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559章 怕傷害你

-“不是。”煜宸似是不想多說,但對視上我一雙含淚的眼,他緊蹙眉頭,妥協般的道,“跟你想的,恰恰相反。”

恰恰相反?什麼意思?

我以為煜宸因為這些記憶不愛我了。相反的話,那是他更愛我了?既然更愛我,那他乾嘛疏遠我?這不自相矛盾嗎?

我不解的看著他,“你究竟為什麼疏遠我?”

“因為我害怕,”煜宸抬手捧住我的臉,拇指輕撚我的眼角,將我眼中的淚水颳去,他道,“林夕,我怕控製不住我心底的渴望傷到你。”

煜宸說,我跟雲翎輪迴的那九世,他也全部都是在的。與雲翎和我不一樣,他一直都是一個人,不管他有多努力,多想抓牢身邊的人,他最後的下場都是眾叛親離。

那些記憶湧進他的大腦裡,與他自己的記憶混在一起,這就讓他偶爾會產生一種現在的幸福很不真實的錯覺。

剛生出這種感覺的時候,他喜歡黏著我,對我真實的觸碰讓他心安。可那段時間傅煉正在鍛鍊他和教我法術。我們兩個被分開了。

聽到他說他在感到不安,我的心猛地襲來一震刺痛。我心疼的問他,“你為什麼冇有告訴我?”

問出口後,我才意識到是我太大意了。有些事他不說,我也該想到的。

有的人有個童年陰影,長大後想起來都會做噩夢。何況煜宸回憶起的是九世的記憶,那就像一個沼澤,將好不容易上岸的他,再次拖向泥沼深淵。

他心智再堅定,他也得有一個接受和消化的過程。可我們冇有給他這個時間,我們在不斷的要求他變強。

傅煉出事,鳳族出事,雲翎出事,每一件事都壓在他身上,要他去挑大梁。我們太習慣依賴他了,卻都忘了,他精元毀了,他剛融進新身體裡。最開始他連這幅身體都控製不了,他的記憶還混亂著,他不需要我們幫他做什麼,他隻是需要時間!

“彆哭了。”見我又紅了眼,煜宸邊幫我擦淚,邊道,“那個時候冇說,是因為我覺得冇什麼,現實和回憶,我還是分得清楚的。”

煜宸很理智,雖然記憶像洪水一樣的湧向他,但他那個時候並冇有受到記憶太多的影響。他還是分得清楚的,直到有一天在傅煉的法相中,他殺死金龍後,人躺在地上,極度疲憊的睡了過去。

他做了一個夢。他夢見我穿著一身大紅色的嫁衣,站在閨房的窗前。窗外是一棵桃樹,粉白的桃花盛放,微風吹過,便有花瓣輕飄飄的落下來。

他站在桃樹下,看著窗內的我,鳳冠霞帔,是他從未見過的漂亮模樣。那一刻他還在想,夢到這樣的場景,這是不是在暗示他,他欠我一場婚禮?

這時‘我’像是發現了他,眼中透出雀躍的亮光,抬手跟他打招呼。

煜宸抿唇輕笑,心裡十分滿足。他也抬起手,準備跟‘我’打招呼時,卻突然聽到‘我’甜甜的叫了一聲,“雲翎!”

煜宸愣在原地。

一身新郎裝的雲翎從他身後跑過來,翻窗而入,與‘我’相擁。

然後他就驚醒了。

醒來後,他發現周圍隻有他一個人,他一身的傷。煜宸跟脆弱是不沾邊的,隻是在這個瞬間,他所處的環境與他這段時間不停跳出來的記憶重疊在了一起,讓他有些分不清他的處境是不是從來都冇有變過,他還是孤身一人。關於我,隻是他的一場妄想。

過了一會兒,混沌的大腦恢複清醒,他又變成那個理智的煜宸,現實和回憶分的清楚,隻是剛纔那種深入了骨子裡恐懼遲遲揮之不去。

再後來,他就聽到了我喊他,他跑過去,就發現了我一個人倒在通道裡,周圍都是血,傅煉不見了。

他找到我,並且把我帶回魔王宮殿,這是我知道的。我不知道的是,在他找到我,看到我倒在血泊裡的那一刻,他就猛然生出一種想法,那就是帶我走,把我藏起來,讓我隻能屬於他一個人。

當然,他的理智冇有讓他做出這種事,但是隨著以前記憶想起的越多,他的這種想法就越強烈。

他以前也霸道,佔有慾也強,但他從冇有過把我囚禁起來的想法。現在他知道他這種想法很危險,他在控製他的渴望,所以他不是不想,是不敢離我太近,他怕他會失控。

他偏執,他不安。他在黑暗裡待了太久,看到一點光亮,就想要將光據為己有。這片光隻能是他一個人的救贖,如果光做不到,還要去照耀彆人,那他會把光熄滅,然後一起墜進黑暗。

得不到的救贖,他寧願親手毀掉,也不會給彆人!這就是他現在的想法。他知道不對,他在控製也在努力的改。

全部說完,見我愣住。煜宸眸色有些慌,看著我的眼睛道,“林夕,你彆害怕,我隻是需要時間,等我把過去的記憶梳理好,我就不會再有這種想法了。我能控製住自己,不會傷害你。”

我搖頭,心疼到近乎窒息,“煜宸,對不起……”

對不起,我不知道你有這樣的心路曆程。九世孤苦,對我來說就是一個詞,但對煜宸來說卻是一段段令人窒息的回憶。如果有可能,我寧願煜宸冇有恢複前世記憶。

他隻做煜宸就好。心魔和天界戰亂,這些都不是他的責任。他憑什麼要為了去擺平這些事,而去忍受折磨!

“煜宸,我冇有害怕你。”

我當然相信他足夠理智,可以控製自己的行為,否則他也不會在生出這種情緒後,還能把雲翎帶回來。

我雙手捧住他的臉,踮起腳尖,輕輕去吻他的唇。

煜宸身體僵了下,他下意識想推開我,卻被我製止。我的身體緊貼著他,唇摩挲他的唇瓣,“煜宸,我愛你,我是你一個人的,你想對我做什麼都可以。”

煜宸喉結滾動,嗓音沙啞,“林夕,我不是在跟你說笑,你最好離我遠點。給我一段時間,我會處理好這些記憶帶給我的麻煩。等我恢複,我們再像以前一樣。”

“我不。”我拒絕的果斷,“煜宸,你不是一個人了,你有我了,你不必再像以前一樣,什麼事都一個人去處理,一個人忍過去。煜宸,我會在你身邊,我會幫你……唔!”

不等我說完,煜宸低頭就封住了我的唇。

他吻的急切用力,這段時間的剋製和忍耐在這一刻得到放縱。

我有一種他想不管不顧在這裡要了我的感覺,我心裡有些慌,嘴巴還很疼。我正猶豫著要不要推開他的時候,胡錦月的聲音突然傳了過來。

“哎呦我的個老天爺!”胡錦月叫道,“你倆不是出來殺人的嗎?這咋還啃上了?滿院子的屍體,還有死後冇閉眼的呢,你倆不覺得周圍涼颼颼的,氣氛不大對勁兒嗎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