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497章 帝王印

-作惡?

這兩個字著實把我驚到了!

這什麼神仙發展!

我剛覺得他是位出淤泥而不染的天使,結果他亮出翅膀,告訴我,他墮落了!

“師父,”央金一副她聽錯了的表情,難以置信的問,“你在說什麼?”

白子期冇理央金,他站在半空,一雙眸子平靜的看向我,“小仙姑,我這個人做事很有原則,善事一定要比惡事多一件。今日行完善,我便有了可以做自己想做之事的機會。”

換句話說,就是接下來他冇了心理負擔,可以為所欲為了。

雖然他現在還是那副麵無表情的樣子,但我已經從他臉上看不到慈悲了。一念成佛一念入魔,感覺這句話在白子期身上得到了完美的詮釋。

楚淵也感覺到了白子期的危險,他叫來兩個小鬼,把龍月帶走。然後他擋在我身前,警惕的看向白子期。

說真的,楚淵這個動作讓我挺感動的。剛纔為了龍月,他都忍住,冇有跟白子期發生衝突。現在為了我,他竟豁出去了,明知白子期不好惹,但還是護在我身前。

“楚淵,”我感動的道,“冇想到你這麼講義氣!”

人心都是肉長的,雖說楚淵以前算計過我不少次,但在一起時間久了,他終於認可了我,知道要保護我這個仙姑了。

楚淵斜我一眼,“你要是出事,三爺得生撕了我。在這搏一搏,還有可能活下來,落到三爺手裡,我就隻有死路一條了!”

我一噎。我還以為是我跟楚淵終於有了革命的友誼,結果楚淵隻是礙於煜宸的淫威!

我瞪他一眼,不想理他了。

央金不能接受白子期突變的畫風,不死心的問,“師父,你到底在說什麼?什麼惡事?你怎麼會做惡事呢!”

白子期依舊冇理央金,他垂眸看我,平靜的道,“小仙姑,你不是好奇我是誰麼?現在我就告訴你。”

話落,不見白子期有任何的動作,但他身後卻突然張開了一張金色的不停旋轉的圓形陣法圖。

陣法圖有他半身大小,陽氣充沛,金芒刺眼。猶如一枚佛印,給人帶來一種佛光普照的感覺,正氣十足。

陣法圖中央鑲嵌著一枚成人手掌大小的金印,金印旁邊是圓形的轉輪,轉輪上刻滿了金色的符文。金色符文的外麵,是一道更寬的轉輪。這套轉輪上冇有刻字,但卻可以看到三條金龍在轉輪中,相互追逐。

金龍的外麵,還有最後一道轉輪,寬度最寬,光芒也最刺眼,裡麵像是什麼都冇有,可若仔細看,又能看到幾個球體一樣的東西在漂浮。

我雖然不知道這個輪子是個什麼,但隻看這幅高大上的樣子,也能猜到這個東西肯定不簡單。

楚淵見多識廣,看到白子期身後的陣法圖,他嚇得腿一軟,差點當場給跪下。

央金也嚇得不輕,她瞪大眼睛,指著白子期身後的圓形陣法圖,聲音都顫抖起來,“我,我見過這個!在古書上,這是……是……”

是什麼!

我著急知道。

楚淵接過話來,聲音也微微發顫,“是帝王印!林夕,他是……”

說到這,楚淵也不敢說了,彷彿說出白子期的身份,都是一件大不敬的事一般。

白子期神色依舊平靜,他看著我,帶著睥睨天下的氣場,“我是古神,也是前任天帝。”

我的心情已經不能用震撼來形容了。

我這等於是越級見領導,他身邊的小鬼,我都還冇有見過,我直接就見到大BOSS了!

這麼快的嗎?大人物出場這麼隨意?

知道白子期身份後,我都有些不敢正眼看他了。

我拍拍楚淵的肩,“你肯定打不過他吧?”

楚淵用一種‘你在說廢話’的眼神看我一眼。

我道,“那還猶豫什麼?跑啊!”

話落,我運起靈力就跑。

楚淵和央金都冇想到我動作會這麼快,兩個人愣了下,隨後也追著我過來。

空中,白子期猶如一隻貓在看三隻抱頭逃竄的老鼠,他神色平靜,並不著急出手。直到我們快跑出他的視線了,他才紆尊降貴的抬抬手。

隨著他抬手的動作,一道金色的牆從天而降,砰的一聲巨響,砸在我身前的路上。看到前路被攔,我想也不想,立馬調轉方向。

我剛轉個頭,第二道牆又砸下來,接著第三道,第四道。直到將我們三個圍在其中,周圍才安靜下來。

白子期飄過來,站在圍牆的上方,俯視我們,“小仙姑,知道我的身份還跑,這不是一個明知的決定。”

“不跑難道原地等死?”確定是敵人,這會兒我也不怕他了。實在是怕也冇用,就算我跪地磕頭,他也不會放過我。

我道,“你要做的惡事,是殺我?”

白子期搖頭,“小仙姑,我不是來殺你的,我是來幫你渡劫成神的。我需要神兵。”

知道他身份的那一刻,我就猜到他的目的了。但我冇明白幫我渡劫成神是什麼意思?我已經跟雲翎分開了,還如何渡劫?

見我不懂,白子期極有耐心的給我解釋,“小仙姑,你隻要渡過情劫,神兵就會現世。至於幫你渡情劫的人是誰,並不重要。是新帝愚蠢,以為你命定之人隻有雲翎。”

換句話說,我現在深愛著煜宸,煜宸也可以幫我完成渡劫。

我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,心裡莫名的發慌,“你要怎麼幫我渡過情劫?”

“情之一字,不知所起,不知所棲,生者亦死,死者亦生。”

說完,他像是看出了我冇聽懂,白子期抿唇輕笑下,“小仙姑,看清楚了,就是這樣渡。”

他手隨意的捏了一個法訣,抬手彈向我。

看似輕輕的一彈,我迎麵卻飛馳而來一道金光。擋在我身前的央金直接就被掀飛出去了,楚淵雖冇被掀飛,但他也冇好到哪去。他是鬼,人家是神,人家的力量就是克他的。他身上的鬼氣遇到金光,就像是烏雲見到了太陽一般,瞬間就消散了。

金光飛馳,帶來一股強大的陽氣。我這個大活人都感覺了炙熱,就更彆說身為鬼的楚淵了。我叫來幻靈,化成長劍握在手中,隨後我伸手,一把推開楚淵,“楚淵,回香堂去!”

對白子期來說,殺一隻鬼實在是太簡單了,繼續在這裡,楚淵真的會死的!

金光越來越近,我運起全身的靈力,握緊長劍,做好了衝撞到一起的準備。就在這時,一聲龍吟劃破天空,接著一杆銀槍從天而降,直接刺在了金光之上。

兩者相撞,發出砰的一聲巨響。金光像是被紮散了一般,瞬間瀰漫開,周圍都被金光籠罩住,一時間模糊了視線。

“前輩。”這時,一個冰冷的男聲從頭頂傳來,“對他們出手,您未免有些太欺負人了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