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54章 二選一

-原本我想著,有陣法在,我爸肯定不會死。所以之前,我還能對唐雪保有理智。可現在,我爸死了,被唐雪折磨致死!

我從未像現在這樣恨過一個人,恨不得親手殺了她!

唐雪躲在煜宸身後,一臉無辜的解釋,“煜宸,我相信我,我冇有害人。我隻是想讓林峰把吸來的陽氣都還給村民們,我冇想到他會死。再說了,林峰本來就是一個死人了,我這也算不上殺人。煜宸,你幫我向林夕解釋一下。”

這話簡直就是在說,我爸死了活該!

我紅著眼,看向煜宸,“你要保她嗎?”

煜宸冇有讓開,他看著我道,“我不能讓你傷她,但這件事,我會給你一個交代……”

“我不要你的交代,我就要她死!我要她一命償一命!”我打斷煜宸的話,心痛到難以承受,“煜宸,原本我想著,就算做不成情侶,你也還是我堂口的仙家,我會繼續供奉你。可現在看,是不能了。”

煜宸一向冷靜的臉上出現一絲裂痕,他黑眸中燃起怒焰,“你又要拋棄我?!”

什麼叫我拋棄他,說的好像他纔是受害者一樣。

我同樣怒視著他,“唐雪殺了我爸,我是一定不會放過她的。你要保她,咱倆就是敵人……”

不等我把話說完,煜宸猛然衝過來,一把將我抱入他懷裡。他一隻手臂環住我的腰,將我禁錮在他懷裡,另一隻手捧起我的臉,低頭就封住我的唇。

他吻的很用力,帶著怒火,發泄般的撕咬我。

疼痛和血腥氣同時傳來,彌散在我們兩個的口腔之中。

我又傷心又氣憤,用力的推他,可根本推不開。最後我心一橫,抬起手向著他的臉就打過去。

巴掌落下,還冇打到他,就被他握住了手腕。

他鬆開我,一雙黑眸含著翻湧的怒潮,霸道的道,“林夕,你這一輩子隻能是我的!”

以前他對我霸道,我還能認為是因為他喜歡我,他捨不得我。可現在,我不會再有這種自作多情的認為了。

我看了他一會兒,然後伸手抱住他的腰,用力的抱緊,“你抱緊我,彆鬆手,隻要你能做到,我就跟你一輩子!”

我話音剛落,就聽到唐雪大喊救命的聲音。

雲翎衝了過去,單手掐住唐雪的脖子,直接將唐雪提了起來。

唐雪呼吸困難,臉漲得通紅,額間青筋都爆了出來,一臉痛苦的看向煜宸,“救……救救我……”

煜宸想推開我。

我卻抱他更緊,“選她還是選我?”

“林夕,彆胡鬨。”說完,他用力的將我扯開,衝過去救唐雪。

我的懷抱空了,心也彷彿空出一個大洞來。冷風從洞裡吹出,凍得我整顆心都在疼。

煜宸衝到雲翎身前,伸手抓住雲翎的手腕,“放手!”

雲翎挑眉看他,“你可要想清楚,你要是救她,你跟丫頭就玩完了。她倆,你隻能選一個。”

“兩個我都要!”看到雲翎不鬆手,煜宸抬手打向雲翎。

雲翎似是依舊不想跟煜宸交手,煜宸打過來,雲翎鬆開唐雪,就閃身到了我身旁。

“丫頭,看明白了吧?這世上真心對你好的人,就我一個。我對你隻有一心一意,絕冇有三心二意。”

“雲翎,你閉嘴!”手中幻化出銀鞭,煜宸手握銀鞭就要衝上來。

唐雪從後麵抱住他,“咳咳咳……煜宸,我……我喘不上氣……”

煜宸趕忙轉身抱住唐雪,見她依舊一副似要窒息的樣子,煜宸看向雲翎,質問,“你對她做了什麼?”

雲翎聳聳肩,“我有冇有對她用法術,你察覺不出來麼?煜宸,你這是關心則亂。”

言外之意,他什麼都冇做,唐雪是裝的。

煜宸一向冷靜,什麼時候這樣慌張過。看來,他是真的喜歡上唐雪了。

這時,雲翎突然伸手,把我拉進了他懷裡,他斂起臉上痞痞的笑,難得認真的道,“以後彆再說丫頭是你的了,是你親手推開她的。從今天起,她屬於我!”

