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586章 父子很像

-華榮說,白子期與前任天後的感情,是他見過的仙侶中最好的。兩個人都深愛著對方。

那個時候,白子期是高高在上的天帝,年輕,實力強,愛人在側,意氣風發。世間所有形容年少成名,身居高位的美好詞語,都可以放到那個時期的白子期身上。

白子期與前任天後結成仙侶,鶼鰈情深,興趣相投。

兩個人都是修為極高的修道者,同普天之下所有的修道之人一樣,他們也想窺探一下,這天道後麵是什麼?又是誰在控製著天道?

他們已經是站在三界的頂端,但他們依舊不能看透自己的命運,他們想知道掌控他們命運的力量究竟是什麼?

於是,他們四處遊曆,尋找遺失的神蹟,尋找已經從這世上消失了的盤古大帝等等上古之神。在遊曆的過程中,兩個人經曆危險,共同禦敵,這讓他們的感情變得更加的深厚。

聽到這,我不禁奇怪的問道,“華榮前輩,你怎麼對白子期的事這麼瞭解?”

瞭解的就好像他一直跟在這兩人身邊一樣!

華榮翻個白眼,一臉嫌棄的道,“我能不瞭解嗎?大鳳暗戀姓白的,天天通過通天鏡窺探人家,她一個人沉迷於白子期還不行,她還要拉上我們,每日的朝會,她都會跟我們講今天白子期乾了點什麼,明天白子期要去哪。白子期的夢想是什麼,白子期最拿手的招數是什麼,白子期的帝王印裡到底有多少種法寶……小姑娘,我就這麼跟你說吧,我們比白子期他現在的媳婦,都要瞭解他!我甚至知道白子期後腰有塊月牙形的胎記,他敏感的地方是耳朵後麵!”

我無言以對。

我也是冇想到,大鳳竟然連這種事都知道。不僅知道,她還到處說!

華榮說,他們被封印在封魔穀,與世隔絕。通天鏡是他們瞭解外麵世界的唯一途徑。大鳳是封魔穀的大祭司,通天鏡隻有大鳳能啟動。

在一次窺探外麵世界的時候,大鳳無意中從鏡子裡看到了少年時期的白子期,英勇少年人,唇紅齒白,笑起來彷彿連陽光都變黯淡了。她對白子期是一見鐘情,從此一發不可收拾的開始了對白子期的視奸。

她看著他登上帝位,看著他結仙侶,看著他意氣奮發,越來越成熟,越來越有魅力。終於有一天,思念成狂,她再也無法忍受隻能看到他,卻無法擁有他的生活。

於是,她使用手段,操控了前任天後,讓前任天後帶著白子期墜入了封魔穀。

“小姑娘,你要是見過白子期墜入封魔穀時的樣子,你就發現,你男人護著你的樣子,跟當時他護著他老婆有多像。不虧是天帝,身受重傷,還能突破陣法的壓製,在封魔穀裡使用力量。小姑娘,白子期是一個很強的人,他們父子很像。”

華榮眯了眯眼,想起往事,神情透出些許的無奈,“隻是可惜,這樣的一個人偏偏被大鳳盯上了。大鳳愛他成癡成魔,兩個人一入穀,大鳳就想把那個女人給殺了,是白子期的拚死保護,不願獨活,大鳳才放過那個女人。”

當時,白子期與前任天後都被封魔大陣所傷,大鳳幫白子期療傷,大獻殷情。可白子期對她卻始終冷淡,甚至不止一次明確的拒絕過大鳳。

大鳳是又傷心又不甘心。華榮,白清絕他們都曾勸過大鳳,讓大鳳放棄。可大鳳已深陷情愛無法自拔。

得到白子期,已成為了她的執念。所以,她給前任天後下了毒。她用解藥,用前任天後的命威逼白子期與她在一起。

想到千塵的身世,我震驚,“白子期同意了?”

“這裡是封魔穀,是我們的地盤。白子期反抗不了我們,再者,他不想讓前任天後死,他隻能同意。”

這是什麼?

這是恥辱啊!

堂堂三界帝君,被女人威脅,以色侍人!

我冇想到白子期還有一段這樣的經曆,他一定恨透了大鳳,也一定愛極了前任天後。

華榮繼續說,白子期和大鳳在一起生活了幾百年。這幾百年中,大鳳一直在不斷挑撥白子期與前任天後的關係。

前任天後中毒甦醒後,就看到了白子期與大鳳在一起,再加上大鳳的挑撥,前任天後就覺得是白子期背叛了她,不愛她了。

於是在大鳳有心的安排下,前任天後就與封魔穀裡中一個叫景雍的男人走得很近。

再後來,白子期遲遲不歸,天界察覺到了不對勁兒,尋找白子期的下落,最終找到了封魔穀。

封魔穀裡封印的都是修為高於白子期的大妖魔,他們這群人隨便拎出來一個,都能以一人之力消滅一支天兵。他們是不怕天兵的,而且封魔穀入口有封魔大陣,天兵根本無法硬闖。所以除非封魔穀主動放人,否則白子期是無法離開封魔穀的。

我好奇的問,“華榮前輩,那白子期是怎麼離開的?”大鳳這麼愛他,不擇手段得到了他,她會捨得放他走?

華榮抬手點了點自己的腦袋,“他是靠這裡出去的,他很聰明,騙了大鳳。”

幾百年的時間,白子期從最初不願意與大鳳在一起,逐漸變為接受,然後是溫柔相對。看上去就像是日久生情,他真的喜歡上了大鳳一樣。

當白子期通過通天境知道天兵找來了,他便對大鳳說,他身為三界天帝,他必須要回去,這是他的責任,如果大鳳願意,他可以想辦法帶大鳳一起離開。

大鳳是不願意的,她怕出去後,白子期會脫離她的掌控。可她又捨不得看到白子期鬱鬱寡歡,日日愁容滿麵。

糾結一些時日後,大鳳突然發現自己懷了身孕。她是魔,就算做充足的準備,穿過封魔大陣對她來說都是九死一生。這個孩子,肯定是保不住的。

於是她決定用這個孩子離間白子期與前任天後,讓白子期對前任天後徹底死心。畢竟隻有徹底放下前任天後,白子期纔會全心全意的愛上她。

她散出訊息,說前任天後懷了身孕。白子期自從與大鳳在一起後,就日漸與前任天後疏遠了,前任天後懷孕,白子期自然認為孩子是景雍的。

前任天後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,她找上白子期,讓白子期親手為自己把脈。

“可懷孕是真的。”華榮道,“翟小鳳是妙手神醫,三魂七魄全部打散,她都能給你重新裝起來。把大鳳的孩子放進那個女子肚子裡,實在太簡單了。”

把脈後,白子期對前任天後徹底失望。

這個時候大鳳就說,離開封魔穀需要一對童男童女做祭品,還要兩個人同時發功,纔有可能離開。也就是說,要想離開,必須是倆人。

白子期已經厭惡前任天後了,那他帶人離開,必定是要帶大鳳。

一切都按照大鳳的計劃進行,可在啟動陣法,離開那天,白子期卻推開了大鳳,帶走了前任天後。

哪怕認為前任天後懷了彆人的孩子,白子期也冇捨得丟下她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