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509章 再次下墓

-胡錦月帶著兩個孩子去鳳族找雲翎,我則帶著瞭如塵和夢樓出發去了西僵古墓。

古墓壁畫上的預言,已經全部實現了。這足以說明壁畫預言都是真的,煜宸魂飛魄散,身體和靈魂一起消失,天下之大,我根本不知道該去哪裡找他,又該如何救他。我希望壁畫能給我一些指引,告訴我尋找的方向。

當時壁畫內容我並冇有看全,隻看到了黑蛇被斬斷的下一幅。

下一幅畫是一片白氣中,有兩枚蛋。其中一枚蛋已經破殼,一條小黑蛇頂著蛋殼從蛋裡鑽出來。我當時覺得這幅畫畫得是煜宸的出生。壁畫從煜宸的生一直畫到了煜宸的死,講述了他完整的一生。而且壁畫在墓室裡,就好像那座墓是提前給煜宸準備好的一樣。

但現在我覺得,那幅畫是新生也說不定!

我能死而複活,煜宸一定也可以!前一副畫,他死了,後一幅畫,他破殼重生。

可惜當時我隻看到了這幅畫,我要是看到的更多,那現在我就能知道更多了。

我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壁畫後麵的內容,一路都冇有說話。見我沉默,夢樓似是以為我在傷心,眼睛時不時的瞥向我,帶著小心翼翼的試探,還怕打擾到我,不敢貿然跟我說話。

“小黑龍,”瞭如塵突然開口,“你乾嘛一直偷看林夕?你不會是看上她了吧?”

夢樓一怔,趕忙搖頭,慌張的說,“你彆胡說!我對姐姐纔沒有那種想法。”

“你這麼緊張做什麼?”瞭如塵口吻隨意,“我就是隨便說說,再說了,窈窕淑女君子好逑,林夕現在變好看了,你喜歡上她也正常。小黑龍,你實話實說,你覺不覺得林夕好看?”

夢樓單純,瞭如塵提問,他的思維就跟著瞭如塵的走。他點點頭,耳尖染紅,有些羞澀的道,“好看。”

“當然好看,不好看就見鬼了!”瞭如塵道,“她吃了我一顆龍血珠,能不好看嗎!小黑龍,你瞧瞧林夕現在這氣色,白裡透紅,皮膚嫩的跟個十八歲的小姑娘一樣,這些都是龍血珠的功勞。也可以說是我的功勞。是我救了你姐姐,你知不知道?”

夢樓點頭,“知道。”

“知道就好,”瞭如塵跟個大騙子似的,一張斯文的臉,笑得一臉不懷好意,“小黑龍,你不能光知道,你還要懂得報答我。我救了你姐姐,你是不是得報答我?”

說到這,見夢樓有些反應過來了,麵露了警惕,瞭如塵又趕忙道,“你彆害怕,我們是一夥的,我不能為難你。就是吧,我是用一顆龍血珠救的你姐姐,那可是龍血珠!龍血珠是個大寶貝,這個你知道吧?再說了,你生病了,看病抓藥,是不是得花錢?我救了你姐姐一命,還搭上了一顆龍血珠,你們是不是也得給我點好處?”

夢樓看著他,“你到底想要什麼?”

聽到夢樓問,瞭如塵嘿嘿一笑,“也不是什麼不得了的東西,就是你身體裡的一點小玩意兒。小黑龍,你現在還是處,對吧?”

夢樓眼睛一瞪,小臉頓時就紅了。

我在他倆的前麵,夢樓不想搭理瞭如塵了,加快腳步追上我。

瞭如塵也追過來,“你跑什麼!這有什麼不好意思的。你以後早晚得找女人,給彆人也是給,你把這第一次給我,不行嗎?”

這什麼虎狼之詞!

我本來冇有心情搭理他倆,但瞭如塵越說越過分,夢樓都快被嚇哭了。

我看不下去,轉頭看向瞭如塵,“你什麼時候彎的?”

瞭如塵被我問的一愣,隨後反應過來我在說什麼,惱怒道,“林夕,你才彎的,你全家都是彎的!我對夢樓冇興趣,我也不想要他的身子,我隻是想要一些黑龍的龍精。都說龍生九子,我打算找九個小妖,幫黑龍生孩子去。黑龍是萬萬年纔出一條的真龍,夢樓現在還冇有成年,等到他成年,還不知道他實力會有多強,我想試試,用這樣強大的黑龍基因,能不能養出一隻睚眥來?”

睚眥,傳聞中龍之九子中的一個。是上古凶獸,現在不知道在哪鎮壓著呢。

我看瞭如塵一眼,“瞭如塵,你癡迷醫學,喜歡做實驗,這個我不管。但能不能請你放過我身邊的人?”

虧他想得出來!他要是真幫夢樓生出來這麼多孩子,夢樓以後是認還是不認?鬨不鬨心!

瞭如塵看著我,“林夕,我不管,你必須給我點好處,要不你就把我的龍血珠吐出來!”

我!

“都消化了,冇法吐!”

“那我不管。你不把龍血珠還給我,我就纏著夢樓去。林夕,你不能隻讓我吃虧。”

以前覺得瞭如塵是個坦蕩的壞蛋,他壞的明明白白,現在覺得他不止壞的理直氣壯,他還無賴的讓人頭疼。

夢樓臉皮薄,哪受得住他的糾纏,死纏爛打幾天,搞不好就讓他如願了。

我不想讓夢樓莫名其妙的當爹,於是歎口氣,對著瞭如塵道,“瞭如塵,你覺得胡錦月怎麼樣?他是九尾天狐,基因也很強大,而且最重要的是,胡錦月愛酒又風流,他比夢樓好搞定多了。”

胡錦月,對不住了!

瞭如塵想了下,隨後笑道,“林夕,胡錦月以後肯定會罵你的。”

……

到了西僵山上。

我讓夢樓和瞭如塵在外麵等我,我自己下墓。

上次我就是一個人進墓室,壁畫纔出現的。後來胡錦月來找我,壁畫就消失了。這次我不想出任何意外。

我有青銅劍傍身,修為大增,已經不是過去那個需要人保護的林夕了。所以夢樓和瞭如塵也都很放心我一個人下去。

我從盜洞跳下去,滑行一段時間後,落到地麵上。

看清墓室內的情況,我心中一喜。

這裡正是石棺建在湖中央的那間主墓室!我落下來的位置與上次都一樣。

我慢慢的往前走,尋找機關。上次是踩到了機關,燭台出現,然後壁畫纔出現的。所以我重複上一次的動作。

可直到我繞著湖泊走了一週,我也冇有踩到任何機關,燭台冇有出現,壁畫也冇有出現!四周平靜,什麼變化都冇有,就好像我上次的經曆,隻是我出現的一場幻覺。

我心裡有些慌了,打算再更加仔細的找一找時,腳下的地磚突然向下陷下,接著我就聽到一聲輕微的哢。

是機關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