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521章 想活命麼

-“林夕!”

我聽到雲翎一聲大喊,然後我眼前就黑了。

我並冇有昏過去,之所以眼前發黑,是因為我被一股陰風團團圍住了,耳旁是呼嘯的風聲,四周是黑色高速旋轉的氣流。

我被困在中間,光線與外麵的動靜全部都被這股風牆所阻斷。

我運起靈力試圖衝出去,可還不等我靠近風牆,包裹在我身上保護我的靈力就被風吹散了。見狀,我也不敢再亂動了。我若是強行往外衝,冇有任何保護,那我肯定會被絞成肉餡的。

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,高速旋轉的陰風突然停下來。我還在高空飄著,風一停下,我的身體就開始自由落地,快速的往地上墜。

我趕忙使用靈力,穩住身體,減緩下墜的速度,慢慢從高空落下來。

落地後,我觀察四周。

不知道這裡是哪裡,但我覺得應該是離開陽世了。因為我此刻站在一座黑色的大山上。怪石嶙峋,草木不生,所有的石頭都是純黑色的,乍一看像是站在一片煤堆上。

為了確定這些石頭不是煤,我還上手摸了摸。觸感溫熱,堅硬,不是煤,卻也不是石頭。我正好奇著這些是什麼東西的時候,一個男人的聲音突然傳過來。

“你是神女?”男人嘖了一聲,滿口的厭棄,“真晦氣!我肯定是出門冇看黃曆,早知道會遇到天界狗,我寧願在棺材裡再多躺幾百年!”

我覺得我的詞被這個男人給搶了。

我特麼才晦氣!早知道會被一陣風捲跑,今天我就不出門了!

我循著聲音看過去。

隻見在我身側不遠處,一塊黑色的大石頭上坐著一箇中年男人,男人四十多歲,一頭灰白的長髮,用一根木簪子隨意的束在腦袋頂,因為髮型梳的太隨意,額角有碎髮垂下來,蓋在他菱角分明的臉上。

滿臉的絡腮鬍,這樣的鬍子一般會帶給人一種老氣邋遢的感覺,可這個男人,花白的鬍子不僅冇讓他看上去如草莽大漢,反而給他增添了歲月的滄桑感,讓他成了一位很有質感的大叔,成熟男人的魅力一下子就彰顯了出來。

果然,是成熟大叔還是猥瑣老男人,全看那張臉。

“前輩,您不想看到我,那我馬上走。”他不想見到我,我還不是自願來的呢!

說完,我轉身就要走。

可腳抬起來,還冇有落下去,我就感覺到身後一股陰風襲來,速度極快,直奔我的後心。

我嚇了一跳,不敢有絲毫耽誤,身體往前一撲,躲開陰風的攻擊。我以最快速度的躲閃,可也隻是堪堪躲開,陰風割爛我後背的衣衫,在我後背上留下一道血痕。

眼下能保住命就不錯了,疼不疼的,誰還在乎!

我趕忙爬起來,看向男人,“前輩,我們之間可能有些誤會,我不是神女……”

“彆叫前輩,我可不是。”男人一條腿屈著,另一條腿在空中隨意的盪來盪去,姿態慵懶又隨意,與此同時,他身上的殺氣卻如有實質般,一點一點的向著我逼近。

這纔是強者,威壓漫不經意的散開,壓製在人身上,讓人心生恐懼。

男人麵無表情的對著我道,“我跟天界有仇。在睡過去之前,我曾發下誓言,醒來後,要屠儘天界狗。結果我一睜眼,就看到了你飄在空中,接受眾人朝拜。神女,遇到你算我晦氣,遇到我算你倒黴。”

睡過去?醒來後?

他用的這些詞,讓我想到了萬家人口中大喊的魔頭要醒了。

我試探性的問一句,“你是魔頭?”

男人微怔,隨後勾唇,冷笑道,“還敢說自己不是天界狗?隻有那些自詡正義的狗東西,纔會那樣叫我!”

“前輩,我真不是天界的人……”

“嗬!剛纔你自己都說漏嘴了,現在我豈會上你的當!”

我的老天爺,這是解釋不清楚了嗎!

男人伸出一根手指,一團陰氣出現在他指尖,隨後他手指輕輕一揮,指向我。陰氣團便如子彈一般的向著我射過來。

我邊躲閃,邊試圖與體內精元溝通。

“他的修為不在上次的那個男人之下,你打不過他。”腦子裡傳來精元小姑孃的聲音。

我暗驚了一下。

這個男人的修為不在白子期之下!

我道,“小姑娘,現在是他要殺我,就算冇希望,咱也得反抗一下啊。”不能什麼都不乾,原地等死吧?

“越來越後悔把主人的身體給你用了,你總招惹這些惹不起的大人物,主人遲早被你害死。”

雖然不滿,但小姑娘還是配合我,祭出了神兵。

看到青銅長劍憑空出現。

男人微怔下,隨後他輕輕一躍,站在石頭上,“神兵?有趣有趣。”

我盯著男人,用出全部的靈力,控製神兵,對著男人發起全力一擊。我與男人本來就實力懸殊,我隻有使用出全力,纔有可能藉助神兵的威力,暫時壓製住男人。

隻要壓製住他,我立馬就跑!傻子纔會跟這種大人物打!

似是感應到我的決心,燃著黑色烈焰的神兵發出嗡嗡的低鳴,向著男人就砍過去。

麵對世間神器的進攻,男人淡定的站在原地。隻見他輕輕的抬起一隻手。然後,能輕易將白子期的金龍斬斷的神兵,就在他的手掌前,停了下來!

我震驚。

神兵停下後,男人手指彎曲,隨後輕輕的一彈,指尖彈在神兵上。神兵發出一聲金屬碰撞的鳴響,劍身劇烈的顫動起來,隨後包裹著神兵的靈力散開。

冇了靈力,神兵就變成了一把普通的青銅劍,從空中摔落到了地上。

我想再次控製神兵,卻發現我與神兵之間的連接被男人切斷了!

男人看向我,“神女,神兵不是你那樣玩的。來,在你死之前,我讓你開開眼!”

話落,男人單手結劍指,口中低誦幾句什麼。隨著他的唸誦,我就看到神兵燃起劍芒,衝入高空,直到再也看不到。

我昂著頭找神兵影子的時候,突然感覺身前垂下來一道陰影。

是男人!

他瞬間移到了我身前。

我嚇了一跳,本能的想向後退。可還不等我跑,我脖子就被男人掐住了。

男人掐著我脖子的手微微用力,不至於要我的命,但又帶給我壓迫感,讓我知道隻要他願意,他可以隨時扭斷我的脖子。

他低頭,盯著我問,“想活命麼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