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508章 親生兒子

-白子期正跟逗狗似的,逗著胡錦月玩,聽到風聲,想做出反應時,已經來不及了。

金龍全部衝到了白子期身前,護住主人。

下一瞬,青銅劍劈在金龍的身體上。

一絲聲音都冇有發出來,就像是刀切入了豆腐裡,金龍甚至還保持著抵禦的姿勢,碩大的身體就被青銅劍直接切成了兩半。停頓一瞬後,如爆炸般,金龍的身體綻開刺眼的金光。金芒映亮整個夜空,天上如同出現一個金色的太陽,刺的人睜不開眼,根本無法直視上空正在發生什麼。

這時,一個女人的聲音突然從金光中發出來。

“白子期,親手殺死自己的兒子,這種感覺好麼?”

這個聲音!那團白氣!

白子期的聲音也緊跟著傳來,不過卻不是回答白氣的問題,而是道,“你果然冇死!”

接著,天空中散開的金光突然全部收斂起來,凝成一個金色的光球。然後,砰!

一聲巨響!

光球炸開,夜空猶如披上了金色的晚霞,整個天空和整個大地都籠罩在一片金燦燦之中。爆炸產生的餘波擴散開,一股帶著溫熱陽氣的勁風向著四周襲來。

樹木被風吹的刮刮作響。地上的眾人使用靈力穩住身體,纔不至於被這股風吹走。

待風停下,金光散去,空中已經空無一人了。

青銅劍飛回我身邊,落下來,刺入我身旁的地上。

胡錦月飛下來,對著我道,“小弟馬,用劍幫爺把這些球劈開!”

他身上還黏著黑色的球。

我點頭,手結劍指,試圖操控青銅劍,卻發現青銅劍又不聽我的使喚了。很明顯,是那顆精元不幫我了。在徹底與精元融合之前,我想使用青銅劍,估計都得先經過她的同意。

這時,瞭如塵對著胡錦月道,“大狐狸,這個給你,去洗個澡,就能把那些臟東西洗掉。”

說著話,瞭如塵扔給胡錦月一個酒葫蘆,胡錦月用嘴咬住葫蘆,騰空飛走,找地方洗澡去了。

我慢慢的活動身體,等到身體關節能勉強自由活動,我吃力的站起來,慢慢的走向夢樓。

夢樓還在昏迷,稚嫩的臉上掛著血痕,受傷的樣子讓他看上去更加讓人心疼了。

“他冇事,”瞭如塵見我走過來,對著我道,“就是一下子靈力消耗太多了,纔會昏迷,剩下的都是一些皮外傷。他是黑龍,自愈能力經曆,頂多一晚上,明天一早,他就活蹦亂跳。”

我點頭,然後轉頭看向倒在一旁,我原本的身體。

這種自己看自己屍體的感覺,生平第一次,很陌生,也很詭異。我的身體已經慘不忍睹了,先是被我自己掏了心臟,接著又受到了雷擊。

此時屍體心口處有一個很深的血窟窿,可以清楚的看到內臟,血窟窿已經不流血了,傷口旁邊的肉在雷擊的時候被烤熟。肉往外翻著,黑漆漆的,仔細聞,甚至能在空氣裡聞到一股烤肉的香味。

明明這是一件很噁心的事,可此刻我卻能心如止水的去麵對,好像已經冇有什麼事,能再讓我情緒起波動。我一下子彷彿任何情況都可以接受了。

我走過去,把手伸進屍體的衣服口袋裡,從裡麵拿出一顆泛著黑色煞氣的珠子。這是煜宸吐出來,交給我保管的神源。它原本是白色的,在吸收它力量的時候,煜宸墮入魔道,這顆神源也就跟著變黑了。

我把神源拿給瞭如塵,“用它去救衛凰吧。”

衛凰的童年與煜宸是一樣的,被魔族做各種的實驗,所以煜宸能吸收和依靠其他人的精元活下來,衛凰應該也可以。

瞭如塵把精元接過去。

聽到衛凰還有救,央金整個人都愣了下,隨後哭著向我和瞭如塵道謝。

“彆謝的太早,能不能活下來,還要看這條小蛇的命硬不硬。”瞭如塵走過去,捏開衛凰的嘴,把珠子塞了進去。然後又用銀針,在小蛇身上紮了幾下,最後道,“我們得回去,我要給病號們熬藥。”

我問瞭如塵,“龍血珠你是怎麼偷到手的?”如果魔王知道我們偷了他的龍血珠,那魔界肯定就不能待了。

瞭如塵擺擺手,“放心,魔王現在還不知道他的龍血珠丟了。小黑龍弄了顆假的,煜宸說魔王看不出來。”

讓夢樓提前準備好假的龍血珠,然後讓瞭如塵把真的龍血珠偷出來,又安排楚淵帶瞭如塵來這裡。每一步,煜宸都算計到了。他這麼聰明,那他有冇有算計到他會死……

不能想,一想心就壞掉一樣的疼。

我們一群人回了衛凰的將軍府。瞭如塵帶著晉輝去煎藥,央金回房照顧衛凰。

我從夢樓的房間裡出來,就看到小思故向著我飄過來。

我現在換了身體,模樣也變了。小思故看著我,愣了一會兒,突然試探性的叫了聲,“媽媽?”

我突然很想哭,伸手把小思故抱進懷裡。

小思故很聰明也很乖,察覺到我情緒不好,他乖巧的握緊我懷裡,小小的軟軟的身體溫暖著我,“媽媽,你為什麼變了個樣子?爸爸呢?”

“他,”我深吸口氣,可聲音依舊染上了哭腔,“他有件很急的事情,需要離開一段時間。過幾天,媽媽就把他帶回來。”

小思故昂頭看我一眼,就像是看出了什麼一樣,眼眶一下子就紅了,大眼睛蓄上淚水。低頭,把臉埋進我懷裡,“媽媽,你一定要帶爸爸回來。”

煜宸纔不會死,一定還有辦法救他!

接下來的幾天,我每天都在努力的適應這個身體和練功。如瞭如塵所說,夢樓第二天就活蹦亂跳了,一點重傷的樣子都冇有了,黑龍強大而且生命力頑強。

衛凰也緩了過來,雖然還冇有恢複修為,連人形都化不成,但至少是活下來了。活著纔有彆的可能。

胡錦月受傷最輕,自然也冇事。

五天後,我把胡錦月叫過來,讓他帶著小思故和小思煢離開,去鳳穀找雲翎。

這是我想了五天,能想到的兩個孩子最安全也是最好的去處。我要去找煜宸,不可能帶著兩個孩子,而魔界也已經不安全了,央金都打算帶著衛凰離開,兩個孩子自然不能留在這裡。陽世也不能去,一是我冇有親人,二是他倆身份特殊,是妖胎,呆在陽世不夠安全。

想來想去,最後也隻能麻煩雲翎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