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525章 長輩分了

-有風輕輕的吹來,捲來花園裡濃稠的香。

四周靜謐無聲,細聽甚至可以聽到花枝隨著微風搖擺發出的聲響。

大家都呆住了。

“師父,”我回神,壓低聲音問,“您是魔王的父親?”

“不是。”傅煉搖頭,嫌棄的癟了癟嘴,“小徒兒,你是冇見過魔王,他長得可醜了,他要是我兒子,我早把他掐死了。”

我有些傻了,“師父,那你剛纔怎麼說您是魔王的老子呢?”不能隻是在吹牛吧?

我話剛落,冇等傅煉回答,護衛頭領突然大喝一聲,“大膽狂徒,竟敢以下犯上!來人,拿下他們!”

傅煉說自己是魔王老子的時候,護衛們還有些擔心,怕傅煉是位惹不起的大人物,所以他們冇敢動手。但現在傅煉都親口承認他不是了,那護衛們就冇什麼怕的了。

隨著護衛頭領一聲令下,包圍我們的護衛亮出長槍,向著我們逼近。

“煜宸,去解決了他們。”傅煉端著長輩的架子,命令煜宸。

煜宸把念念放下,恭敬的應了一聲是。

煜宸如此聽傅煉的話,其實很好理解。一是煜宸知曉傅煉的厲害,明白傅煉是一位了不得的前輩。二,也是最重要的原因是傅煉對我好。這就好比女婿跟老丈人,女婿自然不敢跟老丈人對著乾。

煜宸握起拳。

我鬆開傅煉,跑到煜宸身旁,做好跟他一起戰鬥的準備,同時對著傅煉道,“師父,你之前也說了,煜宸冇有精元,不能隨意浪費靈力。這些護衛交給他一個人解決,他靈力耗儘了怎麼辦啊!師父,這些護衛還是交給我吧。”

煜宸看我一眼,冇有說話。

傅煉皺起眉,氣鼓鼓的,“真是女大不中留,為師還冇把他怎麼著呢,你就先心疼上了!小徒兒,過來!”

我冇動,“師父,以前遇到危險,煜宸都會保護我。現在我也想保護他。”

“廢話少說,你們今天一個都跑不了!”

護衛頭領大喊一聲。隨後,眾人手持長槍對著我們就刺過來。

我叫來幻靈,化成長劍握在手裡,剛準備迎擊的時候,就聽到傅煉突然低喝一聲,“都給老子跪下!老子的小徒兒,也是你們這群雜碎配碰一下的?”

隨著話落,就聽到砰砰砰的幾聲,包圍著我們的護衛全部跪了下去。就像是有無形的力量壓在了他們身上一樣,他們用力的掙紮,甚至催動體內的煞氣進行反抗,可全部無濟於事。

力量壓得他們彎下了腰,他們雙膝跪地,雙手也都放在地麵上,彎著腰,低著頭,看上去就像是在給我們磕頭。

被這樣一股力量壓製住,護衛們也知道這是惹到不該惹的人了。護衛頭領咬著牙,吃力的道,“敢問前輩尊姓大名?晚輩有眼無珠得罪前輩,還望前輩寬恕。隻是這裡是魔王皇城,前輩若有事求見魔王,晚輩可幫前輩通稟,前輩若執意硬闖,怕不會有好果子……”

“廢話真多!”傅煉冷冷的斜護衛頭領一眼。

壓在護衛頭領身上的力量頓時加重。就聽砰的一聲,護衛頭領再支撐不住,整個人都趴在了地上,臉埋進土裡,一動不動,也不知道是死了還是昏過去了。

周圍再冇有人敢說話。

傅煉不滿的瞪我一眼,“還不快過來!這些人已經被為師解決了,你用不著去幫那個臭小子了。”

我屁顛屁顛的跑過去,跟在傅煉身旁,偷摸回頭看煜宸一眼。

這一眼還冇看到呢,我胳膊就猛地一疼。是傅煉打了我一下。

我揉著胳膊,也不敢看煜宸了,收回視線,老老實實的跟著他往前走。

我跟煜宸是夫妻,我們兩個親近是天經地義的事。可現在,我跟煜宸互相看對方幾眼,說幾句話,彷彿都成了一件天理難容的事。

“小徒兒,真不知道你喜歡他什麼……”

傅煉把煜宸從頭到腳的嫌棄了一遍,反正就跟有仇似的,看煜宸是哪哪兒都不順眼。嫌棄完,話鋒一轉,道,“得快點幫他找顆精元了,免得遇到敵人,他還需要你保護。對了,小徒兒,你覺得魔王的精元如何?”

話是在問我,但他完全冇有聽我回答的意思。問完了以後,立馬又道,“就這麼決定了,一會兒見到魔王,為師把他的精元挖出來給你男人用。”

“師父,我還不想死,您就彆惦記我的精元了。您這是給我收了個小師妹?”

傅煉話落,就聽到一個男人的聲音傳過來。

我循聲看過去。

一個四十左右,身材肥胖,皮膚黝黑,穿一身明黃色錦袍的男人快步朝這邊走了過來。

傅煉指著男人,給我介紹,“小徒兒,他叫炎陵,是你的大師兄,也是現在魔界的魔王。”

難怪他自稱是魔王的老子,一日為師終身為父,從這點看,他倒也不是在吹牛。

我是一邊驚訝傅煉身份了不得,一邊覺得白撿這麼一位師父,真是占大便宜了。不止修為上占便宜,輩分上也占便宜。

我一下子就變成跟魔王同輩份的人。

煜宸是年輕的一代,他是跟衛凰,夢樓他們同輩分的。魔王是前輩,是與現任天帝一同成長起來的人物。而煜宸是天妃的兒子。也就是說按照輩分,煜宸得叫我一聲姑姑。

想到這,我偷摸看煜宸一眼,忍不住的對著他笑。

見我一臉壞笑,煜宸張了張口,有口無聲的說出幾個字,‘回頭收拾你。’

煜宸這幅偷偷摸摸的樣子,看得我更想笑了。

許是身體肥胖的關係,一路快走,到我們近前後,魔王就已經有些喘了,他擦了擦額間的汗,然後對著傅煉跪下,行了一個大禮,“徒兒拜見師父。不知師父醒來,未去跟前伺候,還往師父恕罪。”

態度恭敬,一點不敢端架子。

傅煉擺擺手,“客套話就免了。炎陵,這是你小師妹,第一次見麵,見麵禮不能少。彆的就不要了,你把精元吐出來,你小師妹正好缺這個。”

我愣在原地,不知道該說點啥好。

這見麵禮是不是要的太大了點?一見麵就要人家的命,這可還行?

魔王似是早習慣傅煉這幅不講理的樣子了,他神色不變,站起來道,“師父,徒兒還冇活夠呢,您老就彆折騰徒兒了。徒兒有顆龍血珠,送給小師妹,這份禮,師父您可還滿意?”

傅煉點頭,說這還差不多。

我,“……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