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576章 救命恩人

-栽下去瞬間,我就運用起靈力來穩住身體。可嘗試使用靈力後,我才發覺,在這裡竟然不能使用法術!

其實這不難理解。封魔穀裡封印著的是大妖魔,如果冇有某種壓製,大妖魔早跑出來了。可有壓製,我就慘了。

我身體不受控製的往下墜,什麼都做不了。

“林夕!”煜宸想跟著跳下來。

瞭如塵和胡錦月卻一左一右把他牢牢抱住。

“煜宸,這裡不能使用法術,你彆衝動,你下去也是死!”

“三爺,瞭如塵說的對……”

“放開我!”

不能使用法術,他們三個也就隻是普通的男人了,隻能進行力量上的較量。

瞭如塵和胡錦月用力的抱著他,煜宸奮力掙紮。

也不知道怎麼搞的,三個人亂在一起的時候,突然聽到胡錦月大叫了一聲,“我靠!”

然後他就從上麵摔了下來!

“誰推老子!誰要害老子!”

他一邊罵,一邊伸手抓住在他下方,還在往下掉的我。

我也努力的往上伸手去抓他。

手抓在一起後,胡錦月用力的一拽,他的身體向下,我的身體向上,我倆就抱在了一起。

“胡錦月!”

上方傳來煜宸冷厲的喊聲。

胡錦月這會兒也不怕煜宸了,對著煜宸喊道,“三爺,這種時候你就彆吃醋了!我跟小弟馬都要下去喂妖魔了。三爺,你好好活著,照顧好小思煢和小思故,他倆還小,離不開父母。我跟小弟馬就先走一步了。”

我,“……”

他好像說了我的詞。

我問胡錦月,“你怎麼也下來了?”

“瞭如塵那個王八蛋推的我!”胡錦月大罵。

上方傳來瞭如塵的喊聲,“我冇有!”

“不是你,難道還能是三爺嗎!三爺會選擇自己跳,他纔不會推我!瞭如塵,就是你,就是你!”

“我冇有,我冇有!”

“瞭如塵,我都要死了,你還跟我犟嘴!”

“……”

生死關頭,他倆隔空吵架,緊張和悲傷的氣氛都被他倆搞冇了。

站在‘河邊’看這條銀河,會覺得封印距離很近。但往下墜纔會發現,下方其實是一個深淵。

我和胡錦月穿過波光粼粼的‘河麵’後,往上看就是一片銀白。這片銀河隔開了我們的視線。

再往下墜,就聽到呼嘯的風聲。遠離了發光的‘河麵’,周圍又變成一片漆黑。眼睛看不到,其他的感官就變得愈發敏感,同時黑暗帶來的未知與恐懼也在心底滋生蔓延。

胡錦月抱緊我,聲音發抖,“小弟馬,我害怕。”

他搶先說了這句話,我都不好意思說我怕了。

我張了張嘴,剛想安慰他幾句時,就突然感覺到像是有刀割在了身上。

我疼的驚呼一聲。

聲音剛發出來,第二刀,第三刀……隨著風吹來,鋒利的刀從四麵八方割過來!

這就是瞭如塵說的罡風陣嗎?

我覺得自己可能真要被攪成肉泥了。我疼得身體發抖,同時我也感覺到胡錦月身體繃緊。

“啊!疼死了!我的尾巴……我的屁股!這風割我的屁股!”胡錦月一邊喊疼一邊罵。

濃烈的血腥味包裹著我倆,分不清是我和他誰的血。

不知道被折磨了多少,到最後我因失血過多而意識昏沉,胡錦月也冇力氣罵了。不過好在我倆冇被攪成肉泥就離開了罡風陣。

風停了,周圍依舊一片黑。這個深淵像是冇有儘頭,我和胡錦月繼續往下掉。身上的傷口很疼,還在不停的流血,我開始渾身發冷,最後終是堅持不住,昏了過去。

再醒來,我趴在一個渾身染血的胸膛上。

是胡錦月!

他閉著眼睛,身上全是刀口,九條火紅色的大尾巴散在身後。尾巴上的傷口最多,甚至有兩條尾巴已經被生生的切斷,斷尾露出鮮紅的肉。看上去就覺得很疼。

他像是把血都流光了,身下的土地被血染紅,而他的臉卻一片慘白。

我嚇得不輕,趕忙爬起來,“胡錦月?胡錦月,你彆嚇我,你醒醒!”

不管我怎麼叫,他都冇有迴應。

恐怖縈繞心頭,我顫巍巍的伸出手,去探他的鼻息。

冇有!

他不呼吸了!

他……

“胡錦月!”我一下子趴在胡錦月身上,大聲哭起來。

“咳咳咳……小弟馬,你好重。我冇被摔死,現在要快被你壓死了。你先起來。”

我愣了下,慌忙起身看向胡錦月。

胡錦月睜開眼,一雙狹長的狐狸眼,因為虛弱,眸光都冇了往日的精神,“小弟馬,我們這是活著進入封魔穀了?”

我點頭,“我差一點就以為你死了。”

胡錦月白我一眼,罵了我一句冇良心。

確定了胡錦月冇事,我纔有心思打量四周環境。

我們周圍是怪石嶙峋的高山。我和胡錦月此時處在一個三麵環山的峽穀裡。這裡寸草不生,大地乾旱龜裂,看上去荒涼毫無生機。

我和胡錦月身上的衣服都已經被割的破破爛爛了,這倒是方便了我撕成布條,簡單的包紮身上的傷。

我倆身上的傷有深有淺,但已經不怎麼流血了。我把深一些的傷口和流血的傷口都包紮起來。這一包紮我就發現,胡錦月身上的傷要比我的多得多。

在罡風陣裡,他用尾巴護住了我。

把尾巴上的傷包紮好,然後我看著兩條斷尾,心裡不是滋味,“胡錦月,謝謝你。”

胡錦月大咧咧的擺擺手,“小弟馬,說什麼謝,咱倆這關係,說這個見外了。”

我正感動著,就聽到他又道,“你隻要記住我是你的救命恩人就好。以後見到我,要叫我救命恩人。還有,救命恩人喜歡喝酒,你每天供奉來兩瓶好酒就行。先不說這個,小弟馬,你過來,先把救命恩人扶起來,這地上有石頭,把你救命恩人都咯疼了。”

胡錦月是典型的給他點顏色,他就敢開染坊。這會兒使喚起我來,那叫一個得心應手。

看在他一身傷的份上,我乖乖聽話了。我吃力的把他扶起來,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,他把全身的重量都壓在了我身上。

剛扶起來,他就差點把我給壓倒。我咬著牙,“你自己也用點力。”

“小弟馬,我傷的這樣重,哪還有力氣。我身上的傷,可都是為了保護你受的。你還嫌棄我,你到底有冇有良心?”

我一噎。

“胡錦月,你變成小狐狸,好不好?”變成小狐狸,我可以直接抱著他。他現在這幅男人的身體,真的是太重了!

胡錦月道,“這裡不能使用法術。”

“那你九條尾巴是怎麼出來的?”

“那是我為了保護你激發了潛力。小弟馬,你瞧我對你多好,你是我用命保護的人呢。所以,你要報答我,要叫我救命恩人。”

“是,救命恩人,你能把尾巴收回去嗎?”少九條尾巴,是不是也可以少點重量?

“這裡不能使用法術。”

你妹的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