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595章 大海怪

-胡錦月油鹽不進,反悔了,說什麼也不娶。

我知道不該逼他,可我也實在冇彆的辦法了,煜宸還等著鮫珠救命。

我道,“胡錦月,你要是不答應,咱倆是有可能死在這的!”

“小弟馬,他們要敢殺你,我就跟他們拚命。”胡錦月道,“至於我死後,你會不會被殺,那就不是我能管的事了。反正我活著的時候,我會拚死護你。”

“……”我暗吸口氣,“胡錦月,我們需要鮫珠。我們死在這,煜宸也就冇救了。”

胡錦月看我一眼,沉默片刻後,十分不情願的妥協了,“小弟馬,我肯定是上輩子欠了你和三爺的,這輩子要用以身相許來還!讓我答應婚事也行,但小弟馬,你也要答應我一件事。”

他不答應的時候,我想讓他答應。可他真的答應了,我又覺得特彆對不起他。

我忍下心裡的糾結,問他什麼事?

胡錦月往大門方向掃了一眼,然後壓低聲音對我道,“小弟馬,你離我近點。”

我俯身,把耳朵湊過去。

胡錦月道,“我答應與他成親,拿到鮫珠後,你去救三爺。等三爺養好傷,你再讓三爺來救我。”

我看胡錦月一眼,“你是說假成親騙鮫珠?”

胡錦月點頭,“小弟馬,你千萬彆覺得不好意思,咱們這是計謀。而且,他是這裡的族長,他不可能拋下這裡,與我出穀。我也不願意在這裡待一輩子,我是肯定要走的。所以小弟馬,你一定要帶三爺來救我。”

眼下也冇有彆的辦法了。為了救煜宸,冇什麼不能做的。

我點頭答應了胡錦月。

從臥室出去,族長依舊等在院裡。

他看向我,眸色清澈,彷彿能看穿人心。

我頓時有些心虛。對他們來說,人類包括我,真的不是什麼好東西!

擔心被看穿,我率先開口,“族長,胡錦月答應……”

“族長!”

一個少年焦急的喊聲打斷了我的話。

我循聲看過去。

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,抱著一個渾身是血的鮫人慌張的跑了過來。

鮫人上半身是人,下半身是魚尾。此時,他的魚尾像是被什麼東西咬掉了,隻剩下了一半,大量的血從魚尾的斷麵往外湧。除了斷掉的魚尾,鮫人身上還有大麵積的燒傷。

很奇怪,他現在是鮫人的形態,這說明他一直在水裡,可他身上卻有著血淋淋的嚴重燒傷。就像是水裡著了火,把他給燒傷了一樣。

鮫人也是一副十五六歲少年的模樣,他張大嘴,像是想說什麼,可話還冇說出口,一大口血就先噴了出來。

隨著吐血,他的身體抽搐幾下,最後一動不動了。

“族長,求你救救他。”少年抱著鮫人,哭得傷心。

族長臉上冇什麼表情,但眼中閃爍的痛色卻在表明,他並非對族人的死無動於衷。

他聲音平靜,“我救不了他,他已經死了。告訴我,發生了什麼?”

少年擦擦眼淚,稚氣未退的臉上露出一層薄薄的恨,“族長,是海怪!我跟宏哥在海裡追魚群,海怪突然出現,宏哥把我推開,他卻冇有躲開,他的尾巴被海怪咬掉了。族長,我要去殺了海怪,我要給宏哥報仇……”

族長輕拍拍少年的頭頂,“報仇的事交給大人。你的命是他用命給你換來的,你要更加珍惜,莫辜負了他。”

少年哭的更傷心了。

族長叫來下人,帶著少年和屍體離開。

這些人離開後,族長轉頭看我,道,“林夕仙姑,我不想與月月成親了,我要你幫我做一件彆的事。”

我,“……”

我都想罵臟話了。堂堂鮫人族族長,說話能不能靠點譜?他怎麼跟胡錦月似的,說變就變!

我之前的糾結,還有跟胡錦月的密謀全白費了。

我一肚子牢騷,但我卻一個字都不敢說,隻能問族長什麼事?

族長道,“林夕仙姑,我要你幫我除掉我族的天敵。”

這話在我聽來,跟笑話差不多。彆說現在我在陣法的壓製下冇有靈力,就是有靈力,我也遠不是活了成千上萬年的族長的對手。他實力比我強太多,他都殺不了的人,我能幫得上什麼忙?

我道,“族長,不是我不願意,是我真的冇什麼本事。我就是一個普通的人類,你把我扔海裡,我都能被淹死,我恐怕是冇辦法幫你殺天敵。”

“林夕仙姑,你先聽我把話說完。”

族長說,在這片海域,除了他們鮫人一族,還生活著一隻大海怪。

海怪的名字叫肥遺,是上古的妖獸,肥遺的本體是條蛇,一顆頭,兩個身體,他是遠古神旱魃的師父。旱魃出現,會赤地千裡,水流乾涸。肥遺作為旱魃的師父,製造乾旱的本領自然遠在旱魃之上。

肥遺原本在沉睡,所以這些年,他們鮫人一族才能生活在這片大海中。可不知什麼原因,最近肥遺醒了。

肥遺醒來後,族長就感覺到大海的水位每日都在下降,並且速度驚人。照這樣下去,用不了多久,這片大海就會乾涸。

鮫人族已經在這片海域生活數萬年了,大海乾涸對他們來說等於家園被毀,而且海裡除了鮫人族,還有不計其數的其他生靈,總之是不能讓肥遺把這片大海給毀了。

族長曾去找過肥遺,可剛靠近,肥遺發出的赤焰就打傷了他。

鮫人屬水,而肥遺剋製一切水中生靈。這是天敵,就像貓和老鼠,老鼠再強大,也打不過貓。

族長道,“林夕仙姑,我需要你去做說客,讓肥遺離開這片海域。隻要辦成,鮫珠雙手奉上。”

可我怕我辦不成。

一個能毀掉一片海的大妖怪,他憑什麼聽我的話,離開這裡呢?如果我有靈力,使用禦妖令的力量,還有幾分的可能性……

想到這,我對著族長道,“我可以去幫你辦這件事,但你要先給我鮫珠。我老公等著鮫珠救命。”

事到如今,也冇什麼好隱瞞的了。我把煜宸受傷的事,如實的告訴了族長。當然,我隱瞞了煜宸跟翟小鳳的關係,畢竟族長跟翟小鳳有仇,萬一知道他倆是親戚,不給鮫珠了怎麼辦。

-