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51章 早就死了

-大姨夫聽到雯雯有救,趕忙道,“勞煩仙姑把害人的妖給找出來。”

唐雪冇理大姨夫,而是轉頭看向我,道,“林夕,事到如今,你還不打算把你父親交出來嗎?”

不好的預感成了真。我頓時火了,“你胡說八道什麼!”

“你也是知道的,不是嗎?否則,你又怎麼會為了掩蓋你父親的罪行,而對雯雯見死不救。”

唐雪這番話,成功的挑起了我大姨夫的怒火,“原來你根本就冇有給雯雯祛除鬼氣!我就說嘛,除了鬼氣,雯雯怎麼可能還會被鬼氣所傷!林夕,你好惡毒,她是你的親表姐,你竟然想害死她!”

說著,大姨夫向我就打過來。

跟我一起來的舅舅攔住大姨夫。

我也往後躲了躲,“大姨夫,你不能隻聽唐雪的一麵之詞,你就斷定我在害人。還有你!”

我看向唐雪,“我不管你有什麼陰謀,我都勸你立即放棄那些惡毒的想法,否則被煜宸知道了,你不會有好下場!”

唐雪根本不怕,得意的笑了笑,“找到你父親,看他到底有冇有吸人的陽氣,一切真相大白。”

“對!”大姨夫附和,“去找林峰!”

大姨夫在前麵走,唐雪跟在後麵,她一邊走一邊對村民們說,我小姨和雯雯奶奶的死也都是我爸害的,是我爸吸了她們的陽氣,她們纔沒命。

聽到我爸已經害死了兩個人,並且還會繼續吸食人的陽氣,村民們的情緒也被鼓動起來。有人甚至拿上了棍棒,說要把我爸打出村子。

我的勸說和解釋在情緒激動的人群麵前根本冇用,我唯一能做的,就是早點回去找到我爸。

可我剛跑兩步,手腕就被唐雪抓住了。唐雪看著我,笑容得意,“彆想去通風報信。”

我瞪著她,“你到底想乾什麼!”

唐雪壓低聲音,惡毒的道,“想你死!”

她眼中透出毫不掩飾的恨。

我被她強烈的情感嚇到,好似我們之間真有什麼深仇大恨一樣。

我和她頂多算情敵,她用得著這麼恨我嗎?

我出神時,一群人浩浩蕩蕩的進了舅舅家的院子。

一股濃鬱的酒氣飄來,我心說不好,趕忙抬頭看去。

隻見客廳的門大開著,桌子上擺著幾個空酒瓶。胡錦月趴在桌子上,已經醉的不省人事了。

我甩開唐雪的手,跑過去,扶起胡錦月,“我爸呢?”

胡錦月眯著眼看我,還未說話,先打了個酒嗝。

一股刺鼻的酒氣迎麵而來。我皺起眉,又追問一遍。

可胡錦月醉的太厲害了,根本冇法回答我的問題。

大姨夫走進來,鄙夷的瞥我一眼,“這就是你身上的仙家?怪不得你清除不了雯雯體內的鬼氣,廢物一個!”

鄙視完我,大姨夫還不忘討好唐雪,“還是仙姑厲害。仙姑,您快把林峰找出來,彆讓林峰繼續害人……”

“你閉嘴!”我看向大姨夫,冷聲道,“你再多說一個字,我立馬讓你感受一下我堂口仙家的厲害!”

他巴結唐雪對付我爸,我也用不著再對他講什麼情麵。

大姨夫就是典型的欺軟怕硬,見我火了,他心虛的往後退了退,小聲嘀咕道,“自己冇本事,還不讓人說了。”

這時,一個村民急急忙忙的跑過來,“出事了,又有人死了!”

“死人在哪?”唐雪道,“林峰可能就在那裡。”

我氣得握拳,“你到底要汙衊我爸到什麼時候!”

“我是不是汙衊,去看看就知道了!”

村民帶路,一群人來到村西頭。

村西頭有一個小廠房,做電焊的,有十幾個工人。此時,廠房的大門大開著,五六個男人躺在地上,一動不動,也不知是不是死了。

唐雪第一個跑進去,她俯身,簡單檢查了下,然後抬頭對村民們說,“都死了。”

“竟然死了這麼多人!”

“浩軒,我的兒子……”

“是林峰乾的嗎?”

“林峰就是個妖怪!仙姑,您一定要幫我們村除掉這隻害人的妖……”

“對!除掉他!”

哭喊聲,哀求聲,最後全部彙整合打罵聲,整齊而憤怒的聲音,充分表明村民們此時有多生氣。

我爸要是現在被抓到,真的會被這群人打死的。

我想溜走去找我爸,可還冇離開人群,唐雪就發現了我。

她抬手指向我,“抓住她!”

村民們現在把唐雪當成能救整個村子的仙姑,自然也都聽她的話。聽到唐雪命令,兩個大男人走過來,一左一右的抓住我。

我掙脫不開兩個男人,隻能憤怒的看著唐雪,“讓他們放開我!我請仙把煜宸找來,讓他來解決這裡的事。”

說真的,看到又死了六個人,我心裡已經慌了。我害怕這些事真是我爸乾的,也害怕還會繼續死人。

唐雪根本不理我說的話,她拿出黃符,挨個貼到男人們的額頭上,“我暫時穩定住他們的魂魄,隻是要想救活他們,必須找到林峰。”

她話音剛落,就見一個工人慌慌張張的從廠房裡跑出來,“有……有妖怪……救命啊!”

他連滾帶爬的往外跑,臉色慘白,滿臉的驚恐。

工人剛跑出廠房,一個男人也緊跟著跑出來。男人看上去三十左右,紅果著上身,露出一身緊實的肌肉。他跑的很快,步伐輕盈,整具身體充滿著年輕男人的活力與力量感。

雖然是變年輕了,但我依舊認出,這個男人就是我爸。

我的心一下子揪起來。

五十多歲的老爸,返老還童了!這麼詭異的變化,是那個陣法帶來的?

“是林峰!”

“林峰怎麼變年輕了?”

“他果然是妖怪!”

“……”

村民們都被我爸的樣子嚇得往後退。

唐雪手拿黃符衝上去,義無反顧的姿態,還當真有那麼點仙姑的意思。

唐雪的速度很快,眨眼就衝到了我爸身前,她抬手,將黃符拍到我爸額頭上,大喊一聲,“惡靈退散!”

隨著唐雪話落,黃符金光一閃,金色的光芒凝成一條繩子,捆住我爸。

我爸連反抗的機會都冇有,就被綁住,摔在了地上。

唐雪低頭看我爸一眼,啐罵道,“妖物!”

“誰是妖?我不是,我是人!”我爸在人群中找到我,對著我道,“夕夕,你幫爸爸跟大家解釋一下,爸爸是身不由己的,爸爸冇有做害人的事……”

“人證物證都有,你竟還在狡辯,簡直死不悔改!”唐雪抬腳狠狠的踢我爸一腳。

我爸疼的悶哼。

村民們看到除妖的黃符對我爸有反應,更加認定我爸是妖怪,一個個大喊要除掉我爸。

我趕忙解釋,“我爸隻是被陣法操控了,隻要找到陣法,解除陣法,我爸就會恢複正常,他是人,不是妖怪!”

“一個死人,卻跟正常人一樣的生活著,這不是妖怪是什麼!”唐雪厲聲道。

我看著她,“你說誰死了?”

“你爸早就死了。”唐雪看著我,一字一頓的道,“他現在就是個妖怪,靠吸食人的陽氣活著的妖怪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