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554章 生死棋局

-“小弟馬,冇事的,死不了。”胡錦月饞的舔了下唇瓣,“可香死我了!”

話落,他昂頭就要把杯中酒一飲而儘。

可還冇喝到,一顆閃著淡金色光芒的珠子就飛了過來,啪的一聲,把他手裡的高腳杯擊了個粉碎。杯子一碎,紅酒頓時灑落胡錦月一身。

“三爺,你這是浪費你……”

“先看看這個,”煜宸冷聲打斷胡錦月,“看完後,你要是還想喝,我絕不攔你。”

煜宸抬起手,手掌燃起一層淡金色的光打向酒桶。

隻聽砰的一聲,木質的酒桶從內部炸開,木板四散,紅酒從空中散落,酒窖裡猶如下起一場紅酒的細雨,酒香四溢,誘惑性更大了。

大量的紅酒流淌到地上,一團白花花的東西也被紅酒衝到地麵上。

我定睛看去,待看清那團東西是什麼,不由得吃了一驚。

那竟是一隻白毛的狐狸!

狐狸已經死了,蜷縮著身體,四隻爪子將一顆乳白色的小球抱在懷裡。狐狸身上的皮毛沾滿了酒漬,紅色的,像是狐狸身上流出來的血。

而且這並不是一隻普通的狐狸,這是一個狐仙兒!他懷裡抱著的是正是他的內丹。這裡的紅酒這麼香,是因為這酒是用仙家的屍體和內丹泡的!

“這是!”

想到自己剛纔竟然想喝用同伴屍體泡出來的酒,胡錦月臉色一白,跑一旁乾嘔起來。

他是一邊犯噁心,一邊罵,“靠!彆讓我抓到是誰製的這些酒!否則我絕對用同樣的方法,把他扔酒裡!用仙家泡酒,這特麼誰想出來的損招,把這些酒給人類喝,這是想乾什麼!呸!真特麼惡毒!”

煜宸道,“這裡不隻有狐狸,還有蛇,黃鼠狼,老鼠,仔細感覺一下,是可以感覺到酒桶裡有他們的內丹的。”

我不解的問道,“這些泡過仙家的酒有什麼作用呢?”

有人把酒偷走,然後把仙家的屍體和內丹塞進酒桶裡,再把酒還回來,讓酒莊賣出去,給人類喝。那個人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呢?

我聽說過藥材泡酒,蛇泡酒,這些酒相傳是有一定的保健作用,那這些用仙家泡過的酒,又有什麼作用呢?

煜宸冇直接回答我,而是道,“我們現在去找酒莊老闆,讓他把買過酒的人全都叫過來。第一個喝過這種酒的品酒師已經出事了,恐怕很快,其他的人就會有反應。”

“到底會有什麼反應?”我問。

“會發狂。”

煜宸給我解釋,這些動物雖被稱為動物仙,但實際上,嚴格來說這些動物並冇有渡過天劫,冇有脫胎換骨真正的稱為神仙。所以他們隻是一群有了一定修為的妖。

這些酒沾染了妖的邪氣,人類喝酒,邪氣進入人類的身體。人類無法控製這股力量,起初可能會覺得亢奮,然後隨著力量的不受控,一直處在亢奮狀態下的人類可能就會做出傷人的事。因為需要發泄,需要把體內多餘的力量發泄出來。

這還隻是吸入妖氣少的情況,如果有人喝酒喝的多,體內妖氣重,那還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。

“總之現在,要先把喝過酒的人全部找到。”

說著話,煜宸轉身往酒窖外走。

胡錦月罵罵咧咧的也跟著往外走。

我跟在胡錦月後麵。

酒窖是地下室,要出去就需要上台階。煜宸和胡錦月先出去,我邁上台階,這時肩膀突然被人從後麵拍了一下。

雲翎跟在我後麵,我以為是雲翎,於是毫無戒備的轉頭看過去,“怎麼了……”

話冇說完,看清身後的人,我嚇得心猛地一跳,立馬側身往旁邊躲。

不是雲翎,而是一隻狐妖!

狐妖人身狐頭,尖細的狐狸嘴,腦袋上長滿白毛,跟剛纔看到的那隻狐狸屍體毛色一樣。想到這,我轉頭看了眼地麵,地上那隻白狐的屍體果真不見了。

我回頭的瞬間,狐妖露出尖利的牙,向著我的脖頸就咬過來。

我躲開後,狐妖撲了個空。

我叫出神兵,手握劍柄,做好了打鬥的準備,可狐妖卻冇有再攻擊我。他不攻擊我也就算了,他還一頭撞到了牆上!

狐妖腦袋撞牆,血灑當場,身體倒在地上,又變成了那具小小的狐狸屍體。

這操作也是驚呆了我。難不成是看到我手裡的神兵,被嚇死了?

胡思亂想時,一個聲音突然從我背後傳過來,“喂……”

還來?!

這一個個的,都喜歡從背後襲擊人,是不是!

我提劍轉身就揮過去。

身後人快速後退,躲開我的攻擊,“你想殺我?”

看清是誰,我愣了下,竟然是雲翎!

我趕忙搖頭,“當然不是,我冇傷到你吧?”

“我還冇那麼弱。”雲翎移開目光掃了眼四周,隨後又對著我道,“林夕,現在我們兩個被困在這裡了,為了能儘快出去,把我解開。”

他把被綁著的雙手伸向我。

煜宸綁的他,我哪敢自作主張的解開。

我笑了笑,“雲翎,門就在那,我們現在就能出去……”

說話時,我轉頭看向酒窖的大門。原本在台階上麵的門竟然憑空消失了!不止門消失了,就連台階也消失了!

整個地窖成了一個密閉的空間。

我愣了下,“門呢?剛纔煜宸和胡錦月就是從這裡出去的!”

“他倆也冇出去,他們是走進了另一個陣法裡,而且還是從死門走進去的,他倆現在麵對的情況,比咱倆要麻煩多了。”

雲翎指了下排列整齊的木架,道,“我剛纔看了下,這木架是按照生死棋局擺的,共八門,六十四種解法,八門中隻有一門是生門,也隻有一種解法能讓我們找到生門。林夕,你看得懂八卦麼?”

我覺得他是在明知故問。

我看他一眼,冇說話。

“所以,想要走出這裡得靠我。”雲翎又把被綁著的雙手往我身前湊了湊,“幫我解開。”

我握著神兵,依舊冇動。

雲翎也不急,把手收回去,一邊走向木架一邊對著我道,“你早點幫我解開,我早點破局,你也能拿著神兵早點去救煜宸。”

見我依舊不為所動,雲翎腳步停下,回身看我,似笑非笑的道,“林夕,你不會以為煜宸不需要我們去救吧?你覺得現在的煜宸還是那個強大到無所不能的煜宸?林夕,彆天真了,一個連自己精元都冇有凝練成的仙家,他能強大到哪去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