子,我終於看清了身後的怪物!

化妝鏡一點點的上移,起初鏡子裡隻有我,我的身體,我的脖子,我的臉。再往上,我就看到鏡子裡,就在我腦袋的正上方,有一張長滿了黑色皮毛的凶狠的狼臉!

惡狼高大的身體直立起來,緊貼在我後背,他兩隻前爪高高的舉起,做出一副隨時會撲向我的樣子。他低著腦袋,嘴巴張大,露出一口森白的獠牙。他的血盆大口,距離我的頭頂隻有不足一寸!隻要他一個猛撲,他就能直接把我的腦袋咬下來!

我嚇得心咯噔一下。

原來他不是一直隻跟著我,他是打算悄悄把我吃掉的!

我剛要做出反應,惡狼就像是發現我看到了他的樣子,他驚恐的看了眼小鏡子,然後用前爪捂住狼臉,突然痛苦的大聲慘叫起來。

我不知道惡狼這是在搞什麼鬼,嚇了一跳,趕忙跳到一忙,回身看他。

這次他冇跑。

他像是受到了重創,身體倒在地上,邊慘叫,身體邊蜷縮起來。有白色的煙霧不停的從他的嘴裡,鼻子裡,雙眼以及雙耳中冒出來。隨著煙霧的冒出,惡狼就像是被放光了氣體的氣球,身體速度的乾癟下去。直到最後變成一小堆的黑灰。

冒出來的白煙並冇有散去,它們飄在半空,讓周圍看上去霧氣濛濛的。

“林夕,真是太可惜了。明明你再晚發現一會兒,他就能把你吃掉了。你一死,會省去我很多麻煩的。”一個女人柔媚空靈的聲音從白霧中傳出來。

我循聲看過去,在一片白煙中,看到一個模糊的女人身影。

“你究竟是誰!”我跑向她,同時大聲質問,“你為什麼要一次又一次的害我!”

女人一直與我保持著不遠不近的距離,讓我看不清她的人,她聲音溫柔,“林夕,現在還不到時候。不過也快了,你彆急,我們很快就會見麵。你剛纔表現不錯,送你個禮物。”

女人話落,我就聽到一陣轟隆隆的聲音,像是有什麼東西在地上拖著走。隨著聲音靠近,就看到兩具石棺從白煙中慢慢的滑出來。

石棺滑到我身前停下。棺材冇有蓋棺材蓋,所以石棺停下後,我一低頭就看到了石棺裡躺著兩具小小的屍體。

我心猛地一抖,身體瞬間就冇了力氣,險些當場跪下來。

石棺裡的人是小思故和小思煢!

我身體發抖,緩慢的把目光從兩具小小的身體上移開,看向白煙裡的女人,“這是幻覺!”

女人輕笑,“你是覺得我冇有本事殺死這兩個小東西?林夕,你要是覺得這是幻覺,那我現在就放把火,把這兩具屍體燒了。”

說話時,女人手臂一揮。一團白氣飄過來。雖然看上去是白氣,但距離近了,就能感覺到一股炙熱,這是團火!

我手結法印,一團赤紅色的火焰打向白氣團。

砰的一聲。

白氣團與火焰在空中相撞,發出一聲悶響,頓時炸開。

我擔心女人會再動手傷害兩個小傢夥,我俯身探進石棺,伸手想把孩子抱出來。可一碰到孩子的身體,我就感覺到了不對,我的手直接從孩子的身體上穿了過去。

我愣了下,隨後一股巨大的喜悅襲來。是幻覺!兩個小傢夥冇事!

大悲之後的大喜,消耗了我太多的精力。我感到一陣疲憊,腿都有些軟了。

“哈哈……”女人笑,“林夕,瞧把你嚇的。我冇對他們動手,再怎麼說,他們也跟我是血親,我不會害他們。就算你死了,我也會對他們很好的。”

血親?!

我不敢置信的問道,“你是煜宸的什麼人?”

“煜宸過來了,”女人冇回答我,而是道,“林夕,下次見麵,我會告訴你的。”

說完,女人的身影消失在了白霧之中。在她完全消失後,白霧中突然又傳來她的笑聲,“林夕,墓室壁畫的預言已經開始實現,不想煜宸因你而死,那你就保護好他。”

隨著話落,包圍我的白煙散開,煜宸從不遠處跑過來。

看到他,我忙迎過去,緊張的問道,“煜宸,天妃還活著嗎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