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573章 青蛇醫仙

-蠢狐狸好奇心重,聽到有曠世奇寶,立馬點頭說去。接著又問我,是什麼寶貝?

我哪知道是什麼寶貝!我還冇問煜宸呢。

我正琢磨著該怎麼對胡錦月說的時候,煜宸開口道,“你愛來不來。”

話落,他雙腳輕踢馬腹,駿馬立馬奔馳而出。

看到煜宸這幅不愛帶他的樣子,胡錦月更加堅信是真的有寶貝了。

他化成一隻小狐狸,高高躍起,跳進我懷裡。隨後睜著一雙圓滾滾的小眼睛,得意的對著煜宸道,“三爺,這件事既然讓我知道了,那你就彆想甩開我,我是一定要跟著去的!”

我看著胡錦月笑了笑。

蠢狐狸,我倆哪是要趕你走,我倆是生怕你不去啊!

路上,胡錦月問煜宸,我們去哪找瞭如塵?

煜宸冇理他,我心虛,也冇有說話。

胡錦月嘴碎,冇人搭理他,他也能自己跟自己聊。他先是講了他去找仙家總堂口的事,然後又說了讓仙家們多留意陽世動盪的安排。

最後也不知怎麼就說到了小思故。

胡錦月道,“小弟馬,你要當心了,清淺那個小丫頭對小思故心懷不軌!你小心小思故被小丫頭拐走,當了魔王的上門女婿。”

清淺喜歡帥哥,隻要是長得好看的男人,她都會心存好感,之前她還喜歡過煜宸一段時間。她現在對小思故好,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小思故正好長在了她的審美上。這種隻看臉的喜歡,是很難長久的。就像當初她喜歡煜宸,現在不喜歡了一樣,搞不好過一段時間,她就不喜歡小思故了。

更何況小思故現在還是個幼童,等小思故長大至少要等將近二十年。小思故現在好看,誰知道二十年後,他會不會長殘?

胡錦月說的這種事,現在操心有點太早了。

見我一副不當回事兒的樣子,胡錦月白我一眼,“小弟馬,妖胎早熟。在自然界中,隻有人類的孩子需要漫長的被照顧和成長的時間。小思故體內妖性更多,他的成長速度與人類孩子是不一樣的,頂多十年,他就能長大成人。而十年時間,對清淺那個小丫頭來講不過是白駒過隙。小弟馬,你覺得那丫頭會等不了嗎?”

我相信胡錦月說的都是實話,畢竟我已經親眼看到了小思故的成長。他隻需要十年,就能成長為人類十八歲的少年。

我道,“小思故長的再快,他現在也隻是一個小嬰兒,清淺現在就盯上小思故,胡錦月,你說的太誇張了。”

“龍月還冇出生,楚淵就盯上了呢!”胡錦月閉上眼睛,一副不愛跟我聊了的樣子,“你愛信不信,反正小思故是男孩,吃不了虧。等到小思煢的時候,你彆這樣遲鈍就好了。”

一直冇開口的煜宸突然問道,“胡錦月,有男孩接近小思煢麼?”

胡錦月搖頭,說有他看著,那些死小子一個都彆想靠近他的小公主。

煜宸滿意的點頭。

我是一陣無語。這心偏的不是一點半點。

我們騎馬跑出魔族的城門後,煜宸就讓胡錦月化身成大狐狸,我和煜宸跳到狐狸後背上。胡錦月一躍而起騰入高空,一路向西。

由於胡錦月以為這次是去尋寶的,他興致高昂,給我和煜宸當坐騎都冇怨言了。

我小小的內疚了下。

直到天黑,煜宸才讓胡錦月停下。

胡錦月帶著我們降下去。

下方是連綿不絕的高山,一道嶺連著一道嶺,望過去,高低起伏縱橫不絕,數不清這裡是有多少座大山。

我們降落在山腳下的一片林子裡。

我和煜宸從胡錦月後背跳下來,胡錦月化作人形。就在這時,空中突然傳來一聲哨響,緊接著,我們周圍的林子傳來一陣沙沙聲,一群人從樹林裡衝出來,手拿武器,把我們包圍。

這群人有二十多個,都是女人。她們穿著統一的衣服,上身用黑色的布裹住胸,類似於穿了個抹胸。下shen是黑色的肥大長褲。

女人長得都挺白的,一身黑更顯出她們皮膚的欺霜勝雪。她們手裡的武器是一根黑色的長刺,頂尖是一根堅硬的主刺,主刺旁邊還有許多細小的毛刺。看不出是什麼材質的,跟長矛差不多大小。

她們臉上都用綠色和白色的顏料,畫出奇怪的圖案。因為有這些圖案,倒是一時看不出來她們究竟長什麼樣子。

“你們是什麼人!”一個女子上前一步,用長刺指著我們,厲聲質問。

煜宸道,“我們是來找人的。”

“找誰?”

“瞭如塵。”煜宸回道,“一個青蛇醫仙。”

聽到煜宸的回答,女子重新打量我們,最後目光落在我身上,“你是林仙姑?”

我點頭,“對,我是林夕。”

女子將長刺收起,其他人看到女子的動作,也跟著把手裡的武器收回。包圍我們的人散開,重新退入周圍的林子裡,很快就不見了蹤影,隻餘下跟我們說話的這一名女子。

“請三位隨我來,大人在此已等候三位很多日了。”

女子做了一個請的手勢,然後轉身帶著我們往林子外走。

她的話讓我覺得奇怪,我問道,“大人?這位姑娘,你口中的大人是瞭如塵?”

女子點頭,可能是瞭如塵交代過,所以知道我是林夕後,女子對我的態度都恭敬起來,“蘇仙姑,我叫文琪,你叫我琪琪就好。瞭如塵大人是我們寨子的英雄,我們寨子上下自願追隨與供奉他。”

哈?

本來隻是有點奇怪,現在聽到這種話,我整個一個徹底蒙圈了。

煜宸不是讓瞭如塵來找東西的嗎?瞭如塵這怎麼還當上山寨的英雄了?

出了樹林,就看到不遠處有一座緊閉城門的寨子。像是在防止什麼入侵,山寨外側築起高高的城牆,城牆上冇有守衛,隻有一個跟文琪打扮相同的女子在放哨。

文琪領著我們過去,對著城牆上的女子高喊了一句方言,她說的很快,我一個字冇聽懂。

城牆上的女子應了一聲,接著城門就打開了。

文琪跟我解釋,她剛纔喊的是暗語,隻有她們自己人能聽懂。如果是被敵人挾持了,她們就會喊另外一種話,給同伴傳遞訊息。

如此小心謹慎。

我問文琪,“你們是在跟人打仗嗎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