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580章 愛而不得

-華榮看傻子似的看我一眼,“她是我娘子,這很難看出來麼?再者,你就是眼神不好,你也該聽到她叫我相公了。”

我被懟的一時無言。

我是在問這個假冒蕊兒跟他是什麼關係嗎?我問的是那個真正的蕊兒,是夢樓的親孃跟他是什麼關係?

龍北冥和蕊兒都分彆跟我們講過他倆抱著黑龍,逃到天涯海角時,與天兵魔兵發生混戰的場景。從他倆的描述中不難看出來,蕊兒的修為是高於龍北冥的。

當時蕊兒剛生產完,就能與天兵魔兵相對抗,最後體力不支昏死過去。趁著她昏死,天帝把她鎮壓在了寒潭水底。

可鎮壓她的原因是什麼呢?

之前我從冇細想過這個問題,隻是覺得一切都應該與黑龍有關。天帝不喜歡黑龍,所以連累了黑龍的親孃。

現在想想,如果真的是受黑龍的連累,那天帝為何不鎮壓龍北冥?如果真的那樣忌憚黑龍,天帝為何不直接把煜宸給殺了?

這是矛盾的。

那些矛盾的地方,結合現在的情況看,很容易就形成一種猜測。

那就是蕊兒跟封魔穀有關,天帝忌憚的不是黑龍,而是蕊兒,所以他才單單把蕊兒給鎮壓在了寒潭水底。

並且天帝冇有殺黑龍,而是將黑龍掌控在手中。這不就等於握了一個能威脅蕊兒的人質在手裡嗎?

天帝提防蕊兒,所以拿蕊兒的兒子當人質。

能讓天帝如此忌憚,這個叫蕊兒的身份一定不簡單!

越想我越覺得這種猜測是對的。華榮認識蕊兒,那蕊兒是從封魔穀裡出去的嗎?

華榮是敵是友還不清楚,我也不敢貿然說我見過真正的蕊兒。於是我換了一種問法。

“前輩,你說事成之後,可以幫我倆離開封魔穀。可封魔穀有封魔大陣,我們真的能出去嗎?前輩,以前有人離開過封魔穀嗎?”蕊兒是從封魔穀裡出去的嗎?

我好奇的看著華榮。

這時蕊兒倒好了茶,端著茶杯過來了。

華榮看了蕊兒一眼,才道,“小姑娘,我還能騙你不成?!你們並非魔物,封魔大陣對你們的傷害不大,否則以你們兩個的修為,早就被罡風攪成了肉泥,哪有機會平安穿過陣法。”

言外之意,我們可以穿過封魔大陣,但魔物不可以!

華榮被鎮壓在這裡,那他是魔物?

這個問題,我冇敢問,畢竟剛認識,還摸不透華榮的性子,怕惹他生氣。

可胡錦月很勇敢,我冇敢說的話,他突然開口問道,“前輩,你是魔物嗎?”

問的如此直接!

華榮顯然冇想到胡錦月這樣勇敢,他愣了下,隨後臉上冇什麼表情的點了下頭。

他承認了,這個話題也就可以到此為止了。可胡錦月顯然這麼想,他緊接著又問,“那你是什麼魔?前輩,你修為高深,我看不透你。你能不能告訴我,你的本體究竟是個什麼東西?”

是個……什麼東西?!

我一臉敬佩的看向胡錦月。

華榮也看向胡錦月,一副這是個什麼二傻子的表情。

走過來的蕊兒被胡錦月逗樂,笑得花枝亂顫。

華榮很是在意蕊兒,看到蕊兒高興,他也就無所謂了。

他伸手把蕊兒拉進懷裡,讓蕊兒坐到自己腿上,他邊環抱著蕊兒,邊對著我倆道,“要辦的事已經告訴你們了,村東頭有間空房子,你們兩個就在那暫時住下吧。事情進展如何,每日來向我彙報一邊便可。”

我點頭,把胡錦月扶起來,往外走。

蕊兒對華榮說,家裡來了客人很熱鬨,而且家裡也有閒置的房間,為什麼不讓我倆住家裡?

華榮寵溺的回她,他想跟蕊兒過二人世界,我跟胡錦月是電燈泡,礙事。

這狗糧,真是被塞一嘴!

走到院子大門時,胡錦月突然想到什麼,停下腳步,側頭看向華榮,“前輩,您瞧,我身上的傷還挺重的,您能再給我幾瓶藥嗎?”

華榮也大方,聽到胡錦月這麼說,直接手一抬,藥箱穩穩的飛過來。

胡錦月一臉興奮,立馬把藥箱抱住,說了句多謝前輩。然後就加快腳步走出了院子,生怕華榮反悔,再往回要似的。

我們往村東走了大概五六分鐘,就看到了華榮所說的空房子。不需要任何人指路,因為實在太好認了。

院門大開著,門口寫著五個大字,村東頭空房!小院和房間都很乾淨,估計是華榮剛剛製造出來的。

我們兩個進去後,門口的字就不見了。很明顯那字就是華榮給我倆指路的。

進了屋,胡錦月看著十幾瓶藥眼睛發亮,“小弟馬,你說這藥咱們能帶出去嗎?出去後,把藥給瞭如塵一瓶,讓他研究研究,看他能不能做出來。這藥效果這麼好,以後打架再也不怕受傷了。”

我看胡錦月一眼。

我們還不知道能不能出去呢,就先彆想著帶東西出去了。

我問胡錦月,“胡錦月,你覺得華榮跟蕊兒是什麼關係?”

“愛而不得的關係唄。”胡錦月道,“多明顯,蕊兒嫁給了龍北冥,生出了黑龍。華榮得不到她,就隻能製造出一個假的來安慰自己。”

“華榮喜歡蕊兒,可華榮一直在封魔穀,那他跟蕊兒是如何認識的呢?”我說出自己的疑問,“如果他們兩個是在封魔穀認識的,那蕊兒又是如何離開封魔穀的,還有,蕊兒究竟是什麼人?天帝為什麼獨獨把她給鎮壓了?”

胡錦月被我問懵了。

他擰眉看我,沉思了好一會兒,最後道,“不知道!小弟馬,你琢磨這些事乾嘛?她愛誰誰,跟我們有什麼關係。我們幫華榮辦完事,華榮就會幫我們離開封魔穀,在離開之前,我們是不是得先幫三爺采到凝魂草?今天太累了,明天咱倆出去逛逛,先把凝魂草采好。”

我點點頭,對胡錦月說了句休息吧。然後就去了隔壁房間。

我有種感覺,現在出現在我麵前的都是一些細碎的片段,它們就像散亂的珠子,我需要一根線把這些珠子串起來。這樣,我就能看到事情的全貌了。

折騰了一天,我也很累了,入夜後,很快就睡了過去。

正睡著,我突然感覺四周開始顛簸,就跟睡在船上一樣。

我猛地驚醒,睜開眼,看向四周。

這一看不要緊,把我嚇個夠嗆。

此時我已經不是在房間裡了,而是坐在一麵狹小逼仄的轎子裡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