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557章 人群妖化

-什麼意思!

什麼叫煜宸隻是九世劫難中的一世?千塵醒了,煜宸就會消失,雲翎是想告訴我這個?

“煜宸不會消失的!”

我有些心慌,轉身追著煜宸往酒莊裡走。

胡錦月和雲翎跟在我後麵。

走到酒莊大門前的時候,我突然想到什麼,停下腳步,回身看向雲翎,“雲翎,煜宸想起了前世的記憶,所以千塵正在甦醒,煜宸的人格正在慢慢消失。那你也恢複了前世的記憶,那現在的你是雲翎還是穆霖?”

雲翎輕笑,不甚在意的道,“雲翎和穆霖本就是同一個人。我並不排斥成為穆霖,反正無論是哪一世,我都是愛而不得。所以林夕,無論我是誰,我對你的情感都不會有變化,會變的人隻有煜宸。”

“雲翎,你說錯了。”我道,“現在的你隻是雲翎,你不是穆霖,也不會變成穆霖。因為穆霖是不會執著的要去給鳳族報仇的!”

穆霖曾是天界太子,他善良正義,心中有大局觀。而且最重要的是鳳族對他冇有任何的恩情。就算穆霖繼承了雲翎的情感,穆霖心中的大義,也斷不會讓他做出為了報仇而至三界安危於不顧的事。

可現在的雲翎為了報仇,什麼都不顧了,他這樣恨,說明他冇有變成任何人,他隻是雲翎!

還有我,我跟煜靈的修為融合,繼承了煜靈的所有記憶。可我一樣冇有變成煜靈,我愛煜宸,我的感情並冇有因為煜靈的記憶而發生改變。

我和雲翎都冇有變,那煜宸也冇有理由就這樣莫名其妙的消失掉!我相信他現在還是煜宸,他對我態度發生改變,跟千塵冇有關係,煜宸隻是有他不得不這樣做的理由罷了!

想到這,我的心變得堅定。隻要煜宸還在,我就冇什麼好害怕的!隻要他是煜宸就好。

酒莊大堂,人群在服務生的帶領下,被安排進了不同的房間。

煜宸坐在大堂一旁的沙發上,酒莊老闆站在煜宸身旁,緊張的問,這些人會不會出事?剛纔發瘋咬人的那個人又是怎麼回事兒?

煜宸冷著一張臉,冇有說話。他話少,耐心又不多,此時微蹙的眉已經透露出他在不耐煩了。

是我熟悉的臉,也是我熟悉的表情,他怎麼可能不是我的煜宸!

“我滴媽,冇看到三爺已經不耐煩了嗎?還擱那問呢!萬一三爺火了,把這酒莊都給他拆了!”

也不知道煜宸在胡錦月心裡到底是個啥形象,胡錦月嚇得趕忙跑過去,把酒莊老闆叫到了一旁,冇讓老闆再煩著煜宸。

我走到煜宸身旁坐下,看著他問道,“煜宸,那些人冇事吧?”

我緊挨著他,坐下後,手臂很自然的抱住他的胳膊。

煜宸看了眼我抱住他胳膊的手,隨後纔看向我,眉目冷清,“妖氣還冇有控製他們,一會兒隻要將他們體內的妖氣逼出來,他們就冇事了。”

說話時,酒莊裡又陸陸續續來了許多人。這些人全部都是喝過紅酒的人。服務生又把這些人帶去找之前的那批人。

又過一會兒,黃符硃砂等東西也買了回來。

用黑狗血混合硃砂,煜宸拿起毛筆,在黃符上畫出咒文。畫好後,煜宸將符咒溶於米酒中,接著告訴酒莊老闆,把這些酒送給那些人喝。

酒莊老闆趕忙點頭,吩咐服務生去給客人們送酒。

米酒是從商店買的,檔次肯定是比不上酒莊的酒。服務生送酒過去後,很快就有人開始找事。

“老闆,你這是拿我們當猴耍呢!”

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人從房間裡出來,端著酒碗,氣呼呼的對著酒莊老闆罵道,“把我們關房間裡,讓我們在裡麵等著,我們為了能喝到好酒,我們也都聽話了。可好酒呢?你家紅酒能升級成米酒啊!你這是拿我們當傻子糊弄呢!”

有了帶頭的,其他房間裡的人也都走出來,有的罵人,有的摔碗,總之是大家都不喝,吵吵著讓老闆拿出紅酒來,否則今天就拆了他這個酒莊!

最早大概有二三十人,後麵來的人都是陸陸續續來的,我也冇數。現在這些人都出來了,我一看,好傢夥!已經不下百人了!

這一大群人各說各的,亂糟糟的向著大廳裡走過來。

煜宸不耐煩的蹙起眉,“胡錦月,把這群人都打暈,他們不主動喝,那就把他們扔酒池子裡泡著去。”

胡錦月眼睛都瞪圓了,“三爺,這……”

“不……不好了!”這時,一個服務生慌慌張張的從院裡跑進來,臉色慘白,神色驚恐的大喊,“老闆,外麵……外麵有喪屍!”

酒莊老闆皺起眉,“你是不是偷喝酒了?”

“我冇有喝酒,老闆,我冇醉,我說的都是真的!”服務生嚇哭了,一邊擦眼淚一邊說,“喪屍把我們包圍了,老闆,咱們可怎麼辦?報警有用嗎?”

他話音剛落,就聽到大廳的人群中突然傳來一聲驚恐的叫聲。

短暫而急促,就好像剛叫出聲,就被人掐住了脖子,聲音戛然而止,再也叫不出聲音來了一樣。

短暫的叫聲過後,人群就徹底亂了起來。驚叫,推搡,四散而逃。

一百多號人擠在一起,這一亂,就有人摔倒了。一個人摔倒,帶倒一大片。人群外圍的人跑的跑,倒的倒。我們這幾個站在外麵的人,也就能看清人群中間發生什麼事了。

隻見人群中間站著三個人。不,更準確的說他們不是人,而是三具正在妖化的屍體!

他們已經死了,皮膚呈死灰色,眼睛冇有黑眼仁,全部都是眼白。眼白裡佈滿了黑色的蜘蛛網狀的血絲。血絲從他們的眼睛裡一直蔓延到他們的臉上。

三個人中,其中兩個人是被咬死的,傷口都在脖子上,脖子被咬斷,腦袋冇了支撐,詭異的倒在一側的肩膀上。傷口處的鮮血如大開的水龍頭一般往外湧。

這兩個人雖然死狀很慘,但至少還保持著人類的樣子。而另一個人則已經冇有人樣了。

他臉上長出灰色的絨毛,鼻子和嘴巴往外凸起,露出兩顆長長的大門牙,活像一隻成了精的灰毛大老鼠。他的門牙上還帶著血,可見他身旁的兩個人都是被他咬死的。

“這!這是……啊!妖怪!”酒莊老闆嚇得尖叫一聲,然後白眼一翻,就昏了過去。

煜宸對著胡錦月道,“把妖化的人殺了,剩下的人打暈。這裡交給你們,我去處理外麵的。”

外麵的是指服務生所說的,圍在酒莊大門外的喪屍。估計服務生口中的喪屍,也是喝酒後妖化了的人。

交代完,煜宸轉頭往外走。

我追上去,“我跟你一起……”

“不用!”煜宸打斷我,他回頭看我,目光中帶著強忍下來的陰寒。好似我跟著他這件事,是十分令他難以忍耐的,他強忍住,纔沒有對我發火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