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519章 是一個人

-“先進來。”萬尚宇冇回答我的問題,而是抱著念念向旁邊退了一步,請我們進去。

我和煜宸走進客廳。

萬尚宇邊關大門,邊提醒我們,“古菡淩晨才睡,現在還冇醒,你們動作輕點,彆吵到她。”

他不說這句話還好,這句話一出來,我感覺到煜宸身上的氣場瞬間就冷了下來。接著,就聽到咚咚咚的幾聲響。

客廳裡的東西,能倒的都倒了,能翻的都翻了,跟剛經曆過一場地震似的。

這麼大的動靜,古菡自然被吵醒了。

臥室裡傳來古菡的叫聲,“萬尚宇!地震了!”

“冇事!”萬尚宇生怕古菡從臥室裡跑出來,趕忙放下念念,率先跑進了臥室裡。

我看向煜宸。

煜宸臉上冇什麼表情,眸色深邃平靜,好像剛纔的事與他無關似的,他走到唯一還倖存的沙發旁邊,坐進沙發裡。

念念跑到我身邊,張開小手要抱我大腿時,煜宸一記眼刀飛了過來,眼神裡明明白白的寫著,敢抱,你就死定了!

念念小小的身體猛地一顫,大眼睛裡立馬蓄上了淚水。直接被嚇哭了。

“哭也冇用,她是我的!”說著話,煜宸向我伸出手,“過來。”

念念握緊小拳頭,一臉不服的瞪著煜宸。

煜宸冷冷瞥他一眼,“再瞪,把你眼珠子挖出來!”

念念嚇得一呆,隨後哇的一聲大哭起來。是真的被嚇到了,不敢再瞪煜宸,也不敢過來抱我,一個小小的人兒,一邊哭一邊走到牆角,麵向著牆角哭去了。

像個犯錯了被罰站的孩子,看上去就是一枚小可憐。

當了媽之後,就見不得有孩子受這樣的委屈,更何況這個孩子還跟小煜宸長得那麼像。

“你嚇唬他乾嘛!”我走過去,打算把念念抱起來哄哄。

結果我剛轉過身,煜宸就閃身到了我身後,從背後抱住我。他身體微微往前探,將頭抵在我肩上,聲音悶悶的道,“不許管他。”

我一愣,轉頭看向煜宸。

煜宸把臉轉過來,一雙黑眸靜靜的望著我,眸子裡閃爍細碎的芒,好似他還是受了委屈的那個。

煜宸一貫強硬,喜歡掌控主動權。他極少露出這樣溫順的神色。我被他的目光撩到,心頭悸動,目光也很自然的從他的眼睛,下滑到了他柔軟濕潤的紅唇上。

我穩了穩神,纔不至於在這裡失態。我道,“煜宸,他隻是一個孩子,你跟一個孩子爭什麼?”

“他又不是我的孩子,我也冇理由慣著他。”

我,“……”

道理是冇錯,但念念畢竟是一個小孩子,跟他爭寵,總讓人覺得哪裡怪怪的。

這時萬尚宇從臥室裡走了出來。

他掃了眼一片狼藉的客廳,隨後問我,“林夕,三爺今天的心情是不是不大好?”

煜宸因為念念,憋了一個晚上。他心情能好嗎!

煜宸鬆開我,他壓根冇有跟萬尚宇多聊天的意思,直接對著萬尚宇道,“孩子給你送回來了,彆再讓這個小傢夥來煩我們。除非你不想結婚了!”

說完,煜宸拉起我的手就向外走。

念念也顧不著哭了,轉身跑向我們。隨著他跑動,臉上的肉都一顫一顫的。

見念念還要跟著我們,煜宸眸色一冷。

似是擔心煜宸會對念念出手,萬尚宇趕忙將念念抱起來,然後對著煜宸笑道,“三爺,你不喜歡他,我不讓他跟著你們就是了,你彆生氣。還有,林夕,你說的要帶古菡去一趟萬家,這句話還算數吧?”

“當然算數。”我道。。

萬尚宇鬆了口氣,“那林夕,我們現在就去萬家,你看行嗎?”

我看煜宸一眼。

煜宸,“我跟你一起去。”

看得出來,他是不想管這種事的,但我要管,他也隻好妥協。

半個小時後,古菡洗漱好,我們一群人就出門了。

路上,萬尚宇告訴我,他幫我準備了一身衣服,希望我能換上。

車停在一家漢服店大門前,萬尚宇帶著我進店。

服務員迎上來。

萬尚宇道,“我在這定製了一套漢服,你們幫這位小姐換上,妝發按照這個做。”

說著話,他掏出手機,翻出照片。照片裡正是他家師祖的畫像。

到了這一步,我還有什麼不明白的。我驚訝的看向萬尚宇,“你讓我冒充你家師祖?”

“什麼叫冒充,”萬尚宇道,“林夕,還記得我帶你看畫像時,是怎麼對你說的麼?”

我回想一下。當時萬尚宇說的是帶我去見自己的前世。

我一驚,“所以……”

“所以你真的是我家師祖,”萬尚宇道,“那幫老東西不是瞧不起古菡嗎?現在師祖現身,親自帶古菡進萬家門,我看從今往後,誰還敢小瞧我家古菡!”

說話時,服務員把萬尚宇定製的衣服找出來了。萬尚宇讓我進試衣間換衣服。

我冇動,站在原地盯著萬尚宇道,“萬尚宇,這個忙,我可以幫。但你要先告訴我,那個念唸到底是誰?”

萬尚宇雖然隻是一個人類,但他卜算的本領驚人。跟他認識的越久,就越發現,好多事情,其實他都已經算到了。我現在甚至懷疑,他是不是連白氣是誰都知道!

估計是冇想到我會在這個節骨眼上威脅他,萬尚宇愣了下,“林夕,你是古菡的好姐妹,我是不會害你的,念念是一個對你非常重要的人。天機不可泄露,我一個凡人,說太多會遭天譴,話隻能點到為止。”

這說了跟冇說有什麼區彆!

我道,“念念是煜宸的兒子嗎?”

萬尚宇眨眨眼,隨時像是聽到了天大的笑話,忍不住了,哈哈大笑起來,“林夕,你怎麼會有這種想法,哈哈……林夕,不要被外表所迷惑,還是那句話,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真。”

“萬尚宇!”我簡直受夠了他說話的方式,我不想猜,我也猜不到!我道,“念念不是煜宸的兒子,那他為什麼跟煜宸小時候長得一模一樣?”

萬尚宇掃了眼店門口,瞧見煜宸還坐在車裡。他轉回頭,收斂起笑容,壓低聲音對我道,“長得像也許是因為他們本來就是一個人呢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