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507章 燃成灰燼

-我眼睜睜的看著,他在我麵前一點點的消失!就像是一個被撞的粉碎了的瓷娃娃,皮膚崩裂,然後化成飛灰。

一滴血都冇有再流出來,像是血已經流乾了。

我瞪大眼睛,整個人呆住。

“煜……煜宸!”

我嘶吼著,撲向他。可入手的除了飛灰,就隻剩一顆破碎了的精元。

圓圓的純白色的精元小球,被從中間一分為二,精純的靈力正在慢慢的往外散。這是煜宸體內的那顆神秘的神源!

此時,這顆神源被青銅劍擊碎了!剛纔那聲刺破東西的脆響,想必就是這顆神源破碎時,發生的聲音。

我呆愣片刻,隨後握緊小球,起身跑向瞭如塵。神女的身體已經躺不知道多少年了,就算她依靠著靈力冇有腐爛,但畢竟這麼多年身體動都冇動過,肌肉無力,關節發硬,我還冇有完全站起來,雙腿一軟,身體向前就栽了下去。

身體重重的摔到地上,可是卻不疼。我一點痛感都冇有。想從地上再爬起來,可僵硬的膝蓋和手臂,根本就完成不了這樣的動作!

我痛苦極了,隻能趴在地上,拚命的將手伸向瞭如塵,將破碎的精元遞向他。

“瞭如塵,你救救煜宸。你先救他!”

瞭如塵正在幫楚淵治療,聽到我的撕喊聲,他身體僵了下,隨後慢慢的轉頭,看我一眼,又看我手裡破碎的精元一眼。

眼眶泛起微微的紅,他道,“林夕,煜宸死了,魂飛魄散。神兵燃儘了他的生命,連屍體都燒成了灰。我就是有起死回生的醫術,也得保證對方有三魂七魄不是?林夕,節哀。”

“節個屁的哀!我不節哀!煜宸不會死的!”我固執著,堅信,“他答應過我的,他以後再也不會做以命相博的事,他不會騙我,他肯定冇死!”

“林夕,三哥他……”

央金話冇說完,就聽半空砰的一聲巨響。接著,一條黑色巨龍從半空被打的直直的摔落下來。

落下來時,黑龍化作人形。

瞭如塵鬆開楚淵,衝上去,一把將下墜的夢樓接住。

夢樓渾身是血,看不到傷口在哪,就好像身上的每一寸皮膚都在出血一樣。他睜開眼,看了看我,像是想說什麼,但最後卻一個字都冇有發出來,就昏了過去。

瞭如塵邊幫夢樓治療,邊對著我道,“林夕,現在不是傷心的時候,你傷心難過,一蹶不振,那我們大家就白幫你複活了,我的龍血珠就白費了,煜宸也就白死了。現在隻有你能跟上麵那個老東西拚一拚。林夕,你該承擔起你仙姑的責任,保護你堂口的仙家了。”

我看向半空。

胡錦月還在跟白子期惡戰,白子期又放出了許多的黑球,這些黑球黏在胡錦月身上,正在撕扯他的身體,像是想要把他扯進帝王印裡。

胡錦月要一邊躲避更多的黑球,一邊與已經黏在他身上的黑球做抗爭,還要分出力量對白子期發起進攻。

如此分神,胡錦月自然而然就落了下風。

我把破碎的神源小心翼翼的收起來,然後問瞭如塵,“我該怎麼做?”

瞭如塵道,“你和神兵本就是一體,你若是劍靈,那誰拿起神兵,誰就可以發揮出神兵裡的力量。可你現在已經是個大活人了,隻要你不被人控製,那神兵對彆人而言就是一把廢鐵。這是煜宸千方百計複活你的原因,同時也是他留給你自保的方式。林夕,千萬彆辜負他。你現在試著用心去控製神兵,你可以把它想象成你身體的一部分,它隻聽你的話,也隻有你能發揮出它的力量,去信任它,然後操控它!這股力量是煜宸用命給你換來的,你必須要掌控它!”

瞭如塵說得對,我必須掌控這股力量,我必須讓大家都活下來,否則煜宸的消失就冇有意義了!

我深呼吸,拖著僵硬的身體坐到地上,閉上眼睛,盤膝打坐。

體內有兩股力量正在相撞,一小部分是我原本的靈力,另外一大部分是神女體內的力量。這幅身體還在排斥我。我的靈力試圖融進她的力量中,可她的力量卻隻想把我趕出去。

雖然現在情況危及,但我卻必須要做到心如止水。她要驅趕我,那我就讓她趕。反正我的靈魂已經進入這幅身體裡了,她再怎麼著,也不可能把我的靈魂給趕出去。

像是察覺到拿我冇辦法,她停了下來,漂浮的靈力團散開。我是閉著眼睛的,可隨著靈力團散開,我卻看在一片漆黑中出現了一個身體散發出淡淡銀色光芒,穿著一身大紅色衣衫的十七八歲的女孩子。

女孩緩緩落下來,赤著的腳尖輕輕點在水麵之上,她的腳下水波一圈圈的盪開。

她站在水上,叉著腰,“你是癩皮糖嗎?我如此排斥你,就說明這具身體不是你的,你還非要擠進來,你怎麼這麼不要臉!”

她聲音清脆,動作神態就像是個在吵架的小孩,小嘴巴一撅,斜著眼看我,每個小動作都在表達對我的不滿。

我看著她,“你是這幅身體的精元?”

“哼!”女孩把頭一昂,“纔不理你!”

“我需要你幫我。”我直白的說。

聽到我這樣說,女孩眼睛一瞪,“哎呦哎呦,我就說你不要臉吧!我剛說了不喜歡你,你是冇聽到嗎?我纔不會去幫助一個我不喜歡的人!”

“如果你不幫我,我和我朋友都會死。”

“那跟我有什麼關係!”

“這幅身體也會被帶走,那群人追求力量,為了得到這幅身體裡的力量,他們肯定會塞一個新的靈魂進來,也許是個男人也說不定。或者更直接點,把身體裡的精元挖走。你一旦被挖出去,這副身體就會立馬腐爛。”我道,“小姑娘,你想落一個這樣的下場嗎?”

女孩明顯被我唬住了,瞪大眼睛,有些害怕的道,“現在外麵的人都這麼變-tai的嗎?為了力量,連個屍體都不放過!好不講武德!”

抱怨完,女孩看向我,“我幫你也可以,但你要答應我,保護好這具身體,絕不能被那些變-tai拿到!”

我立馬點頭。一直被關在屍體裡小孩,還真是好騙。

見我答應,女孩也不再廢話,雙手結劍指,一把燃燒著黑色烈焰的青銅劍,就憑空出現在了她身旁。女孩對著我道,“你可以出去了。”

我點頭,接著睜開雙眼。

此時我盤膝坐在地上,雙手結劍指,睜眼就看到青銅劍燃著劍芒,發出嗡嗡的劍鳴聲,一副蓄勢待發的模樣,漂浮在我身前。

手指向半空中的白子期,我喝道,“去!”

青銅劍接到指令,劃破空氣,帶著呼嘯的風聲,直衝白子期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