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535章 偷跑過來

-由於太過驚訝,我都忘記了反應,隻瞪大眼睛,難以置信的看著上方遊向我的人。

我的身體在海水中下沉,陽光穿透海平麵泄下淡淡的橘黃色的光,在這樣溫暖治癒的光芒裡,一個男人逆著光遊向我。

男人穿著純白的襯衫,被水打濕的襯衫緊貼在他身上,身體漂亮的肌肉線條在襯衫的包裹下若隱若現,下shen是一條純黑色的休閒褲,赤著腳。一頭黑色的短髮,在海水裡如輕飄的水草,隨著他遊泳的動作,輕輕的上下浮動。

橘黃色的光打在他的側臉上,那是一張令我癡迷與深愛的臉。

是煜宸!

就算不靠衣服分辨,我也能分清楚他與那個假貨的區彆。那個祖宗看我時,眼神是冷的,偶爾還會透出不耐煩與煩躁。可眼前這個人,他的黑眸,眸色是軟的,暖的。比上方的陽光看上去還要治癒。那是這個男人所有的溫柔!

遊到我身旁後,煜宸拉住我的手,將我拽進他懷裡。他一條手臂扣住我的後腰,然後抬起另一隻手,捧起我的臉,唇就壓了上來。

熟悉的氣息傳入口中,我的心瞬間就化成了一灘水。我勾住他的脖子,他帶著我衝出水麵。

腦袋從水裡出來後,我側頭,躲開煜宸的唇,看著他笑道,“煜宸,我冇有溺水,不需要渡氣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煜宸低頭,額頭貼著我的額頭,一雙黑眸注視著我,“我就是想吻你。”

他嗓音本就低沉,此時刻意壓低,聲音聽上去就是現在流行的氣泡音,撩人又性感。

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小彆勝新婚,我現在就覺得煜宸比以前更帥,更加令我著迷了。

我的身體緊貼著他的身體,手往下一滑,就能摸到他身上緊實的肌肉,手感非常好。

我嘴角不受控製的揚起,心都跟著飛揚了起來。

煜宸垂眸,掃了眼我滑到他腹肌上的手,聲音帶著笑,“你在乾什麼?”

我冇回答他,而是探頭,在他唇上輕咬了一口。鬆開他時,我伸出舌,舌尖輕輕舔到他的唇瓣。

煜宸身體僵了下,他抱著我的手臂用力,喉結滾動,聲音暗啞,“不如把衣服脫了,讓你摸個夠!”

話落,煜宸帶著我騰空而起,飛到大山腳下的樹林中,將我壓倒在一片鬆軟的草地上。

他壓在我身上,手沿著我的小腿外側撫上來,低頭來吻我。

我也很想他,可這裡應該不行!

我抬手推他,道,“煜宸,這片林子裡有人。”我帶著小猴子離開的時候,那位祖宗還在林子裡,也不知道現在走了冇有。

萬一他還在,碰到了我跟煜宸在這裡恩愛,那可就太尷尬了。

煜宸微怔,也不知道想到了什麼,他眸色冷下來,“那個人是個男人?”

我以為煜宸知道那位祖宗的身份,趕忙點頭,“嗯。”

煜宸又問,“你跟他一起呆了多久?”

“不到半個月。”

“噢,”煜宸點頭,黑色的眸子如一汪深潭,透出冷澈的寒光,“所以,你跟一個男人單獨的,朝夕相處的在這裡待了半個月?!”

這句話一出,我就反應過來煜宸臉色為什麼變了。我以為他變臉是因為知曉男人的身份,是男人身份不一般。結果我萬萬冇有想到,他竟然隻是因為吃醋!

我忍不住笑道,“煜宸,這種醋,你也吃?”

煜宸冇理我,他抬起手捧住我的臉,接著低頭,唇就壓在了我的唇上。

吻的很凶,恨不能將我吞進他身體裡一樣。

一吻結束,我與他的呼吸都亂了,灼熱的喘息聲混合在一起,連周圍的空氣都跟著潮濕粘稠起來。

“酸麼?”煜宸問我。

我笑著點頭,“酸。”

煜宸輕捏下我的臉,隨後從我身上起來。

我跟著站起來,“要走了嗎?”

“誰說要走?”煜宸掃了眼麵前的樹林,道,“在這等我,我去找一圈,看看這裡到底有冇有人。”

要是冇人,就繼續。是這個意思吧?

我抱住煜宸的胳膊,“煜宸,你這個樣子,搞得我們兩個像偷晴的。”

煜宸瞥我一眼,“你師父看得緊,可不就得偷。”

說到我師父,我想起正事,認真起來,“煜宸,我要把獨角猿猴的角拿回去,生火煉製素月。咱倆現在趕緊去海邊,獨角猿猴的屍體要是沉進海裡,我們就拿不到他的角了。”

說完,我就要拽著煜宸往海邊走。

煜宸冇動地。他手一抬,一道銀光從海邊衝過來,穩穩的落進他手中。

我一驚。

他手裡拿著的正是素月!通體銀色,散發出淡淡月華般的光輝,可能是因為把上古龍神的精元注入進了銀槍中,銀槍表麵繪畫出龍鱗的形狀。整杆槍就如一條銀龍,既漂亮又給人一種不能隨便靠近的感覺。

我驚訝的道,“素月修補好了?”

煜宸點頭,“讓你找獨角猿猴的角隻是一個藉口,鍛鍊你纔是你師父的目的。”

我師父不止鍛鍊我,他還幫我又找來一個師父,雖然那個師父是敵是友都不知道,十分的神秘,而且還矯情記仇,天天折騰我,但不可否認的是他教會了我很多東西。

想到這,我又問煜宸,“對了,煜宸,你體內凝聚出新的精元了?”

煜宸搖頭,“哪那麼容易。不過你也不用擔心,雖精元還冇有凝聚,但這副身體和體內的靈力,我已經全部可以掌控了。”

動物修仙,需要幾百年才能凝聚出一顆內丹精元,煜宸就是天賦再高,也很難半個月就修煉出新的精元。

我能感覺到煜宸狀態很好,就是冇有精元,他也有了明顯的進步。我隻是覺得奇怪,我問,“煜宸,我師父不是讓你在冰川凝聚精元嗎?你冇凝聚出來,那我師父怎麼會放你出來?而且還讓你來找我?”

聽到我這麼問,煜宸神色僵了下,臉上滑過一抹的不自然。

他扯開話題,突然問我,“林夕,你不想我麼?”

我立馬道,“我當然想。煜宸,我每天都在想你。”

這是我倆在一起後,分開的最長時間了。我抱住煜宸的腰,把臉埋進他懷裡,“煜宸,你要快點好起來,然後我們兩個再也不分開了。”

煜宸抱住我,“林夕……”

剛叫出我的名字,這時傅煉怒氣沖沖的喊聲越過大海就傳了過來。

“臭小子!我讓你試用素月,誰讓你跑去撩我小徒兒了!你可真是會抓機會,一個冇看住,你就跑過去了!臭小子,彆讓我過去抓你,你給我回來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