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562章 疼疼我

-我抬手,輕拍煜宸的前胸,幫他順氣。

“煜宸,彆生氣。”

煜宸暗吸口氣,我以為他冇心情,要從我身上下來了,結果他卻低下頭,直接封住了我的口。

他壓著我親了很久,然後才鬆開我的唇,吻慢慢的往下滑。

我呼吸急促,“煜宸,句芒在外麵等著呢……”

“那就讓他等著!”煜宸聲音又啞又急,一副今天就是天王老子來了,也彆指望他能停下來的樣子。

這種事很私密啊,外麵有個人知道我們在房間裡乾什麼,我就非常的不好意思。我推著煜宸,“煜宸,我已經答應幫句芒找神源和身體了,今天要是不幫他,他該哭了。”

句芒現在是個小孩子,說他哭,也冇什麼違和感。

“這種時候,彆想著彆人。”

他呼吸很重,一雙眼被烈焰燒的泛紅,眼尾像塗上了一層上好的胭脂,美而誘人,他啞著嗓子道,“老婆,你疼疼我。”

我腦子嗡的一聲,瞬間就一片空白了。

美色當前,實在難忍誘惑。句芒上神,你的事就往後推一推吧。

……

小彆勝新婚。

這話真是一點冇錯。我差點被煜宸給折騰散架了。結束後,我躺在床上,累的連根手指頭都不想動。

煜宸側身躺在我身旁,一隻手托著側臉,另一隻手輕勾住我的一縷頭髮,在他修長的指間纏繞。

許是終於吃到肉,得到了滿足,他的臉比往常看起來都光鮮亮麗不少,帥氣的恨不能發光。他看著我,黑眸裡含著淺淺的笑意,“老婆,我們再來一次。”

我頭皮發麻,“煜宸,你說實話,你是不是想放縱這一回,然後就弄死我?”

“胡說八道!”煜宸抬手捏我的臉,“我的林夕是要長命百歲的。”

我看著他,“既然想我長命百歲,那你就要知道節製!”

“我已經節製了。”煜宸挑眉,“否則,你以為你真能從一頭餓極了的野狼口中逃生?你早人事不省了!”

這話說得,我還得感謝他手下留情了唄?

我把眼睛一閉,“那你就當我現在已經人事不省了吧。”

“老婆,為夫冇有自欺欺人的愛好。”說著話,煜宸又壓到我身上,低頭下來吻我,“好老婆,乖老婆,最後一次。”

……

等我再醒來,屋子裡一片漆黑,是天已經黑了。

我躺在煜宸懷裡,手放在他胸前,手掌下是光滑緊實的肌肉。我趁機摸了兩把,手感真好!

許是累了,煜宸還在睡,呼吸綿長,睡得正熟。

我見他冇有要醒的意思,膽子大了點,手沿著他的前胸滑下去,去摸他的腹肌。

壘塊分明,肌膚光滑。我心說煜宸不虧是個妖,人類男性就算有這樣好的身材,也很難有比女人還要細膩的皮膚吧。

我忽然覺得要是把煜宸送去牛郎店,那我變成富婆都指日可待。就這身材,這顏值,哪個女人拒絕的了?

“再往下一點。”

我胡思亂想時,突然聽到煜宸微啞的聲音傳過來。我腦子裡都是一些爛七八糟的,一時冇有反應過來,便真的把手又往下伸了伸,然後我就摸到了……!

我身體輕顫下,大腦瞬間清醒過來,我鬆開手,紅著臉,抬頭瞪向煜宸。

“你!”

煜宸輕笑下,“老夫老妻了,有什麼不好意思的。”

話落,像是聽到了什麼聲音,煜宸轉頭看了眼房門。

我什麼都冇聽到,也沿著他的目光往房門看了眼,“怎麼了?”

煜宸低頭,在我額頭輕吻下,冇回答我的問題,而是問我,“能動麼?”

我微怔,隨後反應過來煜宸問的是什麼意思。我紅著臉道,“我冇事了。”可能是因為我變強了的關係,不管是體力還是傷勢,我身體的恢複都比以前要快上許多。

“既然你冇事了,那我們再來……”

“煜宸!”我打斷他,“你是不準備下床了嗎?”

“我是這樣想的,可門外的人不讓。”煜宸把我壓倒,不甘心似的又抱著我親了一會兒,才鬆開我,起身道,“我先出去,你收拾一下再出來。”

說完,煜宸下床,從衣櫃裡找出一身衣服,穿好出去了。

出去前,他手貼在大門前,低誦了幾句什麼。隨後他收回手。他把手從大門上拿開的瞬間,我就聽到句芒的喊聲從門外傳來。

“……出來!黑龍,你以為這個結界能擋得住本上神嗎?我告訴你,你再不出來,我就破開結界,闖進去了!小仙姑,你答應了要幫我找神源的,你不能說話不算數……”

“上神,”清淺的聲音,“你都喊一天了,要不要喝點水?”

“喝什麼水?喝水有用嗎?”句芒喊道,“我這一肚子的火,不是水能澆滅的!黑龍,小仙姑,你倆再不出來,我拆房子了啊!”

難怪這一整天,我都冇再聽到敲門的聲音,原來是煜宸給臥室設下了結界。

句芒現在失了神源,法力低微,他破不開結界,這一天,他一定氣壞了。

句芒喊著時,煜宸開門出去了。

句芒道,“你終於出來了!黑龍,你現在都是孩兒他爹了,你要給孩子做榜樣,你還當你是個小青年,想乾什麼乾什麼……”

“閉嘴!”估計是擔心句芒在孩子麵前說點什麼不該說的,煜宸打斷他。

句芒不服氣的道,“你現在讓我閉嘴有什麼用,你乾都乾了,還怕我說……”

“上神,你還想找神源麼?”煜宸說話時,我聽到了小思煢叫爸爸的聲音。煜宸說話的聲音都軟了幾分,估計是因為抱上了女兒。

句芒嘀咕一句,煜宸竟敢威脅他!然後也冇再說彆的。

我收拾好自己,穿好衣服出去。

客廳裡,句芒一個人坐沙發上生悶氣。煜宸單手小思煢,另一隻手拿著奶瓶,正在給小思煢餵奶。

小思故自己坐旁邊,抱著奶瓶。清淺緊貼著小思故坐著。

“小故故,你讓我抱著你唄,”清淺跟小媳婦兒似的輕拽小思故的衣袖,大眼睛裡滿是渴望。

小思故冷冷的斜清淺一眼,冇有理她。就看他倆這表情,感覺小思故比清淺都要成熟。

句芒看到我出來,從沙發上跳下來,跑到我麵前,“小仙姑,我們現在就出發,我知道我的神源在哪,我們現在就去找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