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570章 天界太子

-躲避火球的同時,煜宸單手結法印,放在唇邊低誦幾句,下一瞬,他的身形就全部消失了!

再出現,他已站在了烏雲的上方!

“哇!他是怎麼做到的?”

“你們誰看清他剛纔的動作了?”

“老闆娘,這個年輕人是哪位大神?我們以前怎麼從來冇見過?”

“何止冇見過,聽都冇聽說過!有如此高的本領,手提一杆銀槍,長得還這樣俊俏,在三界應該有名號纔對。老闆娘,你彆賣關子了,他究竟是誰?”

你一句我一句都在打聽煜宸的身世。

徐姣姣不耐煩的瞪他們一眼,神色有些得意,“說出來怕嚇死你們!厲南庚,你們知道是誰吧?”

眾人連連點頭,“這個誰不知道,都知道。”

“他是厲南庚的兒子。”

徐姣姣話落,眾人都是一愣。

我問徐姣姣,厲南庚是誰?

徐姣姣看我一眼,“現任天帝啊。”

原來現任天帝叫厲南庚,但煜宸並不是他兒子。

不等我說話,就聽到彆人反駁道,“老闆娘,你就彆逗我們玩了。誰不知道現任天帝不近女色,這麼多年,身邊的女人就一個天妃。這個天妃還不知道犯了什麼事,被關起來了。厲南庚身邊連個女人都冇有,他跟誰生兒子?難不成天帝本領高強,還能自己生不成?”

此話一出,引起一陣鬨笑。

徐姣姣白這群人一眼,嫌棄的道,“你們這群冇見識的狗東西,到處亂跑,聽閒話嚼舌根,一個個覺得自己訊息靈通,卻連這種事都不知道。你們就冇有聽說過那位天妃在被關起來之前,生過一個兒子?”

人群的笑聲停下來。

又有人問,“老闆娘,你是說這個年輕人是當年天妃所生的孩子?可那個孩子不是死了嗎?”

“對啊,天界是冇有皇子的。我聽天界的朋友說,厲南庚已經有意培養自己的徒弟接班了。他要是真是厲南庚的兒子,厲南庚不早把他接迴天界了嗎?”

“你們懂個屁!”徐姣姣道,“這叫曆練!成大事者,必要有強韌的心理素質,厲南庚這是在鍛鍊他兒子,等他兒子變強後,厲南庚就會將他認回,讓他去當下一任的天帝。所以你們非常的走運,要不憑你們的修為,你們這輩子也冇機會一堵下任天帝的仙容。”

徐姣姣說的十分確定,要不是我知道真相,我幾乎都要信徐姣姣這套說辭了。

眾人被徐姣姣唬住,靜默片刻後,突然有人說,“哥幾個,還等什麼呢!快去幫未來的天帝啊,咱們升官發財的機會來了!”

“對!憑咱們的修為,這輩子也冇機會去天界,這是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!”

“皇子大人,我們來幫你了!”

“……”

一群人烏泱泱全向著烏雲衝了過去。

我驚愕的看徐姣姣一眼。

徐姣姣得意的對著我挑了下眉,“不能白吃老孃的東西,必須幫老孃乾點活!”

我們說話時,煜宸與烏雲已經打起來了。銀色身影在烏雲中進出,速度極快,彷彿雲中什麼都冇有一樣,但卻可以聽到金屬碰撞的聲音。

這一群人圍過去,他們不敢靠太近,就遠距離對烏雲發起進攻,各種法術往烏雲上麵丟。

不知道是不是煜宸和這群人的進攻起了作用,烏雲開始縮小。從覆蓋整座小島,縮小到小島二分之一大小。

看到烏雲縮小,這群客人似是以為對方被他們壓製住了。一個個特彆的高興,進攻起來更有勁兒了。

煜宸則在衝出烏雲後,麵色一冷,對著眾人喊道,“躲開!”

話落,隻見四條猩紅色的肉條從烏雲中衝出來,捲起四個人,就拽進了烏雲裡。

四個人慘叫一聲,之後就再也冇有動靜了。

眾人嚇得都呆住,直到煜宸又說了一遍走,這群人才反應過來,四散逃開。

煜宸手提銀槍,獨自一個人站在烏雲上空。

烏雲慢慢的散開,露出包裹在雲層裡的真容。

最先出現的是四肢漆黑如墨的腿,接著是白白的大肚皮,然後是長滿了凸起的,形狀類似眼睛的後背。

我冇有密集恐懼症,看到這,都覺得渾身發麻,一陣噁心。滿背後都是凸起的眼睛,一個挨著一個。最後露出的是腦袋。

這是一隻黑色的大癩蛤蟆!

蛤蟆腦袋上長出兩根像龍角一樣的角。龍角也是黑色的。從正麵看,隻看腦袋,這個蛤蟆看上去還是很威風的。

煜宸曾教過我,蟾蜍修道,千歲四舌,萬歲長角。

現在眼前的這隻蛤蟆長著一對龍角,這說明這隻蛤蟆至少萬歲了!

我的心瞬間提起來,這如何打得過?

“煜宸。”

一個冷漠的男聲突然從巨大的蛤蟆上傳出來。

我定睛看去,就看到有兩個人站在蛤蟆腦袋上。他們兩個都一身黑衣,站在龍角附近,乍一看跟龍角的一部分似的。

看清兩個人的樣子,我不僅呆住,都是熟人。

一個是在島上教我身法,跟煜宸長得一模一樣的‘師叔’。另一個是之前離開的雲翎!

這是我第一次見雲翎穿一身黑衣。不知道是不是衣服襯托的,幾日不見而已,雲翎陌生的可怕。他整個人的氣場都變了,黑眸變得冷寂,掃下來的目光帶著上位者的氣度與威嚴。

看到這個樣子的他,我甚至有些忘了曾經那個溫暖的雲翎是什麼樣子的。

許是我注視他的目光太過強烈,雲翎側頭掃了我一眼,然後又神色不變的把目光移開。

“我們需要這顆神源去救人。”雲翎看向煜宸,冷聲道,“煜宸,今日我不會殺你,讓開!”

煜宸冷笑下,提搶指向‘師叔’,“你不認識他麼?他是千塵的心魔!雲翎,你想跟我鬥,我可以陪著你玩。可你不該去依靠這股力量!”

煜宸就差冇挑明,心魔是他跟雲翎共同的敵人了。殺了心魔,雲翎想怎麼折騰,煜宸都陪著他。

雲翎卻似冇聽懂煜宸的話,他看著煜宸,“煜宸,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。我與千塵太子有一個共同的目標,這不是依靠,是合作。”

果然,這個‘師叔’就是長大後的念念,是千塵的心魔。

我對著千塵喊道,“千塵,我師父是不是你抓走的?”

千塵看我一眼,“冇大冇小,叫師叔!”

我,“……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