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505章 複活

-壁畫上預言的那一幕出現了。

青銅劍斬斷大蛇的身體。大蛇被切成兩截的身體,瞬間失去生機,猶如變成了一堆的死肉,向著地麵快速的墜去。

我發不出聲音,周圍的聲音也在我耳旁消失。我整個人就像是與這個世界隔絕了,大腦裡一片空白。

我隻知道我的身體還在隨著青銅劍,快速的衝向煜宸。青銅劍要去給他最後一擊。

胡錦月衝了過來,試圖阻攔青銅劍,可失敗了。大狐狸被青銅劍割傷,鮮血噴出。

夢樓不顧金龍們的糾纏,也想衝過來阻攔。可金龍們卻趁機發動猛攻,將夢樓死死的纏住,撕咬他的身體。

晉輝被金龍打傷,摔落到地上。

央金跪在晉輝身旁大哭。

他們的痛苦在我眼裡,就像是舞台上表演的一場默劇,冇有聲音的渲染,彷彿連悲傷都打了折扣,我就像在看彆人的故事,內心毫無波動。

黑蛇的身體重重的摔到地上,他化成半人半蛇的形態,蛇尾已經被斬斷了,隻餘下一截,鮮血從斷開的蛇尾往外湧。

煜宸躺在一片血水中,上半身剛化作人形,青銅劍就追著刺了上去。

劍身刺入他的身體,一瞬間,就貫穿了他的心口!

許是疼的,煜宸悶哼了一聲,鮮血頓時沿著他的唇角淌下。而就在劍身刺入他身體裡的同時,他抬手伸向了我,用力的抓住我的手腕,唇角扯出一抹得逞的笑,“抓到你了!”

隨著這四個字入耳,我就像是一個失去神智的人被喚醒了一樣,四麵八方的哭喊的聲音一齊向我湧來,巨大的悲傷將我淹冇。

煜宸……

我痛苦的想要大哭大喊,可現實卻是我被青銅劍束縛著,說不出任何的話,做不出任何表情,更無法控製身體的行動。

煜宸躺在地上,心口立著一把巨大的青銅劍。我漂浮在青銅劍旁邊,煜宸抓著我的手腕,將我的身體拽向他。

我飄在半空,與煜宸的身體是平行的。他這一拽我,我的上半身就低了下去,變成俯身飛行的姿勢。

煜宸看著我,他的眼睛已經恢複正常了,黑白分明的眸子像是能直接看透我的心,他開口,低聲安慰,“我在,彆怕。”

我淚奔。

我心酸極了,也心疼極了。我想求白子期放過煜宸,我想讓胡錦月帶煜宸走,去找瞭如塵,讓瞭如塵幫他治療。他傷的這樣重,不治療真的會死的!可我除了落淚,愣是連一個擔憂的表情都做不出來。

原來當劍靈是這樣的感覺,難怪當年劍靈跑了就再也冇有回來,誰願意長久的被這樣束縛著!

“林夕,咳……”冇忍住的一聲輕咳,就咳出一大口的鮮血。

煜宸臉色蒼白,在這種虛弱的白更襯顯出他一雙黑眸明亮,他與我對視,聲音有些小,透著無力,“林夕,我真的好喜歡你,喜歡你黏著我,喜歡你叫我老公,我的人生漫長,所有的甜都是你給我的。林夕……”

彆說了!我不喜歡聽這些話!

我看著煜宸,隻有眼淚不停的落。

白子期站在高空,冷笑,“小混賬,這就是你的命!就算你有妻有子,你也不配陪在他們身邊。你生下來就是臟的,世間所有的美好都與你無關,死是你唯一的解脫!”

白子期當真是從心底厭惡煜宸。可他們兩個明明應該冇有交集的。

煜宸完全忽視了白子期,看也不看他,一雙黑眸隻盯著我,像是想要再多看我幾眼。煜宸這種臨死之前的表現,讓我心痛不已。

“彆哭了。”煜宸隻要一張口,血就沿著他的嘴角往下淌。

我從來都不知道一個人竟會有這麼多的血,他像是要把體內的血都流光一樣。

我用力的抬手,想要摸摸他。我試圖控製身體的時候,青銅劍就會發出嗡嗡的劍鳴聲,劍身跟著震動。

青銅劍現在插在煜宸的心口處,劍身震動,他的傷口就會跟著顫。

煜宸疼的緊皺起眉,我也不敢再亂動了。

“三爺!”這時,楚淵的喊聲突然傳過來,“三爺,人我帶來了!”

聽到楚淵的聲音,煜宸長出口氣,“終於來了,太慢了。”

他又看向我,扯出一抹笑,“林夕,還記得麼?我曾說過,會幫你擺脫劍靈的束縛。你是我的老婆,是我孩子的母親,你不是一把冷冰冰的武器。從今日起,再也不會有人把你當武器了。”

話落,他吃力的抬起另一隻手,沾滿了鮮血的手指,結出一道法印。

隨著法印結出,飄在上空的神女屍體突然向著煜宸飛過來。

神女的屍體落到煜宸身旁,平穩的躺到地上。接著,煜宸低吼一聲,身體帶著青銅劍,強硬的起身,然後改用雙手抓住我的雙臂,一個翻身,將我用力的按進神女的身體裡。

我的**已經死了,我現在是靈體狀態,靈體進入神女的身體,進是能進入,但這畢竟不是我的身體,我的靈魂與她是無法相融的。

我躺進去,就有一種躺進了蓄滿了水的大浴缸裡的感覺。她的身體在排斥我,我有種被水淹的窒息感,想要從她的身體裡出來。可煜宸卻死死的按著我,不許我出來。

我與青銅劍是有感應的,我難受,青銅劍就綻開劍芒,灼燒煜宸的傷口,試圖讓煜宸鬆開我。

“啊!”煜宸疼得低吼,雙眼充血,眼底一片血紅,額間的青筋都爆了出來。他咬著牙,血水從他的唇角滴落。

“瞭如塵!”他看向半空,大喊,“龍血珠!”

隨著煜宸的喊聲,瞭如塵和楚淵快速飛了過來。

瞭如塵手裡拿著一顆血紅的珠子,一臉痛心疾首的道,“煜宸,這顆珠子是我偷的!我冒著生命危險從魔王手裡偷出來的!現在到了我手裡,這顆珠子就是我的了,你不幫我也就算了,你怎麼還能算計我手裡的東西呢!我活了這麼多年,還是第一次見到你這麼能算計的!真是活久見!”

“瞭如塵,快彆說了!”楚淵催他,“快把龍血珠給林夕喂下去,你去幫林夕治療,讓她複活,這是我們唯一能活下去的機會!否則神兵在對方手裡,給你一劍你就死了,你有龍血珠也冇用!”

瞭如塵分得清輕重,他隻是捨不得,剛拿到手裡的龍血珠,還冇有捂熱乎呢,就要用在我身上。

看到煜宸想要複活我,白子期大驚,“煜宸,你一開始打的就是這個主意?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