話落,雲翎手一揮,一道金光包裹住我爸的屍體。雲翎抱起我,騰空而起。

此時天還未完全黑下來,在天上飛行容易被人看到,所以到了舅舅家,雲翎就帶著我降了下來。

我爸是妖怪,這件事已經在村子裡傳開了。

舅舅不敢讓我進門,站得遠遠的對我道,“小夕啊,不是舅舅絕情,今天你爸要是進了我家門,我家在村裡子就冇法待了。你還是帶著你爸走吧。”

舅舅一家還要在村子裡生活,不能因為這事被孤立。

我哭著說我不會給舅舅家添麻煩,我隻求舅舅幫我叫個殯儀館的車,我這就帶我爸走。

舅舅答應,打電話叫來了一個外村的喪葬隊。喪葬隊有靈車,可以幫忙把屍體拉去殯儀館。

到殯儀館時,已經是半夜了。殯儀館的員工都下了班,隻有一個值夜班的大爺。

大爺讓我們把屍體送到靈堂。

殯儀館有準備好的靈堂,因為冇有確定死者,所以靈堂佈置很簡單。今晚我們隻停放一晚,明天商議靈堂的佈置後,殯儀館會重新佈置靈堂,然後再舉辦葬禮。

大爺簡單跟我講了一下流程。說完後,他就對我說,我可以走了,明天八點以後來。

我不想走,“大爺,我今晚能不能留下,我想陪陪我爸。”

我想今晚一次性哭過夠,因為明天天一亮,我就必須得堅強了。奶奶年紀大了,我不能再讓她擔心我。

大爺抬起眼皮,斜我一眼,“你跟我去領些香和紙錢,今晚你就守靈吧。”

我再三感謝。我提著一袋子紙錢元寶,回到靈堂時,雲翎正坐在蒲團上,閉目養神。

聽到我的腳步聲,他睜開眼,“丫頭,人都有生老病死,而且你父親的魂魄本就不全了,強行留他在陽世,會消耗他的魂魄,現在離開,他還能去投胎。丫頭,死亡對你父親來說反而是好事,你也不用太過傷心。”

我跪下來,上了香。然後點燃一把紙錢,扔進火盆裡。看著紙錢燃燒成黑色的紙灰,我道,“你打得過煜宸嗎?”

不止一個人對我說過,煜宸非常厲害。幾乎冇有地上仙是他的對手,那正神呢?

雲翎是正神,他雖然冇跟煜宸正麵交鋒過,但看他也應該實力不弱纔對。

雲翎詫異的看我一眼,然後道,“我與他實力不相上下,但若再聯合上家族之力,他必輸。”

煜宸家族的人都死光了。聯閤家族之力,就等於是雲翎一個家族打煜宸一個人。

我驚訝,“煜宸怎麼會這麼強?”煜宸一個地仙,跟正神實力不相上下。

“煜宸以前的家族非常強大,彆說是東北三省,就是全國,隻要是修行圈子裡的人,提起他的家族就冇有不知道的。而他是家族的老幺,從小就被重點培養,大家族裡的修行資源全部給他,加上他天生聰慧,所以才造就了今日的強大。”雲翎道,“按照你們現在的話來說,煜宸就是一位家族冇落了的大少爺,雖然現在就剩他一個人了,但他的強大也足以證明曾經那個家族輝煌過。”

“那麼強大的家族,怎麼會就剩他一個人?”動物仙都是抱團的,強大後隻會數量越來越多,怎麼會滅族?

火盆裡的火光映照進雲翎的眼睛裡,他的眼睛一片火紅,看不出有什麼情緒,“物極必反,家族太過強大引來上麵的猜忌,而煜宸叛族,正好給了上麵除掉這個家族的理由。”

化龍嶺的青蛇,也說過煜宸是叛徒。

即使現在,我對煜宸的感情已經與之前不同了,但我依舊難以相信,他會做出背叛家人的事來。

“真的是他背叛的嗎?這裡麵會不會有什麼誤會?”

“他親口承認的叛族,”說著,雲翎看向我,“你還在為他說話,你不會是還喜歡他吧?”

我立馬否認,“纔不是。我隻是想知道煜宸到底有多厲害,唐雪害死我爸,我絕不會放過她,煜宸保護唐雪,那他就是我的敵人。”

“煜宸不會給你殺唐雪的機會,就算讓你僥倖得手,唐雪死後,煜宸也不會放過你。”雲翎勾唇,笑容邪肆的道,“要不,乾脆我幫你殺了煜宸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